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將兇猛,我們該如何時打麻將?

我說麻將兇猛,是因為它非常普及,是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娛樂方式。休息時節假日,不少家庭人聲鼎沸,“胡啦”、“放炮啦”,打麻將聲不絕於耳。真可謂麻將聲聲鬧九洲。

我說麻將兇猛的另一層意思,是因為打麻將一旦把握不當,很易生髮事端。比如有一個人到一位半生不熟的人家打麻將。天快亮時,內急了,也可能有點拉肚子吧。他人昏昏沉沉,心急火燎,摸到一個小房間,感覺有一個黑漆漆的坑,立馬慌慌張張坐上去。第二天,主人家做中飯,揭開米桶,臭氣熏天,裏面竟有堆稀屎。原來,這位性急的麻友,分不清東南西北,把米桶當成馬桶。結果倆人鬧得天翻地覆。還有因打麻將吵架罵娘、搞賭博的等等。

雖然打麻將易生事非,但要完全禁止是不現實的。因為打麻將的群眾基礎太深厚了,很多人非常喜愛。你想禁也禁不住。唯一的辦法是引導,向娛樂方向引導。比如把打麻將當作體育運動,比賽項目,實行規範化管理。

當然,有的人可能不樂意,硬要在家裡玩,那麼,這些打麻將的人就得遵守以下幾條:

第一,打麻將不能搞賭博。賭博是萬惡之源,這條底線不能動搖。搞點小刺激可以,譬喻輸家鑽桌子,貼紙條,畫眼鏡等。

第二,牌友之間要講文明、講禮貌。出言不能粗鄙,更不能搞小動作。贏要贏得光明正大,輸要輸得心服口服,尤其不能扯皮打架,違法亂紀。

第三,不能擾民,包括自己的家人和正在上學的學生。動作要輕,聲音要小,最好晚上12點之前收場。不能像有的人,明明有高血壓、心臟病,激動不得,偏偏沒日沒夜的打牌,一旦胡了大牌,人倏地一拍桌子,站起來,睜大眼睛,興奮地大叫一聲:“我胡了”。結果疾病發作,人“撲通”一聲栽倒在地,昏迷不醒。

倘若因打牌把命都丟上了,何苦來哉呢?

(李蘇章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