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長曾澤生請吃飯,卻讓師長自己帶菜,偷摸養了半年的雞都被貢獻

解放軍的軍事圍困、經濟封鎖、政治攻勢,使長春守軍四面楚歌。

60軍軍長曾澤生憂心忡忡,在他的腦子里有一個解不開的謎團。原本是幾十年的國民黨軍官,到解放軍的營房裡呆上幾個月,就換了腦子,變成了另一個人。有一點他是清楚的,人心思變,國民黨越來越不得人心,失民心者失天下,蔣介石的統治,是兔子尾巴——長不了

曾澤生在歡迎解放軍進入長春的大會上發表講話

東北敗局已定,60軍的2萬多雲南子弟不能作為蔣介石的殉葬品,要尋求一條生路。曾澤生一直考慮這個問題,可生性謹慎的他從不外露,處事三思而後行。

張秉昌、李崢先、何爾壽、夏紹文和張土勛,是職務最高的被俘軍官,受到了解放軍方面的重視,將來也可能派上重要用場。他後悔前幾天約見時對他們的冷淡,覺得有必要再到一起談談,了解一些外面的情況。

想到這裏他喚來副官喬景軒。

“喬副官,明天上午,我宴請張秉昌、李崢先、何爾壽、夏紹文和張士勛,請隴師長和白師長作陪,你通知他們,也做些準備。”

喬副官分別下了通知,然後,乘車到市內找飯店。

轉了一圈,喬副官很懊喪地回到辦公室。街上的大小飯店都倒閉關門了,有錢也沒處吃。軍長宴請部屬,通常是小事一樁,副官通知一聲,保你滿意,可這非常時期,烹飪高手也難為無米之炊呀。

現在,着實讓喬景軒犯了難,左思右想,沒啥好辦法。大家都在忍飢挨餓,到哪去辦酒席?忽然想到一個主意,讓兩個師長來參加宴請,各自帶兩個菜,他又一想這主意夠餿的了,可眼下被圍成這般光景,也只能這樣啦。

喬景軒拿起電話,要通了隴師長:”師座,還忘了一件事,明天,你來參加宴會,可要先派人送兩個菜來。”

“喬副官你也太摳了,請我們吃飯還要自帶嚼桂(飯菜)? “

聽了隴師長的話,喬景軒紅了臉,忙解釋說:”師座,實在是沒法子。”

“哈哈!老弟,別當真,我理解你的難處。明天,我派人送去最好的菜。”

接到喬副官的通知,張秉昌和李崢先議論:”這次曾軍長專門宴請我們,這是個好兆頭,說不定他心裏有了活動氣,再不就是對我們之前的冷漠有點反思,感到內疚,補救一下感情。要是后一種情況,我都不想去,曬他的台。”

朝鮮戰場上赫赫有名的”50軍”,就是曾澤生的60軍改編而來

李崢先知道張秉昌的犟脾氣,他是幹得出來的。於是說:”軍長也有難言之隱,一個軍起義的大事,怎麼可以輕易表態,弄不好,舉義不成,反遭殺身之禍。”

張秉昌聽了點點頭。

李崢先又探討地說:”我看這樣,咱們去吃飯,只談在解放區的見聞,多介紹解放軍首長對60軍的看法,對軍長、師長好的評價,打消軍長和兩位師長的顧慮。”

“行!”張秉昌很贊成。

他們找來何爾壽、夏紹文和張士勛,通報情況,統一談話口經,用各自親身經歷的事實說話,談共產黨比國民黨得人心,解放軍比國民黨軍強大,解放區比國民黨統冶區民主,幫助他們解除顧慮,早定大事。

第二天一早,隴耀派人送來三盒罐頭和一隻雞,白肇學送來一筐小根蒜,一串蘑菇,一堆干豆角,喬景軒大喜過望,這些菜總可以讓他圓場了。

中午,曾軍長將張秉昌等五人迎進餐廳,隴耀和白肇學也如約前來,大家分主次坐下,勤務兵端上菜。

一盤雞肉炒干豆角,一盤豆鼓魚,還有炒角瓜條、雞肉燉羅卜、清拌小根蒜,最後上一大盆雞架燉蘑菇。

曾澤生也為之一驚,哪兒弄來這麼多菜?白肇學推了推眼鏡,逐個菜看了一遍,調侃地說:”還是軍長這兒豐富啊!我們今天過年嘍。”

喬景軒搶着說:”軍長這裏啥也沒有,還不是你們兩位師長幫了忙。”

說著用手指點着菜說:”這點肉腥,都是隴師長送來那隻雞身上剔的,豆角、蘑菇、角瓜絲,是你白師長作的貢獻。”白肇學斜視一下隴耀說:“你這花和尚,哪來的雞?又是下山偷的吧?”

“你這白瞎子,少說多吃吧。3月份545團給我送只雞,一直沒捨得吃,糠麩子餵了半年,今天特意招待回來的五位弟兄,不過,你吃可是白瞎了。”

隴、白兩位師長,兩下無猜,見面好開個玩笑,白肇學戲稱隴耀為耆酒如命剛正不阿的花和尚魯智深,隴耀也不示弱地叫他白瞎子

這時,張秉昌、李崢先等表示,感謝曾軍長和兩位師長盛情款待。

曾澤生親自給各位倒滿酒,笑容可掬地說:”現在,正值60軍危難之際,張團長、李副團長、何副團長、夏團副、張營長五位仁兄,還能回到60軍,我曾某非常歡迎,今天,算是為各位壓驚。來,共同干一杯。”

大家一齊舉起杯。”感謝軍座多年栽培!”咣!一飲而盡。”凡是回來的軍官仍官就原職,你們五個弟兄,各領原薪。”曾澤生說完,又同大家一起喝酒。張秉昌、李崢先等五人一同站起來,向曾軍長敬酒。

張秉昌激動地說.”為感謝軍座對我們的信任,也為60軍的未來,還靠軍長把舵領航,我們共同敬軍座一杯!”兩位師長也积極響應,起身舉杯共飲。

宴會酒菜簡單,氣氛卻是熱烈融洽。張秉昌、李崢先等人又介紹了不少解放區的情況,隴耀聽得入神,不時插話。白肇學也感到新鮮,但卻很少講話,顯得心事重重。

宴會結束時,曾軍長送給大家兩句話:“危難之際共攜手,獻計獻力渡難關。”

為活動方便,孫公達指示趙國璋,幫助張秉昌和李崢先在暫21師師部附近租一處房住。趙國形託人尋到一處日本洋房,獨門獨院,張秉昌和李崢先住了進去。

解放長春

從此,這個小院熱鬧起來。一些下級軍官三三倆倆,出出進進,主動找張秉昌等討教。張秉昌等五人商量,每天最少有1個人在這個小院值班,接待來訪者,宣傳解放軍的政策,介紹解放區的情況。

這不起眼的小院,實際上成了不掛牌的解放軍宣傳站。

一來二去,60軍上上下下官兵,都知道解放軍奉行寬大政策,對60軍官兵,一不抓,二不殺,三優待。願意當兵,可以當解放軍,想回家的發給盤纏(路費)。有這等好事,傻瓜才在城裡挨餓等死。

軍心動搖,各尋生路,前沿陣地向解放軍投誠的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