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武元甲大將來華,稱這位大軍區司令員,是真正的軍人

在皮定均擔任蘭州軍區司令員期間,越南國防部長武元甲大將來訪,要去西安地區参觀。軍人對軍人,中將對大將,中央指定皮定均中將親自陪同武元甲。

可是,皮定均卻有一個小小的問題。他到大西北任職,仍然是不改身體力行親臨一線的本色,乘車深入西北大山之中進行實地考察。西北的風沙實在太大了,以至於皮定均的嘴被吹歪了。

有人要問了,有那麼誇張嗎?這是真的。皮定均四年跑廢了四輛吉普車。有一次,下大雨,電閃雷鳴,工作人員都勸皮定均回去,皮定均卻堅持要爬到一座山的山頂去觀察地形,結果被淋了個落湯雞。回去不久,皮定均就病倒了。

最初是感冒,後來大家發現他的嘴歪了,眼也斜了,醫學上說,這叫面部神經麻痹症,是他坐汽車時被風吹的。患病到沒什麼,可是皮定均要去見武元甲,這個樣子肯定不行啊,有失軍人的風度,也是對武元甲的不尊重。

皮定均就問醫生,這個病多長時間能夠治好?醫生告訴他,起碼也得個把月。這怎麼行?馬上武元甲就要來了。皮定均下了軍令,一個星期給我治好。醫生回答說,辦不到。

辦不到也得辦,皮定均總有辦法。既然醫生不行,他就去找民間的偏方。偏方有時候能有奇效。你別說,功夫不負有心人,皮定均還真到了一位土郎中。

土郎中的辦法是每天在他腮幫子上割幾刀,然後塗上白糖,慢慢就過來了。土郎中說,不用麻藥,會很疼。皮定均不管這些,他關心的是一個星期能不能治好。土郎中說,差不多。

結果,皮定均的嘴一個星期沒有完全治好,武元甲已經來了。皮定均一邊治療,一邊陪同武元甲訪問。他陪了武元甲整整四天,結果,嘴終於治好了。

帶病工作,每天要挨幾刀,那可是小手術啊,很疼的,而且你要知道,皮定均畢竟上了年紀,身體的忍耐力也不比從前。皮定均後來在日記中寫道,一天開4刀,一共開了45刀,很難受

儘管如此,皮定均沒有休息,沒有叫苦,而是忍受着痛苦陪同武元甲訪問。在此過程中,皮定均始終保持着一個軍人嚴整的風度,行為舉止絲毫沒有受到嘴部疼痛的影響。

訪問結束后,武元甲握着皮定均的手,激動地說,皮司令,你是一個真正的軍人!這就是皮定均,戰爭時期,他是一個不怕流血犧牲的猛將,到了和平時期,為了完成工作任務,他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這樣的中國軍人是好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