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到底寫給誰看

“教育筆記抄了一大堆,內容並沒記住多少”“為了應付檢查,突擊‘補本’的現象,始終禁而未絕”“本子上‘滿噹噹’,腦袋裡‘空蕩蕩’”……在基層調研,談起思想政治教育,官兵們“吐槽”最多的,常常是教育筆記。

大課小課記筆記、教育檢查看筆記、休假歸來補筆記……對部分單位而言,似乎只有讓官兵抄寫了筆記,才意味着教育落到了實處。對此,有官兵調侃:“課不在聽,抄上就行;理不必懂,工整就靈。”也有人心生疑惑:“教育筆記,到底是寫給誰看的?”

俗話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筆記,原意為“隨筆記錄”,就教育而言,是指聽課、聽報告、讀書時所作的記錄。教育筆記是記憶能力的延伸,是人腦有效的知識外存儲器。由此看來,教育筆記,當然是受教育者寫給自己看的。

然而,在實際工作中,由於教育效果不易量化,一些黨委機關在檢查基層教育時,往往選擇最省力的方法:查看教育筆記。於是,下面為了應付檢查、迎合上級,舍本逐末,把力氣花在做表面文章上。有的基層官兵甚至形成一種“印象”:教育就是抄筆記。這樣的教育筆記,顯然又不是受教育者寫給自己看的。

教育筆記之所以在一些單位、一些官兵中“異化”,說到底是犯了脫離主體、本末倒置的錯誤,忽略了“外因必須通過內因起作用”這個基本道理。如此一來,導致個別單位在教育落實過程中只強調“走筆”,不注重“走心”。

初衷和結果相悖,在基層政治教育其他方面亦有體現。例如談心交心,其本意是增進溝通理解、和諧內部關係。然而一些單位為“增進溝通”,給幹部骨幹製作了精美的“談心記錄本”,設置了正規的“談心談話室”,甚至為談心次數規定指標,無形中給官兵增加了負擔,讓談心成了“例行公事”,其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任何事物、任何工作、任何活動,都要通過一定形式來體現其內容,但不能舍本逐末。教育筆記是如此,談心交心也是如此,部隊各項建設也是這個理兒。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回答好“筆記到底寫給誰看”的問題,關鍵還得領導帶頭、機關垂範,真正樹立起以實績而不是痕迹作為考核評價的導向,把基層官兵從一些無謂的事務中解脫出來。同時,還應強化服務基層理念,真正弄明白“依靠誰、為了誰”,帶着對官兵的深厚感情做工作,把“基層至上、士兵第一”落到實處。

(作者單位:北部戰區陸軍政工保障室)

本文源自中國青年報客戶端。閱讀更多精彩資訊,請下載中國青年報客戶端(http://app.cyol.com)

來源:解放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