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力根基撐起英超利物浦 將超越曼聯成收入榜第一?

這傢俱樂部的成績,近年逐年提高,經營方面,財務狀況也在發生着积極的改變。

芬威集團在2010年10月收購利物浦時,俱樂部財務上狀況糟糕。英超當時處於財務上的“四大俱樂部”時代,這四大分別是曼徹斯特兩傢俱樂部,以及倫敦的切爾西和阿森納。不論俱樂部的整體營收,還是薪資支付能力上,利物浦都瞠乎其後。

芬威為利物浦設計的運營策略取得了成功。

芬威入主之前,利物浦俱樂部的所有者在運營管理上相對比較失敗,沒有真正發掘出這個傳奇俱樂部的強大潛力。更早的時間,也有兩位美國老闆掌控這個俱樂部——湯姆·希克斯和喬治·吉列曾從歷史悠久的摩爾斯家族手中收購“紅軍”,可是這兩位美國老闆忙於內訌,忽略了對俱樂部的運營管理。

直到芬威入主之後,一切才得以改變。

約翰·亨利和湯姆·維爾納,是芬威的領頭人。收購完成之後,通過幾周的研究評估,很快就拿出第一份利物浦俱樂部年度報告,當中明確了俱樂部經營的三大戰略原則:

第一就是通過採取更加积極的競技風格,來提高球隊成績,並且加大對年輕有潛力人才的投入;第二條是優化球迷觀賽體驗、加強球迷和俱樂部之間的互動關聯;第三,利用俱樂部的全球影響力,來開拓新的收入來源。

兩年之後,芬威對利物浦的整體戰略,增加了一條原則:提高全球球探體系和球員招募渠道效率。之後經年,這四項原則,是芬威掌控利物浦的基礎。

到了2018-2019賽季,利物浦已經實現了翻天覆地的財務進步。不僅在收入方面超過了切爾西和阿森納兩家倫敦俱樂部,收入排行榜上正在快速接近曼聯和曼城,並且很有希望成為英格蘭足球收入最高俱樂部。

利物浦財務狀況的改善和進步幅度,在過去10年的英格蘭足壇乃至歐洲足壇無人可以匹敵。從結果論,美國投資人確立的經營原則,讓這家傳統豪門真正成為了現時豪門。與此同時,競技場上的成功,回過頭來又激發著各種收入的增長。

2011-2012賽季,是芬威控股利物浦的第一個完整賽季,從那個賽季開始,利物浦收入增長超過3倍,領先所有的英超俱樂部。2011-2012賽季,俱樂部收入1.69億英鎊,到了2018-2019賽季,俱樂部收入已經上升到5.33億英鎊,基本等同於曼城的收入。

相比芬威收購完成的時候,如今俱樂部比賽日收入從當時的4200萬英鎊增長了一倍。市場經營等商業收入,則從6400萬英鎊幾乎翻了3倍,達到了1.88億英鎊。

這種增長,讓利物浦和和曼城一樣,完全有可能挑戰曼聯在英國足球俱樂部收入排行榜上的歷史垄斷地位,而且有可能在本賽季就實現這樣的趕超。

克洛普給利物浦帶來了好成績。

疫情帶來的全球化打擊,讓利物浦的許多新增收入,無法在2019-2020賽季體現,也因為利物浦俱樂部的財報已經在5月31日關賬,許多收入只能在未來一個財年得以體現。

英國足壇收入第一的位置,究竟是曼城還是利物浦取而代之,需要等待一個更長的時間才能得出結論,不過曼聯從1991年至今,在整個英超時代都是英超收入老大的地位,估計難以保全。

足球財務專家,利物浦大學講師基倫·馬奎爾的評論是:“從商業角度而言,利物浦是一個非常性感的運動品牌。這是利物浦只用了8年時間,就能讓自己的商業營收翻三番的原因。”

俱樂部品牌效應如此,主教練克洛普,則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營銷积極因素,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接地氣、充滿熱情、談吐流暢、極富幽默感、有着人格魅力的個體。從營銷角度來講,他符合所有市場營銷者的最苛刻和最全面的要求。而在文化形象和符號方面,克洛普和這個俱樂部以及這個城市,也是完美的結合。

比賽日收入翻一倍,相關增長還是呈現良性尤其難得。一家職業體育俱樂部,主體收入往往分成三塊:媒體版權、比賽日(球票為主),以及市場營銷三大板塊。利物浦的比賽日收入方面,並沒有採納過於激進的類似新球場計劃,因為那肯定會讓俱樂部承擔6億到10億英鎊的資金壓力(以阿森納、熱刺為例)。

反倒是芬威利用自己在美國經營職業體育的經驗,採取了更謹慎的行為,通過擴容安菲爾德,以及強化貴賓招待來完成。利物浦季票價格增長並不多,沒有影響到大部分球迷的看球體驗,而更靈活的貴賓款待,以及球票網絡銷售全球化,保證了比賽日收入翻倍。

近年來利物浦在轉會市場上屢獲成功。

有分析者認為,如果沒有疫情打擊的話,利物浦有可能在本賽季實現聯賽和俱樂部收入雙榜登頂。俱樂部的很多新增收入,例如2019年奪取的歐冠、之後的世俱杯冠軍,在賬面上的體現會有所滯后。本賽季奪取30年來第一個頂級聯賽冠軍,會給利物浦帶來強勁的新增收入,這些增長也會到下一個財年才得以體現。

利物浦俱樂部的商業成功,還有一種體現,就是在轉會市場上精明:從2014-2015賽季開始,連續5個賽季,利物浦在球員交易方面都保持盈利,最終累計利潤超過3億英鎊——出售庫蒂尼奧、蘇亞雷斯這些球員,是利潤大增的重要原因,所以利物浦必須感謝巴薩這樣的交易對手。

整體經營思路的現代化,對“紅軍”復活,起到了關鍵作用。利物浦全面反超曼聯,甚至挑戰在歐洲乃至世界俱樂部序列中領先的皇馬和巴薩,可能都只是時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