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新岸線:一家比華為還牛,敢和3GPP叫板的大神級小公司

中國特色提案落選 ITU 5G 標準,大神公司顯露崢嶸

7 月 9 日深夜,中興通訊在其官網發布了一篇標題為《3GPP系標準成為唯一被 ITU 認可的 5G 標準》的新聞稿,稱“國際電信聯盟(ITU)無線通信部門(ITU-R)國際移動通信工作組(WP 5D)第 35 次會議成功閉幕,會議確定 3GPP 系標準成為唯一被 ITU 認可的 5G 標準”。

國際電信聯盟 ITU 是聯合國負責處理 ICT 事務專門機構,其下設的 ITU-R WP 5D 負責國際移動通信技術標準的開發和相應的頻譜使用規則的制定。3GPP 系的 5G 標準成為唯一被 ITU 認可的 5G 標準,意味着 3GPP 系的 5G 標準獲得了官方背書,將成為全球統一的、被各國政府所接受的 5G 技術標準,這在通信行業絕對算得上是個大新聞。

此前的 7 月 3 日,國際標準組織 3GPP 宣布 5G 的第一個演進版本 R16 標準凍結,參与其中的國內三大運營商和華為、中興等設備廠商曾紛紛在第一時間搶發新聞稿公布這一消息並強調各自的貢獻。

而這次 ITU 官方確認 5G 標準,按說應該是比 3GPP 凍結一個版本更有轟動性的事件,但在整個通信圈卻只有中興通訊的這篇新聞稿在網上流傳,同為參加 ITU 會議的中國代表團成員的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華為、中國信科、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等公司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對此毫無反應。在一個通信行業的微信群里,針對這篇新聞稿,還有專業人士評論中興敢於發布這個消息真是勇敢,值得點贊。

稍晚些時候隨着某些行業自媒體跟進報道,外界才知道在 ITU-R WP 5D 第 35 次會議上進行研究和評估的 5G 技術標準其實共有 7 項候選提案,除了勝出的 3GPP 系(包括 3GPP 組織提交的 NR+LTE SRIT 和 NR RIT、韓國提交的 NR RIT 和中國提交的 NR+NB-IoT RIT)外,中國公司新岸線NUFRONT、歐洲 DECT 和印度 TSDSI 協會提交的三項 5G 技術標準最終落選。

而據專業人士透露,中國公司新岸線提出的 EUHT-5G(超高速無線通信系統)技術,才是中國官方力挺的本土技術標準,原本希望能如當年 TD-SCDMA 被 ITU 確定為 3G 國際標準一樣,在本次會議上實現與 3GPP 系的 5G 技術並駕齊驅的成果。因此,在新岸線的 EUHT-5G 落選之後,中興通訊率先公布《3GPP 系標準成為唯一被 ITU 認可的 5G 標準》,確實需要一定的勇氣。

通過這一事件,獨立向 ITU 提交 EUHT-5G (超高速無線通信系統)方案並成為 ITU 候選技術提案之一的中國公司新岸線,也被推向台前成為焦點。

要知道本次在 ITU 的 5G 標準競爭中勝出的 3GPP 國際標準化組織,其成員包括了華為、愛立信、高通、中國移動、沃達豐等全球領先的 700 家通信公司,從 2G 時代開始就引領着全球移動通信技術標準的研究和制定工作,而在通信業名不見經傳的新岸線公司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敢於在 ITU 上叫板 3GPP?

要知道,即使如華為之牛,在通信行業深耕三十多年,每年投入千億資金於研發,其要想在通信業打造一個技術標準,也要仰運營商之鼻息、和競爭對手做交易、在 3GPP 組織里搞串聯才有可能成功。這個在通信圈裡名不見經傳的新岸線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比華為還牛,直接把自己的技術標準捅到通信業最高標準結構 ITU 上?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這個新岸線公司還真是一家天賦異稟、來者不善的大神公司!

根據其官網介紹,新岸線(NUFRONT)公司成立於 2004 年,是一家致力於新一代無線通信系統和 IC 芯片設計等核心關鍵技術研發的高科技民營企業,看起來普普通通,但從其成立之初,就初生牛犢不怕虎專門“瞄準、突破世界性難題”,憑藉“三靠一敢”(靠忍耐、靠堅持、靠自己、敢為天下先)精神,在手機電視、計算機芯片等領域接連挑戰過廣電總局、英特爾等巨擘大鱷,這次在 ITU 上針對 5G 標準叫板 3GPP 看起來也是底氣十足。

對戰廣電總局

新岸線創始人鮑東山被稱為國內最早介入手機電視研發的科研人員之一。在 2004 年他認識到手機電視的廣闊前景,於是帶領“清華大學和東南大學的 40 個博士”創立新岸線,決定要做一款能讓每個人隨時隨地都能用手機看精彩賽事的手機電視系統。新岸線於當年 10 月份開始在信產部、發改委和廣電總局推動下啟動 T-MMB 系統研發,還在次年成功申請到信產部的电子信息產業發展基金 400 萬元人民幣的扶持。

當時關於手機電視標準,國內爭論激烈,有人希望引入韓國標準,有人希望引入歐洲標準,還有人想引入美國高通的標準,決策層面認為,手機電視“要避免出現七國八制亂局,應從統一標準入手,力爭採用自主知識產權的標準”。

因此,新岸線從一開始就帶着做自主標準的夢想,秉承繼承、再創新、反超、再主導的發展模式,設計了全面兼容國際多媒體廣播標準 DMB 和國際上兩大手機電視標準 DAB-IP 和 T-DMB 標準的 T-MBB 系統,並很快就在 2006 年 8 月通過了由當時的廣電科技司組織的從發射到接收、包括基帶處理器芯片的外場大功率測試。

實現提供手機電視應用是北京 2008 奧運的承諾之一,因此有多方力量參与角逐,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於 2007 年 6 月成立了“手機電視 / 移動多媒體國家標準專家評審組”為手機電視確定一個國家標準。

當時公開亮相的中國手機電視標準共有 5 個方案,除了新岸線的 T-MMB,還有國家廣電總局廣播科學研究院下屬泰美世紀科技有限公司的 CMMB 標準、清華大學的 DMB-TH 標準、華為的 CAB 標準以及中國標準化協會多媒體通信廣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力推的 CDMB 標準。

業界普遍認為這次手機電視標準評選基本上是新岸線的 T-MMB 和廣科院泰美世紀的 CMMB 之爭。廣科院泰美公司是廣電總局的親生孩子,由廣科院控股 51%,此前一直做地面数字電視傳輸系統 TiMi,但由於在地面数字電視傳輸系統標準競爭中出局,所以廣電總局想在手機電視標準中扳回一城,所以支持泰美世紀由 TiMi 轉換而來的 CMMB 標準。

按照當時的行政部門分工體制,廣電部門負責廣播電視的內容,而信產部則負責手機設備入網和網絡頻率分配,手機電視的出現則打破了部門之間的傳統管轄界限。因此 CMMB 與 T-DMB 的手機電視標準之爭,在某種程度上也演變成了支持泰美世紀的廣電總局和支持新岸線的信產部兩個部門的利益之爭。

2006 年 10 月廣電總局搶先一步將 CMMB 頒布為廣播電視行業的行業標準,並以此為理由要求國標委支持把 CMMB 行業標準直接升格為國家標準,多次拒絕參加由國標委組織的手機電視國標評測,導致國標評審過程停滯不前。

不甘屈服的新岸線公司則動員一切力量對此進行阻擊。2006 年 12 月,中國工程院 5 位院士聯名寫信給國標委,建議加快評定手機電視國家標準;2007 年 4 月聯合信產部電信研究院、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衛通以 T-MMB 技術為主體向國際 ITU 標準委員會申報手機電視 / 移動多媒體國際標準方案;2007 年 5 月,經濟學家吳敬璉教授以個人名義給當時的國家主席寫信,得到中國要做手機電視國家標準的批示。

在新岸線的不懈推動下,國標委最終於 2008 年 6 月召開手機電視 / 移動多媒體國家標準審查會議,認定 T-MMB 為中國自主知識產權,多項技術指標優於國外主流標準,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手機電視 / 移動多媒體國家標準。

然而,就在新岸線推動國標評審的同時,泰美世紀卻已在廣電總局的支持下,利用廣電掌握的市場資源跑馬圈地,搶先在全國 37 個主要城市完成了 CMMB 系統的布網,把 CMMB 打造成了手機電視的事實標準,同時還通過推廣 CMMB 手機看奧運完成了 CMMB 的產業化之路。

新岸線的 T-MMB 雖然有國家標準加持,但奈何廣電把控着電視節目內容且已經將 CMMB 做成了產業優勢,最終也只能落下個贏了人場輸了市場的結局。

但在與廣電總局的對陣中,新岸線在科技界的人脈和機關部委的公關能力已經小試牛刀,令人刮目相看,這對其日後轉向其他業務領域多有脾益。

回過頭來再說一下廣電贏下的 CMMB,一路高歌 到 2011 年底實現了終端用戶超過 3500 萬、付費用戶超過 1600 萬的發展頂峰,但很快就遭遇發展瓶頸,出現了用戶增速緩慢、業務無法盈利靠補貼存活的尷尬境地,直到 2016 年無奈清盤,留下一地雞毛而為業界所詬病。

挑戰英特爾

在手機電視標準競爭中“雖勝卻敗”的新岸線,潜水兩年後滿血復活,在 2009 年以橫空出世的計算芯片直接切入了 IT 產業的高端戰場。

當時的全球 IT 產業正處於變局之中,計算機廠商和手機廠商由原來的平行發展變為交叉競爭,計算機廠商推出的上網本,手機廠商推出的平板電腦,紛紛向對方領地進行擴展,由此為計算機和手機提供計算能力的芯片也成為市場競爭的焦點區域。

垄斷電腦芯片市場的英特爾開始推廣其帶有通訊功能的芯片,逐步向手機芯片領域擴張;而全球最大的手機芯片知識產權供應商 ARM 公司也計劃反擊英特爾反向進入電腦市場,但是苦於眾多第三方電腦軟硬件公司都從屬於強大的微軟 – 英特爾聯盟(Wintel),大多處在觀望態度,所以 ARM 一直無法找到更多的廠商來支持 ARM 芯片在電腦領域的擴張計劃。

就在這個產業大背景下,折戟手機電視的新岸線順勢將下一步的發展方向瞄準了芯片市場。當時,國內手機、平板電腦市場巨大,但由於芯片全部來自國外,價格居高不下。公司創始人鮑東山考慮“我們能不能做一個低價格的芯片?”,於是開始招兵買馬帶領公司殺入芯片領域。

出於在產業變革時力爭市場先機的思路,新岸線選擇了先佔領計算機芯片市場,然後再往回走做平板電腦芯片的戰略,認為“這樣技術上也會很簡單,因為只是一個功能上的減法。”

新岸線的戰略思路與 ARM 的擴張計劃不謀而合。ARM 公司在 2008 年推出了往高性能、通用計算上走的 A9 芯片核,當時 ARM 公司總裁都鐸·布朗(Tudor Brown)接到新岸線遞來的合作橄欖枝,很快就飛到中國來,雙方在很短時間里就完成了談判和簽約。

2010 年 9 月 13 日,新岸線打響了挑戰英特爾的第一槍,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召開了盛大的發布會,推出全球首款基於 ARM 框架的 40 納米 A9 雙核 2.0G 計算機芯片 NuSmart 2816,宣稱其性能可以和英特爾的雙核產品媲美,但功耗僅是英特爾同類芯片的 1/5。

當時在國際上所有採用 ARM 架構、並意圖從手機向計算機領域擴展的廠商中,新岸線發布的 NuSmart2816 達到了最高的 2.0G 主頻,並且是第一款明確以筆記本電腦和一體式台式機為適用目標的產品。相比之下,三星同月在台北展出的 Orion 芯片僅為 1.0G;高通的 Snapdragon1.5G 已宣布推遲到 2011 年下半年推出;英偉達的 Tegra 和蘋果 A4 新推出的主頻也僅有 1.0G。可以說新岸線當時不僅與三星、高通、英偉達等芯片新貴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甚至還領先了一個身位。

新岸線 NuSmart 2816 芯片的生產工藝也跨越 65 納米,直接採用台積電在 2008 年最新推出的 40 納米工藝,成為最早吃螃蟹的國內芯片廠商。藉助台積電最先進的生產工藝以及 ARM 組高端的技術架構,新岸線高起點地一步跨入計算機芯片這一高端產業,在當時廣為業界矚目,各大媒體紛紛以《“最快中國芯”走上台前》、《中國企業再度試水“中國芯”》為題進行了廣泛報道。

新岸線當年在釣魚台國賓館召開的發布會也可謂盛況空前,ARM 公司高級副總裁親臨現場宣布新岸線是 ARM 全球 7 家“leading Partner”中唯一一家中國大陸本土公司;微軟亞太研發集團首席技術官張宏江也上台致辭;政界也有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清泰、國家信息化專家諮詢委員會副主任吳敬璉,廣東省副省長宋海和廣州市副市長貢兒珍等前來助威;發布會的主持人請的也是來自央視《對話》欄目主持人陳偉鴻。

以當時的盛況看,業界對於新岸線作為中國芯片業新生力量來打破英特爾在計算機高端芯片領域的垄斷地位寄予了高度厚望。然而,以“20 小時使用時間的筆記本”、“無需風扇的超低噪聲筆記本和台式機”、“價格低於 2000 元的高性能低能耗一體式台式機”為宣傳口號,將目標市場定位在上網本及低端台式一體機的新岸線,要實現 2816 芯片產業化應用,卻仍然未能逾越 Wintel 聯盟的高牆。

特別是隨着 iPad 等平板電腦的興起,不僅上網本市場成立過眼煙雲,連台式機、筆記本電腦等市場也迅速式微,新岸線“先佔領計算機芯片市場,然後再往回走做平板電腦芯片的戰略”等於是走了與市場形勢南轅北轍的彎路,再加上前期投入成本太高、市場推廣能力受限等原因,NuSmart2816 並沒有達到預想中的成果。

隨着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新岸線後續又發布了第二代高性能雙核 A9 移動計算芯片 NS2816M、第三代雙核芯片 NS115 等產品,以及多款搭載其芯片的 7 寸平板電腦、通話平板 Padphone、Android 遊戲機、三防平板及 PocketPC 等終端產品,但其在行業里的影響力已經變得默默無聞了。

叫板 3GPP

在計算機高端芯片上遭遇滑鐵盧的新岸線,按照“計算通信一體化”的方向按部就班地進入了通信芯片領域,開發了一系列 WIFI、藍牙、GSM/WCDMA、LTE 等系統級芯片,“基本上把所有通信芯片都做了一遍”。

正是在開發通信芯片的過程中,新岸線非常先驅地發現“現有的無線通信系統存在着各種問題”,比如對於超高速移動、超大量用戶的支持不足、可靠性低、時延偏大等,加之公司的創始人鮑東山“有着深厚的技術積累和敏銳的前瞻性”,因此決定要傾全公司之力設計一套全新的無線通信系統。

在這一過程中,新岸線又先天獨厚地得到了來自政府、院士、專家的極大幫助,特別是“國家科技重大專項連續三輪六年對其進行立項資助,從系統設計、芯片設計到規模部署都給了很大幫助”。2014 年 8 月,基於新岸線超高速無線局域網(EUHT)的智能交通解決方案正式被國標委發布為國家標準。

按照公司技術總裁雷俊回顧,“每當研發進入瓶頸,公司創始人都親自上陣與研發團隊一起熬夜攻關,這樣以來我們的研發效率遠高於其他公司,經過十年磨一劍的錘鍊,EUHT 終於在 2016 年開始進入大規模商業應用的階段”。

新岸線的 EUHT 商用成果主要落地於廣東和北京兩地。2016 年新岸線在廣東全力推進原中央蘇區農村超高速無線局域網建設,並獲得廣東省政府發文成立推廣應用工作領導小組 進行統籌協調。2017 年,新岸線在京津城際高鐵車站軌道沿線安裝了 109 個小型基站,實現線路全覆蓋,在中國鐵路總公司組織下完成京津城際高鐵 EUHT-5G 系統全線工程測試。

2018 年,在由國際電信聯盟(ITU)等聯合國機構主辦的信息社會世界高峰會議論壇(2018 年 WSIS 論壇)上,新岸線公司技術總裁雷俊登台介紹:EUHT 技術跨越了國際通信組織提出的 5G 技術標準常規路徑,至少提前三年達到了 5G 技術高可靠、低延時(uRLLC)應用場景,同時兼具超寬帶、大容量、低重傳的特點,對於車聯網乃至智能工業互聯具有重要意義,也將是中國競爭 5G 國際標準的“殺手鐧”。

這是新岸線首次公開表態要對 5G 技術國際標準發起衝擊。按照國際電聯 ITU 發布的時間表,2019 年是向 ITU 提交 5G 技術方案的最後期限,參与 5G 標準制定也成了各方角逐的主戰場之一。在提交 5G 標準的關鍵時期,來自中國的新岸線公司受邀訪問國際電聯,拜訪了國際電聯秘書長趙厚麟以及秘書長特別助理謝飛波。

此後,在多個通信和交通等行業展會上,新岸線開始頻頻高調亮相,屢屢強調“在全球通信運營商和廠商都還在努力推出消費類电子增強帶寬 5G 技術時,新岸線 EUHT 技術已提前解決了 5G 應用於未來車聯網面臨的高可靠、低延時等無線通信核心技術難題”;認為“3GPP 等國際通信標準化組織沒有針對工業互聯網應用形成技術方案草案,甚至技術路線選擇還尚在爭論中,而新岸線的 EUHT 研發要比目前的 URLLC 5G 提前了 10 年以上,已經在該領域取得全球絕對的領先地位”。

在 2019 年 5 月第六屆京交會和 6 月的 MWC 上海通信展上,新岸線攜 EUHT-5G 技術在其展位打出“世界第一、商用 URLLC”的宣傳條幅震驚會場。2019 年 11 月世界 5G 大會在北京召開,新岸線技術總裁雷俊透露,新岸線的 EUHT-5G 技術已在當年 7 月被國際電信聯盟(ITU)認可,入選 ITUIMT-2020(5G)候選技術標準提案。

應當說,作為一種專門面向行業應用的 5G 通信技術,新岸線的 EUHT 技術在我國廣闊應用市場的支撐下,已經通過和交通部、住建部等主管部門的合作在高鐵、地鐵等交通領域找到了一定的立足之地,假以時日或小有所成。

然而,新岸線孜孜以求地追求 EUHT 技術國際標準化的努力和謀求“發展成為世界無線通信技術第三極”的雄心,對比其不足億元的公司註冊資本和上千員工規模的公司體量,難免給外界一種螳臂當車、不自量力的觀感。

2020 年中國 5G 商用進程加速推進,三大運營商已經基於 SA 架構建設了數十萬 5G 基站,華為、中興等設備供應商已經簽署了數 10 億的 5G 合同,身單力薄的新岸線還要力爭在國際公認的 3GPP 技術標準之外獨辟蹊徑為自己的 EUHT 技術在 ITU 上爭得一席之地,這還真是一個謎一樣的公司啊!

未知之謎的新岸線

打開新岸線的官網,其對自己的定位是“EUHT 超高速無線通信創領者”,這是創始人鮑東山為這個一路從手機電視、計算機芯片走來的科技民營公司設定的長遠發展方向。

鮑東山最初供職於原國防科工委;後來在美國老牌的航天國防企業洛克希德公司擔任副總工程師;2003 年前後,他又先後在東南大學和清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直到 2004 年創立了新岸線。據介紹其當年為做手機電視的研發賣掉了“在美國的房子、汽車以及遊艇”。

鮑東山通過北京啟民芯科技有限公司控股新岸線(北京)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旗下有北京新岸線、上海新岸線、廣東新岸線等多家控股子公司,註冊資本多在 1000 萬~5000 萬之間。這些公司均不對外披露財務數據,所以外界對其業務發展和收入狀況不明。

但在媒體相關報道中,有記者問及公司財力何以支撐這種高投入的芯片產業和通信技術研發時,受訪人言及曾引入過外部投資,但不能透露具體信息。

互聯網上關於新岸線和鮑東山的信息少得可憐,這與其在手機電視、計算機芯片以及 5G 通信技術這三大熱門領域里的作為相比很不相稱。特別是作為公司創始人的鮑東山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近期主要代表公司出現在媒體報道中的是技術總裁雷俊,從其言語中也可讀出公司上下對於公司創始人和首席科學家鮑東山非常敬仰,認為正是其敢為天下先的精神激勵着公司不斷邁向新征程。

作為一家高科技民營公司,新岸線能在手機電視、計算機芯片和 5G 通信技術領域有所作為,離不開政府和學術兩界的扶持和關照。從其公司官網的大事記來看,國家總理、工信部、交通部、廣東和北京的省、市各級領導都曾視察、調研過該公司,吳敬璉、鄔賀銓、何棟才等院士專家也與新岸線往來密切。

網上有一篇鮑東山在 2017 年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上的發言實錄:“我要感謝陳清泰主任以及很多院士,他們幫了我,特別是剛才主持會議的張永偉先生,我說太難了,做高可靠,低時延,精確定位,還有大容量,太難了,不做了,幾次都說不做了,要放棄。張永偉先生跟我吵架,說你不做,就沒有義氣,上對不起老,下對不起小,這麼多大領導支持你”,可見是真情流露的發言。

而領導與院士們對新岸線的支持,也與新岸線追求“將超高可靠、超低時延的超高速無線通信(EUHT)打造成中國的又一張國家名片”的願景一脈相承。新岸線背後支持 EUHT 技術的中國力量希望在 5G 國際標準上再現 TD-SCDMA 當年輝煌的夢想落空,由此,也可以理解為什麼中興在國內率先公布《3GPP 系標準成為唯一被 ITU 認可的 5G 標準》還真是需要有一定的勇氣了。

5G 時代搞通信革命,新岸線有無成功可能性?

落選 ITU 的 5G 國際標準,對志向遠大的新岸線是一個挫折。因為新岸線與其他想分食 5G 產業蛋糕的一眾中小公司不同,其他中小型公司的落腳點在 5G 網絡建成后的業務應用領域,而新岸線的雄心不僅包括了 5G 的上層應用,還直指最底層的 5G 通信技術標準及其支撐的 5G 芯片、5G 基站設備乃至 5G 網絡建設,也就是說新岸線要挑戰和顛覆的是包括華為、中興在內的傳統通信廠商、包括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在內的傳統通信運營商,以及高通、三星、聯發科等芯片廠商。

當然,以新岸線的規模和實力不可能與這些傳統通信勢力展開全面競爭,所以其 EUHT 技術瞄準的 5G 行業專網領域。通信業專家陳志剛在《5G 革命》一書中認為,與過去的 3/4G 一般集中於面向大眾的移動通信服務不同,行業市場將是 5G 故事的主角,而行業專網(私網)將是 5G 與垂直行業融合的主流範式。

凱捷諮詢公司的調研結果显示,三分之一的受訪產業公司希望建設自己的專有網絡,其考慮因素主要是認為 5G 專網將提供更多的自主權和安全性、對電信運營商能否滿足他們要求的能力表示懷疑、以及擔心運營商滿足覆蓋要求的 5G 網絡的推出需要太長時間等。

特別是在交通行業採納 5G 以建立連接計算智能融合的新興数字交通基礎設施中,陳志剛也在書中提出了交通運營部門需要部署 5G 專用網絡以滿足豐富的交通場景對連接帶寬容量以及安全性要求的建議。

新岸線給自己的 EUHT 技術選擇的第一落腳點也恰恰是在高鐵、地鐵、自動駕駛等交通領域。其 EUHT 產業化案例主要集中在京津高鐵上實施的智能高鐵方案、在廣州地鐵實施的智慧地鐵方案、在長安大學汽車測試場實施的車聯網方案等交通行業。在這些產業化案列背後,新岸線獲得了來自中國鐵路總公司、住建部等行業主管部門的大力支持。

所以,雖然新岸線的 EUHT-5G 方案落選了 ITU 國際技術標準,但如果其能像當年的泰美世紀推廣 CMMB 系統一樣,趁着三大運營商忙於 5G 公共通信網絡建設而無餘力顧及 5G 專網領域的時間窗口,在行業主管部門的支持下加快 EUHT 在 5G 專網上的產業化步伐,倒也不是沒有成功的可能性。由此,或許在 5G 專網領域由新岸線這樣小公司發起一場針對三大運營商和四大通信設備商的中國通信業的革命,也值得期待!

當然,革命能否成功,歸根到底還要取決於新岸線以千人規模左右的研發能力撐起來的 EUHT 技術是否真如其宣傳的那樣領先和優秀,否則即便藉助主管部門的支持在行業領域跑馬圈地形成既定事實,其最後的結果也難免會和當年的泰美世紀一樣,落得一個挾行政力量違產業規律推自家標準的結果和罵名。

想必這也是新岸線勇於在 ITU 和 3GPP 叫板,希望得到國際標準的官方認證的原因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