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和閨蜜通宵打完麻將,兩人準備休息到下午繼續再戰。 剛進入夢鄉不久,這廝猛一下坐起來,說:“我戒指不見了。” 急得我趕緊和她到處找,誰知這貨又來句:“等會,別忙,好像是做夢。” 這樣的二貨閨蜜,我也是服了你了!‍‍‍‍ 我回到家,哭着對老媽說:“嗚嗚,媽,我被公司開除了!” 老媽忙問:“為

有次和閨蜜通宵打完麻將,兩人準備休息到下午繼續再戰。剛進入夢鄉不久,這廝猛一下坐起來,說:“我戒指不見了。”急得我趕緊和她到處找,誰知這貨又來句:“等會,別忙,好像是做夢。”這樣的二貨閨蜜,我也是服了你了!‍‍‍‍ 我回到家,哭着對老媽說:“嗚嗚,媽,我被公司開除了!”老媽忙問:“為

時尚的可兒
1593627615

有次和閨蜜通宵打完麻將,兩人準備休息到下午繼續再戰。剛進入夢鄉不久,這廝猛一下坐起來,說:“我戒指不見了。”急得我趕緊和她到處找,誰知這貨又來句:“等會,別忙,好像是做夢。”這樣的二貨閨蜜,我也是服了你了!‍‍‍‍ 我回到家,哭着對老媽說:“嗚嗚,媽,我被公司開除了!”老媽忙問:“為啥呀,孩子!”我無奈的說:“早上女領導素顏來公司上班,我就說了一句:‘喂,新來的臭逼,給我倒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