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體力學家童秉綱院士逝世,系航空航天及國防事業“幕後英雄”

據中國科學院大學訃告,中國科學院院士、我國著名流體力學家、該校教授童秉綱,因病醫治無效,於7月9日13時在京逝世,享年93歲。根據其遺願及家屬意願,在疫情期間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和弔唁活動。

南都記者了解到,童秉綱曾協助錢學森建立起國科大近代力學系的教學體系,是我國近代力學的奠基人之一,也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批博士生導師,曾培養出中科院院士陸夕雲等多位專家。他在上世紀60年代主編的《理論力學》教材,至今已更新到了第8版,參編的《非定常流與渦運動》《氣體動力學》等書在學界享有盛譽。

他的研究,為國家航天工程、偵察衛星及導彈等國防科技成果提供了理論支持,堪稱我國航空航天與國防事業的“幕後英雄”,卻從未居功自傲,晚年仍像普通教員一樣,每天攜着公文包準時出現在實驗室。

童秉綱。(圖片來源:中國科學院大學)

曾是錢學森幫手,56歲接班系主任

1927年9月28日,童秉綱出生在今江蘇省張家港市,早年家境殷實,后在戰亂中逃至宜興,家道中落。在江陰私立梁豐中學(今江蘇省梁豐高級中學)讀書時,他立志成為著名教授,因此比他人更為刻苦,1946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免收學雜費的國立中央大學机械工程系,即現在的南京大學。

1950年大學畢業后,童秉綱被分配至今天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力學專業讀師資研究生,3年學成后留校,以26歲之齡在哈工大主持創建了全國首個理論力學教研室,並自任主任和講師。

任教5年,他結合自身經驗,完全脫離蘇聯框架,編成了《理論力學》講義,1961年正式出版。如今,這部教材已更新到了第8版,其間多次獲得優秀教材獎,2003年還被評為高等教育出版社“百部精品教材”之一。

1961年,童秉綱調職新成立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北京),協助近代力學系主任錢學森建設教學體系,也在他的影響下接觸了空氣動力學研究領域,並將自己的理論研究成果應用於航空航天及國防事業,為我國偵察衛星、反導彈、洲際導彈等戰術、戰略導彈的研製提供了理論支持,曾因此獲得國防科委科技成果獎、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二等獎。

1980年代后,童秉綱成為中國空氣動力學會副會長、副理事長,1983年接任國科大近代力學系主任一職,此後科研成果頻出。

童秉綱26歲在哈工大成為全國首個理論力學教研室主任。

據中國科學院介紹,他曾結合國家航天工程的需要,率先在非定常空氣動力學領域開拓和發展了一套從低速直到高超聲速的動導數計算方法;上世紀80年代赴美、加訪學歸來后,建立了模擬魚類運動的“三維波動板理論”,被視為學科領域內當時最重要的進展之一。此外,他還發展了以有限元方法為主體的計算氣動熱力學,在鈍體尾跡的渦運動機理、可壓縮性旋渦流動結構、二維渦方法等研究領域均取得了重要突破。

為國培養出院士,晚年撰文談科研評價

1981年,童秉綱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評為第一批博士生導師,這意味着他的學術生涯延長了10年,可以干到70歲再退休。他後來的研究和教學生涯轉至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為中國科學院大學),並一直工作到耄耋之年。1997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他培養的學生中,有許多成長為力學專家,其中還包括中國科學院院士陸夕雲。此前陸夕雲曾公開回憶,在他讀研究生時,導師童秉綱就帶他參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進入學科中最前沿的課題領域,言傳身教。“童先生總說‘道德文章,道德在前、文章在後’,做人做學問都很重要。”而“法乎其上,得乎其中”這八個字,是他留給自己最大的精神財富。

晚年的童秉綱仍像普通教員一樣,每天攜着公文包準時出現在實驗室,也一直關心學科建設和學術界的動態。

2011年,他曾與中國科學院院士張涵信、周恆聯名撰文,在當年8月3日的《科學時報》上發表,詳論科研成果的評價標準。他們寫道,針對不同學科和不同問題,其合理的評價方法可能並不相同,譬如在流體力學領域,就不能簡單地以文章數量及所刊登刊物的影響因子等作為主要評價標準,而應聚焦於是否真能解決問題、正確認識和預測實際存在的重要自然現象等。“真正好的成果,只能是那些能經得起考驗、在解決實際問題上確能發揮作用的成果。”該文一出,曾經震動國內學界。

據2019年中國科協“老科學家學術成長資料採集工程”發布的成果,回顧自己的一生,童秉綱用十六個字進行了總結:“逆境很長、服務很多、很晚創業、小有成就。”

童秉綱去世后,中國科學院大學發文緬懷稱,他一生虛懷若谷、淡泊名利、不畏曲折、真誠坦蕩、治學嚴謹,堪為師者典範和學者楷模。

采寫:南都記者 侯婧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