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島戰役打響前,40軍的參謀長受傷,是敵特打的,還是自傷?

海南島戰役打響前,40軍的參謀長受傷,是敵特打的,還是自傷?

在黑土地上,旋風部隊40軍有三大金剛,118師師長鄧岳,119師師長徐國夫,120師寧賢文。

而寧賢文是第一個成為軍級幹部的,可是,1955年授銜時,後來提拔的鄧岳和徐國夫授少將,而寧賢文授大校軍銜,1962年授少將軍銜。

據說,寧賢文與海南島戰役前的一次受傷有關。

寧賢文(1913-1994)湖北省大悟縣人。一九二九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一九三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曾於一九三三年由團轉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軍教導大隊文書,獨立師三團一營連文書,紅四方面軍交通大隊排長,四川省委交通隊隊長。

抗日戰爭時期,任一二九師隨營學校科長,冀南軍區教導大隊隊長,特務團團長,東北野戰軍三縱隊八師師長。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參謀長,高級防空學校(今空軍雷達學院)校長,湖南省公安總隊總隊長兼政治委員。一九六二年晉陞為少將軍銜。

在海南島戰役分期分批偷渡后,再到大規模的渡海作戰前,他突然受傷了。

一天晚上,40軍偵察科長鄭需凡聽到外邊有人喊叫,趕緊跑出去,見40軍參謀長寧賢文坐在地上,抱着腳說特務把他打傷了,可光光的沙灘,亮亮的月亮,哪有特務的影子?

隨後,保衛部長找寧賢文的警衛員談話,警衛員說我可以保證首長不是被特務打傷,可我不能保證首長自已打傷自已——我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拿石頭砸自已的腳呀?

關於其自傷有兩種說法,一是自已有意為之,一是純屬誤傷。

究竟是哪一種,各有說法。有人說是屬於前者,因為寧賢文自傷當時就被查實,目的是想逃避解放海南的惡戰。

一開始韓先楚還不相信這事,查實后,他鐵青着臉,一聲不吭。

結果,寧賢文最後被撤了40軍參謀長的職務。

在布置攻島行動中,要汲取金門島戰役中3個團進攻部隊中,沒有一個師級幹部協調的教訓,所以,上級指示:第一撥登島部隊軍指揮班子必須上去。

這意味着韓先楚也在第一撥中。

當韓先楚軍長在挑選第一撥登島人選時,場面非常有意思。

韓先楚把眼睛掃到哪裡,那裡的人就把腦袋低下來,迴避他的目光。很明顯,一些人不想第一撥上去。

因為海南島是解放戰爭的最後一仗了,全國解放了,誰不想活到最後。

1949年10月的金門島戰鬥,第一撥上去的一個都沒回來,這種陰影不可能不影響海南島作戰。

沒人報名,韓先楚第一個報。

1950年4月16日,海南島戰役開始,第一撥上船登島的軍事主官就是韓先楚。

可是,登船時,有的幹部說忘帶了東西,有的說下去上個廁所,船發了,也不見他們回來。

不過,等到海南全境解放后,大家都在拍紀念照時,原來沒登島的全上去了,密密麻麻站了很多人。

為此,韓先楚非常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