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菜游天下之川藏神山 從凈土中的風雪穿越格聶神山

海拔6204米的格聶神山被稱為四川第三高峰,長年隱藏群山曠野深處。

格聶之眼號稱“大地之眸”,籃球場般大小湖泊中央長出一圈水草,有如一隻大大眼眸凝視天宇。這裡是格聶景區七峰八壑的絕佳觀景點。

許多人途經四川號稱“世界高城”的理塘,只顧往南一路奔向稻城亞丁,該地段因久享盛名,旅遊全面開發,設施完備,遊人絡繹不絕。其實,離理塘縣城不遠,有一處近似隱世的秘境——格聶神山,孤絕而又無比聖潔,在當地越野穿越群組中以耳語訴說其神話般的美麗。

群山環繞格聶之眼,氣勢磅礴。

10月深秋時節,我們在成都雇了一名在此地區馳騁十餘年的資深越野車司機,5年前我們曾一同前往川西草原尋幽探秘,如今再度相約驅車去探索格聶神山這個神奇秘境。

由川入藏先朝覲仁康古屋

從成都到理塘,奔馳於著名景觀大道318國道,全程591公里,乘坐越野車可以早發晚至。理塘海拔4000米,隸屬四川甘孜州,縣轄面積1萬4352平方公里,相當於20個新加坡,人口僅7萬多。理塘縣城雖只是西陲邊疆小鎮,常作為前往稻城亞丁或入藏旅客歇腳站,但其文化內涵極其深厚,濃厚宗教氛圍在康南地區首屈一指。

鐵匠山埡口的冰雪世界,風光無限。

理塘縣城有康南第一寺長青春科爾寺,白塔公園等景點,若時間有限,應當把仁康古街當作必游首選。仁康古街是以“仁康古屋”為中心,環繞一圈近1000米的百年街道,串聯着許多名人故居、康巴人博物館、聖地青年書屋、藏香館等文化亮點。開越野車的劉師傅說,幾年前載兩名瑞士人到此古街,他們一見到牆壁上的歷史碑文,被千年文化沉澱震撼,馬上決定在此逗留两天。

仁康古屋是老街中心,也是靈魂所在。這座400年老房子乍看像一般藏區民居,破舊而不起眼,在康藏地區卻無比神聖,共有13位活佛先後誕生於此,包括第七世與第十世達賴喇嘛、蒙古國師三世哲布尊丹巴、五世嘉木樣活佛、七世帕巴拉活佛。當地藏族有一種說法,如果你途經理塘去西藏朝聖,若沒有朝拜仁康古屋,等於沒有真正到過西藏。

遊覽古街時大雪紛飛,不少藏民手持轉經筒繞仁康古屋念誦,雪花中構成虔誠而充滿詩意的畫面。古屋左側牆上鑲刻着六世達賴活佛倉央嘉措的詩作,其中最為人所知的是臨終前的詩歌:

潔白的仙鶴啊

請把雙翅借給我

不飛遙遠的地方

僅到理塘轉一轉就飛回

相傳倉央嘉措出家前的愛人是理塘姑娘,他被認證為轉世靈童后,幽居深宮,對當年摯愛終生難忘。人們在他去世后,根據這首遺詩,在理塘找到第七世達賴。至今,仁康古街入口仍以倉央嘉措詩歌為標誌,仙鶴的雕塑也幾乎無處不在。

充滿藏區風味的仁康百年古街。

我們伴隨着白雪、仙鶴、詩作和時斷時續的轉經聲,緩緩走完這段能讓人流連一生的古街。

風雪中穿越格聶神山

抵達理塘的當天夜裡便開始下雪,醒來屋外一片雪白,放牧的藏民驅趕氂牛到山坡吃草,黑白相間放牧圖充滿美感,但冒雪出發進山,卻是一段叫人惴惴不安的旅程。

格聶神山藏語名為呷瑪日巴,藏傳史書《紅史》和《青史》的記載里稱作“崗波貢嘎”或“崗波扎”,意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的凈土。它同屬理塘縣與巴塘縣,是兩縣界山,也臨近金沙江,與西藏諸山遙遙相對。以山系而言,海拔6204米的格聶神山被稱為四川第三高峰,但它不像“蜀山之王”貢嘎山與“蜀山之後”四姑娘山那麼廣為人知,長年隱藏群山曠野深處,即使在高城理塘也無法窺見其身影。

從理塘縣城驅車半小時,穿過大片高原牧場,便進入蜿蜒山道。下了12小時大雪,整個山區銀妝素裹,雪花紛飛中天地幾乎渾然難分,只有純粹黑白兩色,寒冷而又聖潔,不似人間,宛若天界。然而,在銀白世界行車,危機四伏,道路積雪崎嶇難行,一些路面更結了層薄冰,行駛在四五千米山崖,路邊毫無防護欄,一旦打滑失控,生死難卜。一路談笑風生的司機此時滿臉凝重,放慢速度,戰戰兢兢來到鐵匠山埡口。

仁康古街牆上倉央嘉措的詩作。

鐵匠山埡口是格聶南線穿越的第一個標誌性景觀,海拔4770米,翻越此山才算真正進入格聶神山範圍。居高四望,遠處雲霧瀰漫隱沒了神山,360度環繞的連綿山巒積着厚雪,眼前三座並排的金字塔形山峰乃充滿傳奇色彩的“鐵匠三兄弟”,捍衛着格聶女神,而埡口據說也是通往康南香巴拉的聖門。

“格聶之眼”與夜宿藏家

翻越鐵匠山埡口,盤山而下,景觀又是一變,先是積雪如聖誕樹的松林,漸漸出現綠樹草甸,溪邊牛馬成群,抵達格聶第一村——日戈村。日戈村藏語意為“大山的門”,這裡是進入格聶神山的必經之路,日戈村的多吉巴臣既是地名也是守門天神,守衛格聶仙界的山門。這時大雪停歇,藍天漸露,天際線現出格聶神山雄姿,村口幾位老人手執轉經筒,虔誠望着似近還遠的巍峨雪峰。

沿着河谷泥濘土路前行,顛簸間到達傳聞中的深山秘境乃干多村,經一番探詢尋得“格聶之眼”入口處,卻是一條陡急上坡土路,狹窄而多彎道,僅能靠大馬力越野車穿通。從山頂俯瞰乃干多村,兩山間河溪川流而過,金秋時節青稞田金黃一片,30多戶民居散布其間,村口矗立一列白塔,整體感覺優美而祥和,完全符合牧歌似生活想象。

山頂地勢平緩,有大片高原草甸,草甸中央便是越野俠客口耳相傳的秘境——格聶之眼。格聶之眼號稱“大地之眸”,籃球場般大小湖泊中央長出一圈水草,有如一隻大大眼眸凝視天宇。這裡是格聶景區七峰八壑的絕佳觀景點,剛氣喘吁吁走到湖畔,只見一抹藍色天光掩映湖中,仿若一隻能洞穿世間的藍色眼眸;移步對岸,格聶、肖扎、喀麥隆等七座神山排列眼前,氣勢恢宏,簡直攝人心魂。草甸四周由冷龍、熱梯、庫日等八條溝壑圍繞,感覺自己就在一朵碩大蓮花中央。大家忘情地取景攝影,有時就靜坐湖畔默觀湖中天光雲彩的萬般變幻,時間彷彿靜止了,山水的壯美秀麗,心靈的澄凈安詳,恐怕稻城亞丁勝景都無法比擬。

山水間流連太久,天色漸暗,下山來已無法趕至鄉鎮,只好就近在乃干多村尋找住宿。我們直奔村委會向村長求助,他熱情安排我們入住一藏家。接待的是名叫明珠卓瑪的年輕母親,她懷抱8個月大女嬰,手牽兩歲小男孩,大廳與小卧室共四張床。準備晚餐時發現村裡物資短缺,屋裡只有白米與田裡剛挖出的一袋馬鈴薯,我們便親自下廚,削馬鈴薯配搭自備的肉乾下鍋悶煮,將就吃了晚餐。

天黑了,屋外陣陣鈴鐺聲,放牧的牛馬歸來,牛哞馬嘶喧鬧。萬籟俱寂時,寒氣襲人,屋頂繁星萬點,璀璨銀河低垂,擁蓋兩層棉被入眠,在這神山腳下的村莊度過了難忘一夜。

冷谷寺的美麗穿越

天明告別明珠卓瑪一家,繼續往格聶神山深處穿越。村口白塔與格聶神山諸峰遙遙相對,當地藏民心中,格聶神山不僅僅是一座山,它名列藏傳佛教24座神山之一,也是和喜馬拉雅山並稱的勝樂金剛的聖地。1877年,英國探險家威廉吉爾(William Gill)在四川山區環行400英里,當他看到格聶神山後寫道:“沒有任何詞語可以形容這座高大的山峰,在這裏,旅行者可以體會到藏族人民的心情,以及為何他們把她稱之為聖山……”

其實,上世紀60年代318國道通車前,格聶這條山道曾是馬幫絡繹於途的千年茶馬驛道,而見證這段繁華歷史的應是格聶與肖扎兩座神山之間的冷谷寺。

背倚巍峨大山的冷谷寺,氣象萬千。

我們沿熱地曲河谷行駛,溪流翠綠而清澈,山坡樹林青黃交錯,犹如十里油畫長卷。出了河谷便是冷達牧場,景觀變得開闊,由此拐彎進入另一段山道,站立高地眺望,金色草甸與大小沼澤構成斑斕圖案,人稱此處為虎皮壩。虎皮壩盡頭是座險峻大山,山腳下則是一列金光燦燦的屋宇——冷谷寺。

藏民稱冷谷寺為“格聶神山的心臟”,1164年噶舉派第一世噶瑪巴·都松欽巴尊者在此創建了冷谷寺,為藏區三大苦修聖地之一,舊寺已經廢置,而新寺仍在修建階段。站在寺廟大門眺望虎皮壩與遠山,顏色多層次,景色非常壯觀,大殿里正舉行法會,近百喇嘛演奏多種樂器念誦,經懺聲繞樑迴旋。

在大殿外巧遇甘孜州旅遊局官員,他們正在勘察此地旅遊開發的前景,並告知前往巴塘路段因連日大雪,路面損毀,車輛無法穿行,勸我們折返理塘。自進入格聶山區,大部分地區為通訊盲區,信號不通,導航失效,若冒險前行,一旦車陷險境,恐怕求救無門。於是大家決定折返,爭取午後出山。

此時天空放晴,多日積雪開始消融,藍天下景緻全然改觀。行至鐵匠山埡口,隱沒的七座神山環列眼前,或平緩或尖削或陡峻,與周圍染白的山巒與雪原,組成讓人如痴如醉的神仙境界。

翻過山,出了聖地之門,氂牛、帳篷、木屋、柏油路逐一顯現,我們於是回到了人間。此後紅塵無涯,心中將永遠藏存一座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