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視眼 | Timeline:從新聞到史詩

作者:左回回

導語:Timeline是諮詢服務公司Axiom Zen推出的新聞聚合應用,曾被蘋果商店評選為當月最佳App,各類推薦榜單上常見它的身影。Timeline致力於挖掘新聞背後的歷史,他們相信讀者需要閱讀的不僅僅是新聞的“今天”和“明天”,更重要的是新聞的“昨天”。

新聞編年體:從起點開始演變

聖誕節前夕打開Timeline的官網,有這樣一則頭條:《Yes, they know it’s Christmas, thanks to charity singles》。而點進頁面之後,你會發現它並非一個針對明星慈善單曲最新報道,而是從1984年那首為埃塞俄比亞飢荒救濟創作的“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開始,詳細回溯了一個半世紀以來慈善歌曲寫就的歷史,從誕生、鼎盛到最新追蹤。

Timeline利用時間軸串聯起與主題新聞相關的歷史事件報道、圖片、音頻,通過點擊頁面上的一個個節點,以敘述歷史的方式來展現出新聞現象背後的邏輯線條。

Timeline同時支持網頁版和手機App,兩端設計稍有不同,網頁在底部處設置時間線,以點和線的形式來體現新聞在時間軸中的感覺,而App則擁有十分精緻的界面設計,以鱗次櫛比的題圖卡片呈現文章,閱讀過程中時間線在內容左側顯現。從內容上每篇文章都分為兩部分,一是對目前新聞事件的概況綜述,另一則是對事件主題的歷史時間軸,從幾百年甚至千年前的第一篇關鍵事實開始羅列,直至當下。

比起追求直接、快速的展現當下事實的同類新聞聚合產品,這款理念獨特的應用不僅僅想讓用戶“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讀者能夠洞悉新聞的所有關鍵點,彷如置身歷史之中。Timeline團隊認為新聞的一切都在歷史中有跡可循,傳統的報道方式提供給大眾的往往只是歷史延伸出的冰山一角。在Timeline的官網上,該團隊這麼介紹他們,“When others break the news,we break the history behind it.”

因此他們設計了一個十分特別的logo——鸚鵡螺化石,代表着歷史與時間。

這種記錄方式讓人想起中國傳統的史書編年體,而這些“史官”們只有10個人。有趣的是,他們不僅有資深記者和編輯,還有設計師、學者、老師, Timeline涵蓋的議題範圍也因此十分廣泛,分成多個部分,包括頭版、美國、世界、技術、商業、政治和政策、科學和環境、衛生、體育、文化、娛樂。

Timeline的創始人、風險投資家Tamer Hassanein認為他們被相同的理念所吸引,“Timeline帶給我的感覺如同一場隨時時空轉換的旅行”,他說,“它代表着一種改變,不僅僅關於你的態度和本身的困境,而是將你的心向全新的思維方式打開。”

碎片化vs講故事

對新聞刨根問底的Timeline無疑與當下大行其道的碎片化新聞相悖,相比於那些追求標題噱頭的速食新聞,Timeline更像是一部部精心剪輯的歷史電影,向讀者講述一個個有血有肉的故事。

那麼人們是否願意花更長時間去進行沉浸式閱讀?完整看完一篇Timeline的文章平均需要10—20分鐘,其中有些歷史知識冷門晦澀,讓人難以在短時間內吸收,這使得Timeline在上架蘋果App前並未得到廣泛看好。Business Insider網站的App測評師將Timeline評價為一個“別出心裁的嘗試” ,“但讀者未必願意去看,他們關心的是如何快速及時的得到當下近況。”

但市場研究公司Mobile Marketer在去年10月發布的一篇報道指出,目前大多數內容提供商都試圖進一步挖掘移動設備用戶的長文閱讀潛能,相比於平板電腦,智能手機用戶可能更偏向於碎片資訊獲取,但這一趨勢正在逐漸改變,而關鍵就在於“內容的質量”。而且智能手機同用戶之間具有親密性,滑動式操作方式也有助於進行長時間閱讀。

另一方面,Timeline並非完美無缺。作為一款新聞聚合產品,其用戶參与性較同類產品有較大不足。在給與讀者上帝視角的同時,Timeline的編輯和作者也在決定着“上帝”能看到什麼,從而使得史料的選擇與重構受個人限制較多,讀者更偏向於單方面接受。最初Timeline在更新1.5版前分享按鈕有很大的不足,現在也只能夠支持臉書、推特和郵件三方分享。而一些主打碎片化新聞的應用與社交媒體聯繫更緊密,更加註重公眾共同參与,將人們認識事物、揭示事物的過程作為碎片不斷彙集、碰撞,其選擇的話題也更易產生輻射反應。(2014. 瀋陽)。

Circa已死,下一個會是Timeline嗎?

Timeline的設計靈感部分來自Circa——一個曾經爆紅一時,佔據各大APP推薦排行榜前三的新聞聚合應用。面對充斥着大量“大而全”的新聞移動客戶端的互聯網媒體市場,Crica和Timeline都選擇了“小而美”作為切口,另闢蹊徑填補市場空白。而在2015年6月25日,Circa的創始人Matt Galligan宣布自2012年上線的Circa將永遠關停。

Circa和Timeline的交互方式都讓人眼前一亮,Circa界面也採用了卡片設計,每個卡片內包含精心羅列的新聞話題,構成一條完整的“新聞線”,試圖為用戶提供全局視角。這和Timeline的“時間線”異曲同工,相較之下Timeline更富一些歷史的厚重感。每個能夠引起人們關注的產品無疑都擊中了市場要害,但從誕生到生存,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個吸引眼球的特點。

最初以內容博得眼球的新媒體應用,卻往往會先因內容本身而陷入瓶頸。原因來自於人們對固有內容模式的倦怠和不滿(2015,賴倩雯)。Circa以新鮮感和差異化吸引大量用戶,而這些用戶在五星評價后發現其所提供的“有用”信息和傳統資訊平台並沒有什麼不同,而且主流媒體還更加迅捷,於是他們點擊卸載,為Circa判上死刑。當用戶習慣了時間軸的閱讀方式,並且滿足了他們對於新聞史的好奇心,他們是否也會捨棄掉固定模式的Timeline, 從而去嘗試更有意思的新聞客戶端呢?

導致Circa死亡的另一個兇手則是錢。未能找到合適商業模式是Circa關閉的最大緣由,投資人撤出、廣告盈利機制的缺失,這些對於還在穩定用戶的新媒體應用是致命的。很多追求品質和界面的應用投放的廣告極為稀少,它們仍指望着投資人和讀者。當讀者滑到Timeline的網頁版底部時,會發現號召投資和捐款的一小段文字。讀者可能願意支援幾次小額費用,但是對於運營媒體產品的費用來說只能算杯水車薪。面對盈利能力微弱的新媒體產品,投資者也會出於自身利益考慮撤出。於是許多新媒體產品懷抱着理想與產品理念,在叫好不叫座中令人惋惜地退場。

Timeline也許會重蹈覆轍,也許不會。新媒體產品對於用戶而言留存和吸引同等重要,一見鍾情畢竟不能保證天長地久。而在商業模式方面,如何建立起適合自身的模式、增強盈利能力則是考驗着生存的課題。Timeline為人們攤開一幅幅歷史畫卷,刻錄其中的一件件微小事件如蝴蝶振翅般劇烈斑斕,而這款別具一格的應用的自身時間線走向,與過去和當下相關,卻尚待未來的揭曉。

參考資料:

[1] Timeline Launches News App To Give You The Context Behind The Day’s Headlines | TechCrunch

[2] Timeline for iPhone is a fantastic app that puts the news in context, unlike main stream media

[3] Get the full story in context with Timeline, a unique approach to the news | AppAdivice

[4] 告別碎片閱讀,看「Timeline」如何用時間把新聞串成一個故事 | 極客公園

[5] 要死新聞,還是有血有肉的故事?- Timeline #iOS | 愛范兒

[6] Circa之死:爆紅有了,可持續發展呢?| 新媒體觀察

(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王明月

運營:趙英灼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平台【狐說】,打開微信微信搜索公眾號名稱 “狐說” 點擊關注,第一時間獲取海內外新媒體動態觀察與分析。

狐說,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網絡傳播系師生的專業學習互動平台。2014年11月成立,2015年6月第二次改版,並在荊楚網東湖社區同步上線。關注海內外新媒體,用獨家翻譯和原創評析打造兼具深度和趣味的知識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