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婭憑什麼能見證她們的出道?

薇婭最近有不少新動作:上了瑞麗五月刊的封面,還上了幾檔熱門綜藝。

瑞麗封面上的薇婭,穿着寶藍色禮服,眼神銳利,整個人氣場全開,顯然走的是御姐路線。

這一年,她風生水起,跨界野心全寫在了眉眼間。

但是,明顯也能看出:她的試水很謹慎,跟主播身份循序漸進。

去《嚮往的生活》,她直接把直播設備搬了過去,上《極限挑戰》,與鄧倫雷佳音進行直播battle。

她又帶着見證人的身份,出現在了《創造營2020》總決選的現場。 帶着練習生們一起表演,給她們打氣。

對於薇婭這樣的舉動,網上吐槽的不少:一個帶貨主播,憑什麼能當熱門團綜的成團夜見證人?

離但是,仔細捋一捋薇婭的事業線,就會發現,她跟娛樂圈淵源頗深。

曾經的薇婭,也有過女團的經歷。 19歲參加了《超級偶像》的選秀,拿了冠軍,與孫燕姿的公司環球唱片簽了約。 出道后遇到一些變故,組合里另一位女生去台灣發展了。

她又再次出發,簽約新的唱片公司,以女主唱身份,和兩個男生一起,組成“THP”組合出道了。

所以到現在,功底還在,她的唱跳很能打。 成團夜那段燃炸現場的舞蹈,就看得出來。

而時間進入2020,藉著直播的大勢,如今薇婭的流量,不比當紅小花低。 薇婭的粉絲有個昵稱,叫“薇婭的女人”。

薇婭能輕鬆get她們的需求,隨時調整直播間的產品,會和商家爭取更多福利,來滿足粉絲。 去年的“521薇婭粉絲節”,薇婭只送禮不賣貨。

她給粉絲們準備的福利都很超值:10萬份一元秒殺單品,還有機會免費開一年保時捷。

今年的薇婭感恩節,她選了1001位粉絲的願望發射太空,還專門選了支教老師小劉的願望,幫她實現。 幾年前,小劉去大涼山支教,給孩子們辦了次集體生日會。

她臨走時答應學生,畢業前再回來給他們辦一次。

小劉這個願望被薇婭選中后,她親自帶着薇婭的團隊,歷經15小時漫長車程,又爬了整整4個小時山路,才去幫孩子們圓了夢。

因為對家庭困難粉絲的關注,薇婭還堅持做助農活動,她後來長期幫助雲南省脫貧攻堅。

足夠寵粉的薇婭,給自己攢了很高的人氣:微博粉絲1000萬+,直播間粉絲2800萬+。 《創造營2020》的四大教練鹿晗、宋茜、吳亦凡和黃子韜都來過薇婭的直播間,毛不易教練也參加了521薇婭感恩節的直播演出。

不得不承認,薇婭是被時代選中的女人。

她的每一步,都踩得很准。

2016年,有淘寶小二打電話給她,問她願不願意做淘女郎,參与直播。 當時薇婭很爽快地接受了邀請。 剛開始直播時,直播間也就五千多人看,當時還不能賣貨,薇婭只和直播間的觀眾聊聊家常。 就過了三年,粉絲接連翻倍。去年“雙十一”,直播間人數超過了4000萬。

和名聲一起來的,是質疑。

有人說,給任何人薇婭這樣的流量,都有可能取代她。 事實真的如此嗎?

所有行業能到達金字塔尖的人,都有一些共同體質:比如勤奮,比如努力,比如運氣,這些,都是基本配置,但當擁有相同成功體質的人一起pk,還能成為頭部中的頭部,必然有更過人之處。 章子怡有個金句,同樣的運氣給你,你未必接得住。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直播帶貨是個風口,憑什麼薇婭就能成為“直播帶貨”行業的掌舵人?

首先,她眼光很毒。

梳理她幾次關鍵的選擇,都發生在30歲之前。 發現當藝人不適合自己,果斷轉換人生賽道:離開北京,去西安開服裝店。

網購火了之後,薇婭發現自家實體店受到不小衝擊,門面租金成本太高,衣服失去價格優勢,不如以前好賣。 她於是決定試水電商銷售,還親自上陣當了自家網店模特。

這為她後來轉型當淘寶主播提前做了很多準備,也贏得了時間。

而且,薇婭身上還具備創業者最基本的能力:吃苦。 這是很多心比手高的美女做不到的。一個美女,尤其還見識過娛樂圈的光環,很難再去俯下身子,躬身入局親手去做最小的事,但薇婭可以。

去西安開服裝店后,很快放下了明星架子,每天想的都是,怎麼賣好衣服。

把自家生意越做越大,同時開了七家店。 賺得最多的時候,一天就賺了40多萬。 她的業務能力強大到,嗓音粗都成了特色。 薇婭曾在直播間自嘲,聲音太粗像男生。

可聲音甜的美女主播,一撈一大把,有幾個能被記住? 薇婭聽起來有些厚實的嗓音,反而讓她有了標識性:一聽到聲音,就知道是薇婭。就連黃子韜和她直播時,都誇她聲音很特別。

無論多累,都堅持親自選品。

薇婭的選品工作十分複雜,涉及食品、服飾、美妝多個領域。

送到薇婭手上的產品,已經經過專業團隊的層層篩選,但是雷打不動的最後一關永遠是她。 她平均每晚要看50多種產品,最後能選中的,不過三四個。 這幾樣產品也不一定能上直播間,只能算領到號碼牌,專業團隊在開播前還會進行複審,如果不符合要求,立馬pass掉。

之前她推薦的一款國外品牌的口紅,很受歡迎,3秒就賣了兩萬支。 可運往國內時,第一批的部分口紅,內芯有損壞。 要是普通主播,可能會直接讓粉絲退換貨。

可薇婭卻主動去和品牌溝通,第一時間把新口紅全部補發給粉絲。

與其說薇婭是主播,不如說她更是一個女性創業者,她身上有非常鮮明的創業者特點:耐得住寂寞。

許知遠採訪薇婭,說從來沒有人看到過她的疲態:一天睡四個小時,甚至两天睡三個小時,是薇婭的生活常態。 她沒時間休息,有一次在床上從1數到5就坐了起來,繼續趕下一場直播。

每一天,小小的直播間都是通宵達旦,手機屏幕後面,主播薇婭只是最後一環,她的身後不僅站着五百多人的團隊,還有每天如同流水線一般來來往往的供應商,如果斷播,背後的生產線和產業鏈一定會亂了套。 所謂站在風口的中央,其實是日復一日枯燥的循環,是表面風光背後的不斷付出。

越是財富涌動的行業,競爭越慘烈,有時候,對手不是別人,只是自己。唯有不斷前進,才能完成超越。淘寶“直播一姐”的地位,是一場場做出來的,不是喊喊口號就行。 所以這可能是薇婭去《創造營2020》很有共鳴的原因。 最後出道的“硬糖少女303”, 她們和薇婭一樣,也是被時代選中的女孩。

最終成團夜排名前幾的选手,支持率已經過億,粉絲基礎很強大,可以說站上了粉絲經濟這個風口。 第三名的王藝瑾,從小就有不少支持者。

5歲就主持過山東台的《陽光快車道》,後來簽了嘉行新悅,還出演過熱播劇《少年派》。

排名第二的趙粵,剛開始的排名並不在出道位。

可她本就是SHN48的團員,參加節目前就有500多萬粉絲,後面支持率一路上升,高位出道,並不讓人意外。 而最後C位出道的希林娜依·高,2017年就參加過浙江衛視的《中國新歌聲》,拿下了那英組亞軍。

《創造瑩2020》新生代身上,有一種“敢,我有萬丈光芒”的能量。

為了能走上最後的成團花路,她們在一次次公演、一輪輪battle中,不斷嘗試新曲風、變換新的風格。 而薇婭也是一路乘風破浪,開啟了她的傳奇電商直播時代。

成團夜,她唱的那首《趁你還年輕》: “趁着年輕的風浪,跨過山海層巒的疊嶂……生就敢拼敢闖,敢迸發光芒萬丈,彗星地球相撞,不能改變,這份輕狂。

是唱給选手,也是唱給自己吧?

雖然在不斷地跨界,嘗試新的東西,但是她從來都沒丟掉自己作為女性創業者的初心。 很多人不懂,為啥薇婭一個月只休息一天,為了撈金至於這麼拚命嗎?

她不是差這點錢,而是想做到良性的循環。 薇婭就像一座橋,連接着粉絲和品牌。

粉絲滿意了,直播做大了,又會有更大的品牌跟她合作。

讓品牌更信賴,她才能更好地幫粉絲謀福利。 一個頭部主播的成長歷史,值得成為創造營女孩的榜樣和標杆,她也有資格見證“硬糖少女303”邁入演藝圈的第一步。

後浪與前浪,就是這樣在時代的節點碰撞出火花,不同時代的女性,也因為對初心與夢想的執著堅持,都成了舞台上最耀眼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