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中印戰爭結束,美國中情局絕密報告:中方無意大規模戰爭

作者:忘情

近鄰印度,從來都是心比天高。為了實現“有聲有色大國”的“印度夢”,這個不安分的鄰居一直將中國作為其競爭對手。在各個領域,印度沒少主動挑事。不過,站在戰略層面,中印矛盾沒有不可調和,非用戰爭這種終極方式來解決的地步。兩國的邊境地帶,也並非各自的主要戰略方向。

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中印之間仍將處於一個合作與競爭並存的非敵、非友狀態。關於這一點,作為第三方的美國看得很准。解密的美國檔案显示,早在1962年12月14日,即為期一個月的中印邊境自衛還擊作戰結束后不久,美中情局向決策局提供的一份名為《中印衝突:前景和影響》的絕密報告(檔案號SNIE 13∕31-2-62),就準確預見到了今日中印兩國關係現狀。

在這份報告中,中情局認為,“當前,印度情緒高漲,全國同心協力向中國人報羞辱之仇。在目前這種環境下……印度不可能與中國認真地舉行談判以解決問題。相反的是,目前的趨勢是加強印度的軍備,以及加強國家全面的實力地位……印度人可能要經過較長的一段時間,才能認識到要實現目標的困難,到那時則可能願意坐下來談判。”

在阿薩姆邦視察前線部隊的尼赫魯

關於印度戰敗后的調整,這份絕密報告中這麼寫道:“無論怎樣,我們認為印度的觀點已經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新德里對其傳統政策的結果不再抱有幻想。其證明就是它不再容忍中立陣營中的一些朋友的態度。雖然印度對回歸到英帝國的擔心不會一夜間消失,但作為聯邦成員的實際好處已變得很明顯,而且毫無疑問,他們實際上進一步加強了與外界的聯繫。印度在危急時刻,向美國求助,表明了它對美國的信賴,這也可能進一步表明,印度將來會完全理解,美國在世界其他地區遏制對手所發揮的作用。”

這一段話,雖然充滿着冷戰語言和西式思維,但結論與事實高度相符。在1962年中印之戰前,印度以“不結盟運動”的頭領自居,自詡為第三世界的“老大”。在這種心理優勢的驅使下,印度執意要與中國為難,結果被揍得鼻青臉腫,可謂顏面盡失。情急之下,印度不管不顧,公開向西方求援,連“不結盟”的底褲都脫了。廣大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看在眼裡,這個“不結盟運動”的頭領壓根是個笑話。既然遮羞布被扯掉了,印度也就沒啥顧忌了,此後肢解巴基斯坦、吞併錫金、控制尼泊爾,這和中情局的戰略研判幾乎完全一致。

狼狽逃回國境線的印度守軍

美國在朝戰中對中方發生巨大誤判后,明顯加強了對中方的研究。在這份《中印衝突:前景和影響》的絕密報告中,中情局認為,“中國將繼續留在它所佔領的某些戰略要地。首先是西部高原,而且還不能被印度這個弱鄰所欺侮。與此同時,它在國內已經避免了對印度開戰的公眾壓力,同時也可能希望避免迫使印度完全倒向西方。中國現在可能希望展示自己的實力,這並非意味着對亞非世界有侵略之意。為了這個目的,它將繼續強調從所佔領的地區全部撤軍的願望,並宣傳談判的好處。”

關於中印邊境西段的長期形勢,中情局認為,“雖然中方有能力在任何時候重新進攻西部和東北邊境局部地區,但他們無意繼續大規模的軍事行動。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會對印度試圖通過武力重建他們失去的陣地的行動,給予猛烈的反擊,高度的緊張狀態將會持續一段時間,雙方都會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力量。”

【印軍王牌第七旅旅長達爾維准將,是1962年對印邊境反擊戰中被我軍俘虜的最高指揮官,回國后官升兩級,難怪投降時面帶笑容】

如果將報告中“彎彎繞”的話說得直白一些,無非就是中方認為印度實際上是個弱鄰,是不配成為中方競爭對手的。但是,印度卻並不這麼認為。1962年,印度被揍之後,覺得面子下不來,遂在荒涼的中印邊境投入大量資源,誓與中國死磕到底。對這樣的敵人,中方的策略是不示弱,但亦不主動挑事。在這種指導下,中方只要投入極為有限的資源,就能經年累月地消耗印度,迫使它將本可用於發展的各種資源,源源不斷地扔進看不到產出的無底洞,從而拖累其發展和綜合國力的提升,此舉無異於“四兩撥千斤”。

“龐國興戰鬥小組”成員合影,由右至左分別為王世軍、龐國興、冉福林

看看,這些判斷,和當下正在發生的事,簡直如出一轍。如果要找出具體論據的話,那麼1947年印度建國時,各項經濟指標均高於隨後成立的新中國,除了諸如鐵路運營里程之類的少量指標外,雙方的差距不算拉得太開。而到了1962年,印度GDP為430億美元,中方GDP為472億美元,已經實現了反超,但GDP也只比印度高出9.7%而已。而到了2019年,印度GDP為2.85萬億美元,僅為中國14.36萬億美元的19.8%。如果再看其他指標,雙方的差距更大。

所以,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印度人自己,還天真地認為自己與中國是“旗鼓相當的對手”。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