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怪象,整天泡在麻將場!靠什麼生活?

每天的早中兩頓飯後,村裡的麻將場往往是最熱鬧的地方。麻將場一般都設在小商店裡,幾間破舊的瓦房,一個空蕩蕩的院子,商店的貨架上零星的排放着沾滿灰塵的小百貨。

別看小商店不起眼,甚至髒亂不堪,卻十分的有人氣。當然,麻將場是小商店招徠人流的最有效手段。

在農村,留守的村民飯後無所事事的時候,總愛到麻將場湊熱鬧,更愛到麻將場看熱鬧。其實,除此之外,留守的村民也沒有別的地方可去,還不如到麻將場里與大家說說話。

但是,不需要怎麼留心就會發現,每場必至的往往就是那幾個人。打麻將,也贏不到幾個錢,種地也賺不了幾個錢,而他們又沒有別的營生,子女們也往往是普通的农民工。那麼,他們靠什麼來生存?

第一類人,吃補助的農戶。這一類人,要麼是有先天殘疾,要麼是剛經歷過大病,家庭生活相對困難。於是就理所當然的成了村委會重點關注對象,也往往成了領取補助與扶貧款的對象。

不管是補助款,還是扶貧款,不可能從根本上來改變一個人、一個家庭,但在無法外出務工的情況下,能有一定的補助,再加上自己土地里的農產品收入,也足以讓他們活命。

第二類人,事兒都辦完了的人。這一類人,說是事兒辦完的人,是說子女的婚姻與家庭都已安排好了,又有第三代人,子女們在外務工的同時,留守在家的父母就在家看家、帶孩子,生活過得十分滋潤。

由於“事兒都辦完了”,也就心無掛礙,只管看好孩子種好地就行了。說他們沒有追求吧?似乎不合適,因為他們早就忙着把子女的事兒辦好了。說他們沒有追求吧,他們卻六十歲不到就“退休”在家,什麼事兒也不幹。或許,他們說的是對的,“看好孩子種好地,就是最大的事兒!”

第三類人,一般是生活最困窘的人,也就是一些患有慢性病的鄉親們。這一類人,雖患有慢性病,卻又掛不上扶貧的條件,一切都要靠自己。

因為患了慢性病,不能外出務工,就連農村的零活兒也不願找他們干,而子女們又有了各自的家庭,往往顧及不到他們。他們也只能自己堅忍着,努力的種好自己的莊稼,從手指縫裡摳生活費。他們是最艱苦的一類人。

有時候也常常在想,他們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沒有一點想法嗎?想法,肯定是有的。對於這三類人,他們有選擇嗎?沒有!現實的生活如此,不能改變,又不能逃避,還不如自己找點樂子。所以,這三類人往往又是麻將場最忠誠的顧客。

看着熱鬧的麻將場,心裏就特別的溫馨!這是多麼有生活氣息的場景?日子雖然有苦,但他們卻又把日子過得很豐滿。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