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推開家門,往裡望瞭望,靜悄悄的。 走上前去,坐於中堂椅的一側,扶手邊的位子空蕩蕩的。 起身從櫥櫃拿出兩個布滿灰塵的杯子擦洗乾淨,掏出酒壺將其中一隻斟滿。 “爸,你留給我的私家車太舊,已經換了新的了,四驅的,開着很穩。” ”嘿嘿,你常去那家麻將鋪關啦,你以前那些牌友現在街上遇到都問我你身

男人推開家門,往裡望瞭望,靜悄悄的。走上前去,坐於中堂椅的一側,扶手邊的位子空蕩蕩的。起身從櫥櫃拿出兩個布滿灰塵的杯子擦洗乾淨,掏出酒壺將其中一隻斟滿。“爸,你留給我的私家車太舊,已經換了新的了,四驅的,開着很穩。””嘿嘿,你常去那家麻將鋪關啦,你以前那些牌友現在街上遇到都問我你身

北地侯v添興
1593749000

{“rich_content”:{“text”:”男人推開家門,往裡望瞭望,靜悄悄的。\n\n走上前去,坐於中堂椅的一側,扶手邊的位子空蕩蕩的。\n\n起身從櫥櫃拿出兩個布滿灰塵的杯子擦洗乾淨,掏出酒壺將其中一隻斟滿。\n\n\n“爸,你留給我的私家車太舊,已經換了新的了,四驅的,開着很穩。”\n\n”嘿嘿,你常去那家麻將鋪關啦,你以前那些牌友現在街上遇到都問我你身體好不好啊。“\n\n”弟弟現在過的很好,小子考上了一所好大學,錢我每個月都寄給他,每頓肉包子能吃倆。“\n\n“我在廣東找了很多年,總算是找到陳阿姨母女了,陳阿姨跟一個司機結婚了,姓李,人挺好的你放心。”\n\n“妹妹隨李先生姓,長的和你很像,可惜沒讀書了,現在在一家西餐廳打雜,我給她錢,她不收,我叫她一聲妹妹,她不應。唉別傷心,快端杯子咱爺倆走一個。”\n\n男人端起杯子一飲而盡。\n\n“你放心吧,媽她已經不恨你啦,其他的她讓我別和你多說,她不想讓你知道。”\n\n“還記不記得菡菡,對,就是那個笑起來門牙很大的那個,我要同她結婚了,就住在城東去年新買的套房裡。“\n\n“來,給你看看我買的戒指,挺大的吧?哎呀別說貴不貴,爸你俗不俗呀。”\n\n“高興吧?你兒子終於要結婚啦,以後也能算得上是一個男人啦,爸你怎麼不說話,爸你說說話呀。”\n\n話說到這,男人已經喝高了,望住天花板,嘴裏不停呢喃着。\n\n”爸,你倒是說說話呀。“\n\n過後良久,男人起身。\n\n”喏,給你帶了兩包你最愛抽的灰狼,放這了。“\n\n說罷男人轉身便走,沒有回頭,不敢回頭。\n\n砰的一聲門關上了,只餘一間空蕩蕩的屋子。”,”spans”:[]},”images”:[{“web_uri”:”tos-cn-i-0022/fcd419f6f210402997bfc2eeeedc8dca”,”width”:600,”height”:388,”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21760″}},{“web_uri”:”tos-cn-i-0022/c5a45c0d708c4bc29f2a7a04948e33e9″,”width”:362,”height”:640,”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29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