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杆漢奸自稱要起義,武工隊看一眼隨行偽軍腰間,識破“鴻門宴”

1942年初冬,抗日戰爭最艱苦的一個年份即將結束,但敵後戰場的局面仍然非常艱苦、鬥爭形勢也十分嚴峻。為了扭轉被動和不利局面,我各敵後根據地都成立了精幹的武工隊,他們神出鬼沒,給予日偽軍沉重打擊,使得敵人對其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後快。因此雙方展開了鬥智斗勇。

▲我軍的武工隊

我山東的莒沂根據地也成立了武工隊,這支擁有40人武工隊很快就發揮出了突出的作用。他們經常在敵人炮樓林立、巡邏隊穿梭往返的敵偽統治核心地區活動,隱蔽埋伏在敵人經常出入的地方,伺機巧妙地打擊敵人;他們化裝潛入敵人據點,秘密建立地下組織,發展敵偽工作關係、搜集敵軍情報,面對面地對偽軍頭目開展策反工作。

▲我軍部隊準備出發打擊敵人

1942年冬,我武工隊突然收到了2份自相矛盾的情報,一份情報說沂水城的特務隊隊長,一個姓吳的大漢奸表示要起義,要求與我武工隊領導進行面對面的談判;另外一份情報則显示這個漢奸要起義是假,企圖利用談判的機會誘捕我武工隊幹部是真。

這2份情報到底哪份是真哪份是假呢?經過武工隊員們反覆地討論和研究,大部分同志認為這個漢奸早在抗戰初期就認賊作父,投靠鬼子,其一貫頑固地與我為敵,也正因為他鐵杆漢奸的身份,所以之前我方一直沒有對他展開工作,他是不可能一夜之間就轉變思想要起義的,因此談判肯定是幌子。但也不排除此人見鬼子江河日下,想找條後路的可能性。

▲我軍隱蔽在草叢中伏擊敵人

最終我武工隊決心在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村裡的偽村長家裡擺酒與其“談判”。1942年11月13日晚9時許,特務隊吳隊長帶着10多個偽軍來到村裡,在與我方接待人員和偽村長稍作寒暄后,10多個偽軍去村公所吃飯,他則與我方接待人員和偽村長到其家中赴宴。

席間我方人員稱武工隊隊長有時要晚些時候來,他先作陪,隨後便端出酒肉招待這個漢奸,姓吳的貪杯,很快就喝的有點上頭了。他多次假惺惺地對我方接待人員表示,他是一向“身在曹營心在漢”,當漢奸是身不由己,他現在想好好和武工隊隊長談談,爭取反正云云。為了表示其“誠意”,他還主動將身上佩戴的手槍交給我方人員。我方人員推辭,雙方於是繼續喝酒,那個漢奸喝高了,開始迷迷糊糊地打起盹來。

▲我軍入城

此時我武工隊早就埋伏在村外,並且多次派出精幹人員分別到兩處仔細查看情況,村公所打探情況的同志回來報告說,10多個偽軍很警覺,基本不喝酒,而且一直很注意偽村長家的動靜,此外每人的腰部都帶着繩子,明顯是要來綁人的。

▲被我軍俘虜的偽軍官兵

在最終確定了這個漢奸是要玩“鴻門宴”后,我武工隊隊長一聲令下,隊員立即分兩路直撲村裡。其中一路衝進偽村長家裡把特務隊長放在桌子上的手槍先繳了,2名隊員把他捆了起來。這時他才從暈暈乎乎中驚醒過來,隨後他狡辯自己真心來投靠八路軍的,武工隊長當場戳穿了他的把戲,指出他帶來的那些偽軍每個人腰裡都別著繩子,來投降是假,來抓捕武工隊員才是真,他無言以對,只得束手就擒。

▲我軍攻剋日偽軍據點

另外幾名隊員包圍了村公所,在大門口架起了機槍,對着偽軍吃飯的屋子,隨後破門而入,將偽軍全部逼住繳槍,並且用他們帶來的繩子把他們全捆了起來,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