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好樣子 | 應急雄鷹 鍾愛“林海”


在今年的春季森林草原防滅火工作中,大慶航空救援支隊派出4架直升機,38名指戰員赴伊春、黑河、佳木斯和幸福航空護林站執行靠前駐防任務。其中,有一名成熟的機長,用精湛的飛行技術和空中執行力,多次完成滅火演習和空中巡護等任務,贏得了各級領導的高度好評,他就是大慶航空救援支隊飛行大隊副大隊長李輝、一級飛行員。

十多年前,成為飛行員還是李輝想都不敢想的事。和大多數男孩一樣,那只是童年美好的夢,直到高考那年,正糾結該報哪所大學的李輝,無意間聽說部隊招飛,好奇的想去試試。結果那時還只有十七八歲的李輝,憑藉大膽果斷、情緒穩定、控制力強、思維敏捷等優勢,成為了長春飛行學院的學員。

他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我只想心無旁騖干好飛行這一件事。”2007年6月,李輝從陸航學院畢業分配到陸航某旅。經過兩年的時間,先後改裝了米-17和直-9兩種機型,經過了晝夜間簡單氣象和晝夜間複雜氣象訓練,通過不斷努力,他成為同批飛行員中飛行進度最快,掌握飛行技能最全面,環境變化后飛行技術最穩定的飛行員,飛行技術慢慢脫穎而出。

李輝的隊友都說,他熱愛飛行、情系藍天,幾乎到了痴迷的地步。正是憑藉著對飛行事業的滿腔熱忱,他勤奮鑽研,刻苦訓練,成為同期中第一批放單飛的飛行員,並通過努力成為了一名飛行教員。2010年,大慶航空救援支隊選調飛行員,李輝毅然報名參加考核,經過重重篩選李輝終於夢想成真,也找到了自己最值得信賴的“隊友”。與米-17和直-9相比,直8型直升機可以探索的地方還是挺多的,李輝特別享受那種把問題一個一個解決的過程,也喜歡搞一些出其不意的點子,再加上平時話不多,所以大家平時都管李輝叫“冷哥”。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只有緊貼實戰訓練,才能做到刀山敢上、火海敢闖。”剛改裝直8型直升機的第二年,支隊受命執行“綠色衛士-11”滅火實兵演習任務,這次任務也讓李輝明白,實戰跟平時完全不一樣,現代化滅火作戰不僅需要更多的訓練時間,還必須緊跟實戰對接。從那以後,李輝便逼着自己多走一步,每做一個動作都盡量搞清楚它的邊界在哪裡;每飛一個課目,都盡量把它的技術運用研究透;每出一次訓練、每出一次任務都盡量做出不同以往的計劃,從一點一滴積累航空應急救援本領。

有一次,一名飛行員在返航着陸時,直升機着陸下滑線低、仰角過大,危及飛行安全。直升機落地后,李輝當即把他叫到講評室進行了嚴厲地批評:“什麼是精飛?就是每一個技術細節都要嚴謹、細緻、精確,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差錯。”當天下午,李輝又組織全體飛行員進行技術研究,逐人發表意見,討論飛行安全注意事項。正是他如此地細心幫帶、言傳身教,大大縮短了飛行員成長周期。多年來,李輝堅持用“每一個知識點都要講深講透、每一個飛行動作都要精益求精、每一個教學課目都要了如指掌”的標準,把每一名學員打造成“王牌飛行員”。

“給人一碗水,自己得先有一桶水。”李輝善於總結歸納教學實踐中的經驗教訓,基於對飛行員成長規律的研究,先後多次參与了應急航空救援空中指揮員培訓工作,為應急航空救援領域推廣了寶貴經驗。

“對於工作問心無愧,可對於家人,我卻有太多的虧欠”,李輝掰着手指頭算了算,除去飛行任務和戰備值班,去年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只有短短的38天。每當聊起家庭,李輝總是滿滿的內疚。

2019年,作為副大隊長的他帶領大隊執行駐防任務,正值任務關鍵期,孩子突然生病住院,他只能懷着無比的愧疚給家人打了個電話。駐防任務結束后,他一進門就遭到了親朋好友們的埋怨:“你這當爸的,為了工作連兒子都不管了……”李輝一時無言,自己的妻子卻溫和地說:“沒事,誰讓我兒子他爸是飛行員呢。”其實親友們也都明白,這個旁人眼中的“無情郎”,其實是個鐘情於藍天的“痴心漢”,一個從始至終熱枕于飛行的人,一個干起工作玩命的人,一個投身國家航空應急救援事業的人。

李輝用自己的理念和行動去鼓勵和鞭策年輕飛行員,用實際行動和成績給其他人樹立了一個榜樣的形象。拋開對家人的歉疚,他骨子里最鍾情的還是飛行員這個角色,這是他最熱愛的。

——中國森林消防——

投稿郵箱:yjglbslxfj@163.com

平台發布內容,轉載請註明來源

— 監製 —

楊文嶺 王 雪

— 編輯 —

張 傑 范亮亮 胡 宇 胡 翔

童鵬程 庄申林 王劉金 楊國林

— 本期編輯 —

韓興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