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兆寬帶一年上萬費用,誰給了物業和代理商這麼大膽子

文/聊看科技

通過正規營業所辦家庭寬帶的話,300M帶寬每年只需要1000多塊錢。但是,在一些工業園區或商業建築中,企業只能辦理所謂的“專用線”,那樣的10M帶寬每年達1萬多元。此外,網速很慢,網銀結算都很費勁。

寬帶網絡“提高速度”是近年來中央強調的核心工作,旨在使廣大群眾和企業單位能夠利用優質、低成本的網絡服務,同時進一步加快社區“網絡”的發展。根據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寬帶和專用線路平均收費降低了15%。”.

在這種背景下,為什麼部分工業園區和商業建築的寬帶仍“質次價高”?相關物業和分銷商調皮搗蛋,成了“攔路虎”。

具體而言,簽訂排他協議、“垄斷”運營或代理;向網絡訪問服務提供商收取“入場費、管制費”,並向企業用戶收取“線路維修費、管道安裝費”。指定公司接線,高價建設“沒有協商”.在整個過程中,物業“我的地盤我做主”,“獨家代理”“狼狽為奸”。企業用戶強烈主張,但是能力不足,打12345也不能解決投訴問題。

這是一種局部垄斷,高價坑人。一些房地產物業公司和分銷商公然對抗“提速降費”的大趨勢。對此,管理部門必須出手打擊。

事實上,產業信息化部2018年12月曾表示,將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一年對商業建築寬帶垄斷的特別管制工作。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改善是否妥當?地方有關部門是認真執行,還是“走過場”?物業公司和分銷商很多,實際上對規制的要求更高,如果一些經營者犯了“官僚主義”問題,改善效果可能很難理想地看到。

網絡強國、萬物互聯、基於網絡的服務不能“堵塞”。政府為了中小企業的救濟正在竭盡全力。面對“寬帶不寬、惡意漲價”,管理部門必須反思工作不足,及時的補充規範。

打破垄斷要制定規則,對於工業園區和寫字樓,要引進多個寬帶通信企業或代理,促進公平競爭,讓企業自由選擇。“土政策”不能違反“上位法”,財產或代理人的不合理條款和霸王條款必須廢除。任意費用必須治理,不能讓“劣幣驅逐良幣”;重視舉報投訴事項,日常監督到位,發現惡意垄斷或漲價,嚴格處罰是必不可少的。

要想保護就業,保護民生,就要保護億萬市場的主體。各種政策支持,維護權益聚在一起,將成為促進增長的動力,而不是雪中送炭。解決企業寬帶被“卡脖子”是如此,其他各項援企措施嚴格落實也是同樣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