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景公的麻將式御人之術

中國有三種國粹,傳承千年不衰,一為象棋,二為圍棋,三為麻將。象棋之勢,雖有將帥兵卒,你來我往,非來即往,程序簡單,規則明確,操盤者皆為對陣雙方而已。圍棋之勢,則如戰場,千軍萬馬,衝殺砍刺,棋子無貴賤,一着之失,決勝千里,操盤者需有戰場思維。麻將之勢,在於排陣,在於糊牌,幾種花色,即便瀕臨絕境之際,一枚孤子,亦能拯救滿盤格局,即至戰場中途,亦能將手中之麻將重新洗牌,換一種花色,且能奪取主動權。

晉景公是晉文公的孫子,晉成公的兒子,前面三代君主,可謂各有千秋,但天下局勢詭譎,西秦東齊南楚,皆虎視眈眈。三軍六卿之士,把持朝政,時有不臣之心。晉景公手中之牌,沒有大小之分,卻有強弱之態。中原地界,鄭宋衛魯,陳蔡許曹,皆各在一桌,表面上打的是和諧牌,暗地里大家都在使壞,但小國勢弱,皆憑大國之力,馳騁戰場,對晉國而言,不足為患。是選對家,還是選側門,晉景公門清。

在邲之戰中,晉景公將矛頭對準楚國,三軍六卿中的荀氏、趙氏、郤氏、欒氏、先氏、韓氏等出陣,這幫戰將雖比不得當年晉文公全盛時期,好歹繼承晉國軍力,卻也不輸於天下列侯。晉景公本來是想要扶持一把身旁的小弟鄭國的,結果鄭國沒認識到晉景公好意,被對家楚國所征服,調轉槍口,跟楚國打了一出團圓牌,直打得晉國手足無措,一輪牌下來,晉景公損兵折將,撤兵歸國,審時度勢,將牌卓搬回朝堂之上。

邲之戰的敗局,對晉國力量雖有折損,但晉景公以兵敗之由,開始重整朝綱,開啟對三軍六卿的洗牌運動,荀林父作為主將,經此一役,威信大掃。先克作為主戰派,是邲之戰的倡議者,因擔心晉景公之清算,逃亡翟國。晉景公樂得其見,便將先克家族屠滅,歷經四代君主的先克家族,自此在晉國銷聲匿跡。後來,趙氏孤兒所引發的重大事件,晉景公對趙氏家族進行削弱,經此兩次洗牌,三軍六卿雖然與國君之間仍有權力爭奪,但在晉靈公、晉成公時期幾乎喪失的主動權,卻被晉景公奪回,晉景公有更多的精力,對準國外的敵人們。

楚國自從在邲之戰中掌握好牌后,晉國就暫時不能與楚國相抗,在國內洗牌三軍六卿權力圈層后,開始北方的齊國開始下手。齊國這個諸侯國,自從齊桓公死後,公子奪權,內亂不止,齊國就一直在衰敗期,基本上靠着當年齊桓公的餘威,在中原中佔得一席之地。晉國在鞌之戰中戰勝齊國,晉景公終於在牌桌上贏得重要地位,在中原諸侯們眼中,齊國好歹也算是傳統強國,當年晉文公也沒有在齊國身上佔過什麼好處,雖說當年晉文公與齊國本有淵源,因此而晉齊並未開戰,而晉景公在中原諸侯中,拿齊國開刀,顯然也是要向中原諸侯們展示肌肉,即便打不過楚國,教訓齊國尚且如此,要教訓小諸侯們,更是不在話下了。

中原格局確定后,晉景公的目光再次朝向楚國,但晉景公並未與楚國正面開戰,而是採取迂迴路線,開始扶持楚國鄰居吳國,為吳國送去了中原文化和中原軍事,暗中慫恿其在楚國背後搞事。晉楚稱霸的後半段,楚國費勁心力,抵禦吳國的偷襲和進攻,北進中原之勢被大為削弱,想要碰、杠對面晉國的牌,便是相當之難,要是糊的話就更無可能了。晉景公這個舉措,可謂是將楚國北進中原的決心徹底澆滅,中原小諸侯們也便迎得了少有的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