Face遭遇全面抵制,廣告商們終止合作,未來狀況越來越不明朗

近兩個月來,Facebook一直在忙於應對其內容管控政策引發的批評浪潮,尤其是在其平台上傳播的仇恨言論和錯誤信息。

Facebook表示,他們正在努力防止仇恨、選民和人口普查受到壓制。但活動人士並不滿意,他們說,他們將繼續推動採取行動,比如要求Facebook禁止包含謊言的政治廣告。

這不是Facebook的內容審核政策第一次被放大,但這次不同。公司內部的聲音已經公開表達了對其行為的失望,因為數百家公司已經取消在Facebook上刊登廣告。

這種壓力可能會挑戰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長期以來保持的在該平台上保持言論自由的願望,尤其是公眾人物的言論自由。但Facebook的規模和權力——以及扎克伯格在公司內的巨大影響力——意味着事情會發生多大程度的變化目前可能還不清楚。

讓我們用一個時間線來回顧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6月1日:Facebook員工舉行了一場虛擬的罷工,抗議該公司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發布的一系列有爭議的帖子的不作為,特朗普其中一條內容說,“搶劫開始,槍擊就開始。”這句帶有種族主義色彩的措辭,批評人士擔心可能會引發暴力。Twitter在同一條帖子上貼了一個警告標籤,稱其違反了反對“美化暴力”的規定。

6月2日:扎克伯格與員工舉行了市政廳會議,解釋他決定不對特朗普的煽動性言論採取行動。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對這次談話感到滿意。Facebook工程師布蘭登•戴爾(Brandon Dail)在twitter上寫道:“今天非常清楚,領導層拒絕與我們站在一起。”

6月17日:Facebook表示將允許用戶屏蔽政治廣告。

6月17日:一個非營利性聯盟發起了“StopHateforProfit”運動,呼籲各大公司在7月份停止在Facebook上投放廣告,理由是該公司“一再未能有效地解決其平台上不斷擴散的仇恨”。

6月18日:臉書刪除了特朗普競選連任時違反其仇恨政策的廣告。

6月19日:戶外服裝公司The North Face成為第一個加入抵制廣告的大品牌。不久,REI和Upwork也加入了。

6月24日:在與廣告商的電話交談中,Facebook的一位高管承認,這家社交媒體巨頭正面臨“信任赤字”。

6月26日:到目前為止,聯合利華(UL)和可口可樂(CCHGY)等大公司已經加入了抵制Facebook的廣告商名單。同樣在本周,Facebook在給廣告商的一封电子郵件中寫道:“我們不會因收入壓力而做出政策調整。”

6月26日: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將禁止將少數族裔、移民、種族或其他群體作為攻擊對象的廣告,作為更廣泛打擊仇恨言論的一部分。Facebook還將對用戶發布的有新聞價值但違反平台政策的帖子貼上警告標籤。民權組織“改變的顏色”(Color of Change)的主席拉沙德·羅賓遜(Rashad Robinson)稱這番言論是“浪費了11分鐘的機會”,並進一步呼籲廣告商抵制Facebook。

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目前,Facebook面臨着一個明顯的問題,尤其是在反仇恨倡導者對扎克伯格試圖安撫他們的擔憂感到不滿之後。這次廣告抵制不同於該平台在其近代史上經歷過的任何一次。

不過,這項運動是否真的會帶來長期變化,或對Facebook的財務狀況產生實質性影響,仍有待觀察,因為目前Facebook的股價已經回升。

雖然抵制Facebook的公司非常引人注目,而且財力雄厚,但Facebook的大部分廣告收入來自中小企業,這可能會讓它免受抵制活動帶來的太多收入缺口。在長達一個月的抵制期結束后,一些參与抵制的公司可能會急於重新訪問Facebook的數十億用戶和寶貴的用戶數據寶庫。

還有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對公司行使完全的投票控制權,股東不能罷免他。高管們說,這一因素可能會讓Facebook比大多數企業更不容易受到外部壓力的影響。

即使在爭議中,Facebook也在尋找新的機會。

在印度本月早些時候禁止流行視頻分享平台和Facebook的競爭對手TikTok后,Instagram開始在印度測試一款名為Reels的競爭應用。此舉將進一步擴大Facebook在世界最大市場之一的影響力,並表明儘管最近幾周面臨挑戰,該公司仍有重要的增長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