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江南,最美不過青山中的景德鎮

江南的梅雨季節

青山與古鎮都在紛紛煙雨的籠罩下

此時出行,必定與晴空下的景物大有不同

雨中景德鎮,更加寧靜、質樸、清透

彷彿穿越回古時村落

今日,就讓我們帶你探游一番雨中景德鎮

領略江南雨季中不同的美

01

三寶陶藝村

若有機會慢慢拜訪,便又是一個個值得娓娓道來的故事。畢竟一個地方最觸動人心的,永遠都不只是這裏的風景,而是人。

漫步景德鎮市區,與尋常的城市一樣平凡無奇,但往城東南十餘里,便是神奇的三寶陶藝村。

△陶藝村的每個工作室里,似乎都有說不完的故事。

陶藝家李見深二十多年前在山腳搭建出心中夢想的住所,起初這裏只有一片老式農宅和陶瓷作坊。

看似普通的農家小院,進入門內卻別有洞天,褐瓦土牆舊木,牆上還嵌了各式瓷瓶陶罐。

△土牆,陶罐,壘出質樸時尚的三寶村。

院子里有從外面引入的小溪,水清見底,躺着的瓷碗、瓷片,有的掩埋了一半在泥里,古老的木製農具靜靜待在一邊,門上貼着褪色的大紅春聯,草木深深,苔痕寂寂,唯有時光流轉如常,一切隨意、簡單、毫無章法,卻野趣天成。如今這裏叫做“世外陶源”,可以住宿也有美食。

對面是三寶國際陶藝村美術館,在最古樸的房子里,往往能看到最當代的藝術品。

再往前向山而去,雲霧隨行,清溪為伴,各個陶藝家工作室和陶藝品牌的創作基地,便散落在這一路的青山隱隱間。

這裡是三寶陶藝村的延伸——三寶國際瓷谷,整個三寶應該是一座活着的博物館,生活在這裏的每個人,幾乎都與陶瓷有關。

在陶藝咖啡館隨手翻開一本舊雜誌,便看到了這樣一句話:“有個地方,普通青年稱呼景德鎮,文藝青年稱呼昌南古鎮,二貨青年則說自己來這裡是碰瓷之旅……除了讓生活更美好的杯杯盤盤,除了悠久歷史,景德鎮已被刷新,這裡有新有舊,小且美,此外還特別酷。

△溪水流過山谷里的作坊,把兩岸都染綠了。

我想,深處其中的三寶村,便是這樣在融匯碰撞中而獨具一格的地方,既有着世外桃源般的隱逸氣息,又誕生了現代感極強的陶瓷藝術

即藏於小城的深山幽谷中,卻常有國際化的交流活動,一切是那麼不可思議,又是理所當然。

02

青白瓷故里

這個青白瓷故里,平靜得幾乎看不到千年的歲月痕迹,村口大樟樹下總是有孩子和乘涼的人們,一群鴨子從田間搖擺着路過。

想再走遠一點,隔日朋友帶我去了進坑,進坑可不是一個坑而是一個村。

出城不過數公里,到了郊外,方覺康樂公“首夏猶清和,芳菲亦未歇”句中的“清和”二字用得妙,大約再也沒有另一個詞可以形容現下節候,朝陽透過花恭弘=叶 恭弘的輕盈,軟風拂過耳邊的微癢,萬物在天光下日益清明起來,卻還沒有溽暑來折騰,綠意和煦卻不熱切,默默守着盛夏來臨前的溫柔與沉默。

△村口的大樟樹下,聽爺爺講小時候的事。

這裏三面環山,地勢狹長,昌江支流小南河繞村緩緩而過,南宋蔣祈《陶記》記載:“進坑石泥,制之精巧,湖坑、嶺背、界田之所產已為次矣。”

△初夏的進坑村,荷花點綴在田間。

濕地里早荷開了一些,幾處淺紅輕盈柔和,還好遠遠地夠不着,否則摸一下就似乎會漾開來,洇到空氣的透明裡去。

時時有白鷺起落在深青淺碧的背景里,略沉悶的綠色莫名活潑了不少。

田邊幾間老屋便是“東郊學堂”——一個陶瓷文化交流的非盈利機構。走進聞得一陣笑語,“來來,喝茶,吃杏子,有點酸,但是解暑”,黃老師忙着招呼一撥撥客人,他們夫妻倆考古專業出身,在村裡“忙時種田,閑時考古”,與其說進坑成就了他們桃花源般的生活,還不如說他們改變了進坑,前不久景德鎮遭遇暴雨,聽朋友說過街如過河,進坑村卻因為東郊學堂之前號召村民疏通河道、整理水系而基本安然無恙。

沿着木棧道能走到復原的古水碓,循小徑而行,林深處藏幾處宋代窯址、窯口被土壤和荒草掩埋,它們緘口不言,隱匿了歷史的痕迹。

△賣黃瓜的小女孩,笑容純真爛漫。

青,是年輕的顏色,東方的顏色,古書說“象物生時色也”。

別看“青”這麼寥寥幾筆,卻是山川歲月的沉重,落在天地茁長之初,又平添了輕潤的生氣,不需要詮釋也處處呼之欲出。

進坑優質瓷石,造就了景德鎮宋代青白瓷“潔白不疵,故鬻於他所,皆有‘饒玉’之稱。”景德鎮湖田窯的影青,融合了白瓷純潔胎質和青瓷溫潤釉質,又是一種青中有白的清新之美,如這時節的一場甘霖,幾乎把整個南方都染上薄薄的一層淡青。

03

瑤河畔古鎮

一場龍舟水浸透了瑤河兩岸的老牆舊瓦,這裏隸屬景德鎮浮梁縣,曾是景德鎮陶瓷業的發祥地。

△天青色等煙雨,瑤里在等你。

雨落的時候,我作別朋友,來到瑤河之畔的古鎮小住。

在宋初,因瓷窯頗多而俗稱“窯里”,清末,瓷業衰落後便改名雅稱“瑤里”。

古鎮也算是泛徽州的圈子,無論是中西合璧的獅岡勝覽,還是徽派典型的程氏宗祠,都可以書寫着昔日繁華。

古鎮的雨並不會掃興,高大深邃的老宅正適合一桌牌局,觀者似乎比打牌的更起勁。婆婆趁着雨小的間隙,去山上抱了一捆柴火,明早若是還下不停,生爐子可成了難題。

“這有什麼好拍的?”我拿着相機,最多便是換來如此疑問,或許只是在我們看來詩意,而在他們看來無非日復一日而已吧。

一夜的雨讓瑤河漲滿了水,晨霧抹去了遠山的輪廓,層林吐納出青色的呼吸,空氣里是不輕不重的青草味道。

顧不上時大時小的雨勢,撐一把傘在河邊來回走了許久,天地間的雨,落在天地間的沉默里,所有的遲疑將被洗去,融化成山溪的歡愉,唱出每一句水花都是肯定。

△昔日繁華碼頭,如今寂寞無人。

山水要在雨中細看,村落也是,藉著水汽氤氳,青綠色才顯得滋潤,顯得沉靜。

雨勢大后,遠山近村,木橋溪流都沒在水霧煙雨中,像是一幅被打濕的青綠山水,那些石青、石綠、花青互相浸染,成了深淺濃淡不一的微妙顏色。

明明沒有一個要等的人,也並不喜歡唱歌,卻忍不住哼起“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誰叫我愛極了這樣的山色,風的溫度和雨落的聲音。

一切都乾淨得不落痕迹,彷彿連閑愁也不該有。直到淋得全身濕透回到客棧,隔壁的一群北方大叔們還在邊打牌邊看着門外的雨嘀咕,“這麼一直下雨,沒法玩兒啊”,而我可不會告訴他們錯過了些什麼。

瑤里往北不遠是繞南,栗樹灘堆積物是目前發現的最具代表性的斷面特徵的窯址,燒制年代約在唐代中期至明代中晚期之間。而往南就是高嶺,制瓷需要的優質瓷土——高嶺土,便是在這裏出產的。

△制坯、修坯……這是一段人與泥、與刀對話的過程。

進高嶺的路上要跨過東河,河岸邊有運送瓷石的古碼頭,久而久之自然成了市集,昔日用條石砌成的碼頭早已成了婦人們的浣衣之地,或許只有石板路上那些被獨輪車碾出的凹痕,還會記着當年來往高嶺裝運礦石的繁忙日子。

△木槿花開后,古鎮迎來了雨季。

臨街的一些老屋已經被刷成粉白,牆上描得嶄新的商鋪字號,彷彿閃爍着老街因為旅遊而新生的渴望,是連流淌了千百年的東河之水也無法滿足的嗎?

無論如何,那些日日走過石板橋的腳步,雖然匆匆,卻從來不會有半分遲疑。

可我們終究是過客,離去的那天已經放晴,清澈而近乎透明的季節中,一些梧桐已經出恭弘=叶 恭弘,第一個梅子的酸味還沒漫過齒頰。

在雨季的間隙,也會有陽光一絲絲墜落,每寸的晴朗都值得被珍藏,那是夢境,是希望,更是期待。和朋友相約下次,下次,我要試着自己做一件瓷器,煉泥、制坯、上釉、燒造……

將美好沉靜傾注於匣缽,所有的炙烤與傷痕都是生命的弦紋,一雙普通的手捧出一件青瓷,而得以觸及天地最初的生意,我願意用更長時間慢慢去懂的,是這個最純粹而最迷人的陶瓷之城。

Voyage推薦

如何抵達

自駕:自上海到景德鎮自駕全程高速,大概需要6-7小時。

高鐵:上海有直達景德鎮的高鐵,但班次較少,每天兩班,亦可搭高鐵到婺源後轉車,班次較多更靈活;從北京出發需在上饒或杭州轉乘,全程八個多小時。

飛機:上海每天有一班直達景德鎮機場的航班;北京每周約有兩班直飛景德鎮。

下榻

景德鎮陶溪川國貿酒店

位於陶溪川陶瓷文化創意園,是一家以陶邑文化為主題的高端主題特色精品酒店,由原國有十大瓷廠之一的“宇宙瓷廠”廠區改造而成,工業風設計感,中庭水景,實木傢具,牆上掛着景德鎮老瓷廠的畫,處處洋溢着陶瓷的藝術氣息。出門就是創意廣場,可以漫步淘溪川,周末晚上有陶瓷夜市擺攤,逛街吃飯都很方便。

地址:新廠西路150號陶溪川創意園區內

美食

行以線空間 一夕餐廳

餐廳的老闆也是設計師,整個餐廳從細節上體現了光與影,很好的美學空間設計。菜品也很驚艷,屬於創意菜,青檸鱸魚與酸湯牛肉都值得推薦。

地址:三寶路110號

世外陶源餐廳

餐廳開在三寶陶藝村的老房子里,環境頗具特色,青山綠水間,古樸幽靜,鄉野氣息濃厚,餐廳做的是景德鎮本地口味,屬於農家菜,因為食材新鮮,值得一試,但有些菜口味偏辣。

地址:三寶村四里家

尋味三寶

位於三寶國際瓷谷,背靠群山,面依田園,農家小院風格,入內別有洞天。菜肴主打本地農家菜,口味十分地道。

地址:竟成鎮三寶路260號

-The End-

文/青簡

攝影/青簡

新媒體編輯/草莓姑娘

部分圖片來自酒店&餐廳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