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信科技CEO朱明傑:工程師“紅利”時代來臨丨億歐專訪

近日,《Towards a new generation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China》(簡稱“AI in China”)在《Nature》上發表,同時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科技創新全體會議上正式對外發布,這是關於中國人工智能全景的論文首次出現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而氪信科技CEO朱明傑作為第一作者之一,負責從金融的角度闡釋中國人工智能的發展和願景。

朱明傑告訴億歐,這篇論文能夠在頂級期刊上發表,最主要的原因是打破了歐美對中國AI 的固有認知,中國在AI的個別領域已具有相當強勁的競爭力,不久的將來,中國將進入第一梯隊和美國競爭。

相較於其他人工智能企業,氪信科技可謂是一股“清流”,2015年創辦,2018年便開始盈利,而大多同類企業在同期依舊需要投資機構的“餵養”。除此之外,氪信科技的客戶續約率高達100%,深得信任。氪信是如何做到創辦兩年即開始盈利的?迥然不同的優異表現建立在朱明傑對現有產業規律的理解和對AI商業化落地的深刻思考上。

人工智能企業需要“好”顧客

與其他行業不同,大多數人工智能企業都以“倒T”戰略崛起。何為“倒T”?簡單地說就是倒金字塔結構,先與業內的頭部企業合作,樹立標杆案例后,拓展同行業的其他企業就會較為順利。

朱明傑表示:“這是人工智能企業獨有的發展模式,因為它是一種新技術,AI技術是不能超脫於場景獨立存在的。AI的技術平台本身像‘電動機’,要根據不同應用需求封裝成洗衣機、冰箱,才能為大家所用。所以要用‘AI+場景’的模式驅動行業的‘輪子’轉起來,提升生產效率。而且產品的最終形態在沒有檢驗之前沒辦法描繪,需要具體場景去定義產品,事實上客戶承擔了很大一部分‘產品經理’的角色。”

換句話說,人工智能企業的發展需要同具體場景緊密結合,而最了解場景需求的就是客戶本身。這意味着人工智能的發展對客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客戶有了更高的門檻。

好”顧客不僅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更需要有創新意識,嘗試新的東西,幫助人工智能企業一起定義產品。然而優秀的顧客卻不是天下掉下來,知道場景需求只要了解這個場景就可以,但是創新意識卻需要“培養”和“教育”。

目前來看,傳統行業對於人工智能技術的價值和作用了解遠遠不夠。人工智能領域的”市場教育”應該面向客戶,讓客戶從認知層面承認人工智能的價值,才能讓AI企業獲得更大的生存空間。

對於AI來說,傳統行業的客戶只有理解行業痛點,正確了解人工智能可以為企業創造的價值,才有驅動力去創新,去和人工智能企業共生髮展。

做回企業的“本質”

對企業的普遍定義是:以盈利為目的、運用各種生產要素,向市場提供商品和服務、實行自助經營、自負盈虧、獨立核算的法人或其他社會經濟組織。而企業的本質在於實現社會經濟資源的優化配置,降低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

然而,資本泡沫時,很多To B、To C的企業背離了企業的信條,不但做不到合理配置社會經濟資源,甚至是浪費,反而提升了成本,提供了很多沒有實用性的產品或服務。

就朱明傑的觀點而言,他認為一個“合格”的企業需要做到創造經濟價值、創造社會價值。

首先是創造經濟價值。回歸到2016年,朱明傑剛創業時就說過“真AI只能用錢表達。”一個合格的企業需要可持續健康的發展模式,能否“盈利”雖然不是判斷企業的絕對標杆,但絕對是一個重要因素,從一定程度上,反應了該企業的商業模式是否適應時代潮流,是否合理配置了社會資源。

創造經濟價值的具體表現是培養企業的自我造血能力。因為人工智能企業“倒T”發展模式的特殊性,很多企業往往缺乏獨立自主的能力,然而只有通過市場考驗,自己創造流動的“血脈”,才有可能面對日新月異的市場環境。例如氪信科技,早年深耕在金融領域,現在也在物流、新零售等領域做出了新的嘗試。正如朱明傑所說的,他從不把氪信科技定義為金融科技公司,它應該是“智能決策”公司。

此外,企業應該創造社會價值。一方面,人工企業需要利用自己的產品和服務,給產業賦能,使其更加智能化,便利老百姓的生活,為中國的社會建設添磚加瓦;另一方面,企業在獲得自身經濟利益的同時,也應擔負起一定的社會責任,承擔時代賦予人工智能企業的重擔。

對於如何回歸企業的“本質”,朱明傑給了兩個方向:第一點,摒棄”唯技術論“,回歸市場導向和以客戶需求為中心;第二點是形成從技術創新到產品化的迭代閉環,在經驗中沉澱算法和模型。

針對第一點而言,科技企業初期易走入的誤區是在技術導向的驅使下“閉門造車”,而部分忽略了市場和“用戶”的需求。朱明傑表示:“技術不是不重要,但是作為人工智能企業需要以‘用戶’為中心,以‘為用戶產生價值’為優先級,這一點AI企業做的還遠遠不夠。”

第二點是氪信科技經過近些年的探究實踐摸索出的AI產品化閉環:先用”AI技術+場景需求“ 去做技術創新的場景,如果被證明有足夠大的價值,再通過強大的工程化能力形成產品方案,推廣到更大的市場上,形成從技術創新到商業落地的閉環。

“我認為氪信科技的一個核心競爭力就是AI技術能力和產業需求的融合。我們從項目和解決方案中去沉澱一些通用型的算法框架和模型,將它打磨成我們的產品。”朱明傑說。

雖然不同行業的訴求不同,但是它們的底層邏輯是類似的,都是做大量的數據處理,提供一個“智能決策”的解決方案。只有提升AI產品化能力,在發展過程中不斷凝聚共性,提高自身產品的遷移能力,才能同更多的行業和場景緊密結合,不斷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工程師紅利時代來臨

中國人口紅利逐漸消退,我們將要迎來的是工程師紅利時代。有人預測,下一個時代是人工智能時代,這意味着工程師將成為繼“勞動人口”之後推動中國發展的新力量。

和其他國家相比,中國工程師的數量和質量都有相當的優勢,具體表現在,現有科創板上市企業的創始人中60%有工程師背景,員工中工程師佔比高到35%。對於人工智能公司來說,如果CEO不是技術出生,基本不可能創業成功,這是全球皆準的規律。

朱明傑表示:“工程師創業很具有凝聚力,能夠籠絡技術人才。除此之外,他們也了解技術的邊界在哪裡,如果不了解這是什麼東西,何談了解市場?”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人工智能對企業領導人和員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懂技術”已經成為標配。

如何挖掘中國的工程師紅利?朱明傑認為在AI領域,應該創造健康公平的市場環境,鼓勵更多的AI人才去經受市場的打磨、投身於人工智能產業化落地,通過聯盟和合作,縮短工程師和企業家的距離。由朱明傑牽頭成立的AI青年科學家聯盟推出的“A班計劃”和本屆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推出的雲帆獎計劃就是很好的範例,通過挖掘全球最具潛力的AI青年,為中國AI源源不斷地輸送人才。

“中國AI面臨的問題是世界級的,它的解法也一定是世界級的。中國年輕的AI科學家有責任向世界發出中國的聲音。”朱明傑說。

除此之外,朱明傑也指出中國將會更加重視培養“本土”AI工程師。將來,越來越多的國際人才也會加入中國AI發展的新進程。

“人工智能”風頭正盛,但氪信科技CEO朱明傑卻給了我們一些冷思考,作為人工智能企業的本質是什麼?人工智能企業發展需要怎樣的條件?中國AI產業發展的優勢在哪裡?風口是一時的,如何利用AI技術創造價值,回歸企業本質,成長為世界級的科技公司,才是當下的人工智能企業最需要做的。氪信科技從創立至今一直堅持AI落地導向,並且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