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球員的小技術,為什麼遠超中國球員?

“這群日本小孩的技術真是紮實啊!”在第二屆YICC青少年國際足球挑戰杯的現場,旁邊上海上港U15球員的家長如此說道。

其實不僅僅是在青少年足球比賽中,在世界杯、歐洲五大聯賽、甚至業餘比賽中,日本球員的小技術,下限都非常高。

即便對陣天才雲集的比利時,日本球員在技術上也不落下風

兩年前我代表肆客體育參加歐迅杯五人制的比賽,碰上了同組的日本日立公司員工隊,他們雖然身體素質並不突出,但基本功都要比絕大多數中國參賽者好。

小技術好、基本功紮實,成為幾乎所有日本踢球者共同的特點。

這裏牽扯到一個問題:在職業足球層面,為什麼一樣的訓練年限、一樣都是黃種人,日本球員的技術就是普遍要比中國球員好呢?當然,中國也有一些技術精湛的球員,但如果算平均水平的話,中國則要落後不少。

在全程報道YICC賽事期間,我詢問了多位資深人士,得到了一些啟發。

【同一套大綱,同一個標準】

S.T.FC本田圭佑足校的主教練廣瀨太郎認為:“早在幾十年前,我們就設計了一套技術標準,隊友離我多少米該怎麼傳,都是有明確規定的。”

的確,在YICC賽場上,我們看日本球隊的比賽都有兩個感覺:日本小球員的基本功動作,幾乎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無論接短傳還是長傳,日本球員幾乎不會失誤,動作相當標準。

相比之下,中國小球員的姿勢差異較大,在正常逼搶下停球精度普遍不高,失誤率也明顯更高。

換句話說,日本球員的技術訓練,是合格率較高的工業標準化流程。而現今中國球員的技術訓練,則更像是手工作坊式的流程,產品參差不齊。

日本足球的這種技術標準化,始於上世紀60年代。

在那之前,日本教練更加註重精神層面,“只在乎是否擁有毅力與勇氣完成超乎肉體極限的大運動量訓練”。其代表人物就是被稱為“魔鬼監督”的工藤孝一。這種武道體育文化,培養了一群技術一般、鬥志高昂的拚命三郎。

直到德國傳奇教練克萊默的到來,改變了這一點。

日本足球教父克萊默

克萊默曾帶領拜仁慕尼黑奪得1975年和1976年歐洲冠軍杯冠軍,但1960年受邀前往日本“支教”時,他還只是默默無聞的德國杜伊斯堡體育學院主任教練,但就是這位身高1米61的“球場上的拿破侖”,後來成了日本足球教父。

克萊默創立了著名的“克萊默教義”,教義中明確規定,要建立教練員培養體制、充實教練員組織,要求教練員必須嚴格按照課程安排,進行定期集訓,同時,確定統一教練體系,確保梯隊指導一貫性。

克萊默離開日本時提的“克萊默教義”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貫徹,但是他的一位好友——岩谷俊夫繼承了他的衣缽。這位技術型球員堅持在《每日新聞》上連載“足球教室”專欄,並在1967年整理成《足球的教與學》一書。

正是這樣的理論探索,再加上教練體系的打造,讓日本球員有了統一的指導方向。雖然這樣的標準化,很難讓日本培養出如孫興慜這樣上限極高的球員,但至少能穩步前進,不斷提升大多數球員的下限。

【不斷改進優化,補齊技術短板】

在2018年世界杯上,日本被比利時三球逆轉,無緣八強,日本球員身材的劣勢顯露無疑。

身體劣勢無法短期內彌補,但對於其他短板,日本人一直在不斷改進。近期,針對這場世界杯的失利,日本NHK電視台拍攝了一部名為《羅斯托夫的14秒——世界杯 日本vs比利時 不為人知的故事》的49分鐘紀錄片,採訪了那場比賽多位日本、比利時國腳,針對那粒被絕殺的丟球,進行了極其詳盡的分析。

這個丟球讓日本人耿耿於懷

這種不斷反思、不斷改進的方法論,一直是日本足球進步的核心思想。

1998年,在川淵三郎的推動下,日本足協成立技術委員會,提出了“三位一體的強化策略”,這個策略包括:國家隊強化、青訓育成與指導者養成三大部門共享情報信息,保持密切聯繫,促進球員強化育成和日本足球水平提升的機制。

這種機制,用現在時髦的話來說,就是“中台系統”。根據世界最新技術潮流,不斷改進足球教學體系。

2008年,瓜迪奧拉的“夢三”風靡世界,日本足球人認為這是符合日本足球未來的發展方向,便瘋狂進行學習。原國奧監督反町康治和強化技術委員長原博實都是tiki-taka的忠實信徒,日本國家隊也一度被稱為“亞洲巴薩”。

近些年,日本球員射門差的毛病一直為外界所批評,但在這屆YICC比賽中,日本U15球員表現出很強的射門慾望,而且準度非常高,尤其是禁區弧頂的遠射和右路小角度射遠角,其腳法穩定性令人乍舌。

鹿島鹿角的18號熊澤要人以6球成為本屆YICC最佳射手

就以上海上港0-4負於鹿島鹿角為例,上港8腳射門0進球,鹿島鹿角9腳射門進4球,效率極高。

鹿島鹿角球員射門位置分佈

在這場比賽中,鹿島鹿角全場16次犯規、2張黃牌,遠高於上海上港的9次、0張黃牌。以前媒體總是評論日本球員踢得太乾淨,不夠聰明。但在這個年齡段,他們已經懂得如何合理利用規則犯規了。

日本足球不斷進步的趨勢,其實在各行各業都有所體現。尤其是在汽車、機床等製造行業,他們能夠以極高的工藝技術,在工業成品的品質把控上做到最好。省油且毛病少的日本車、質量極高的日本電飯煲、橫掃全球的日本精密機床……這種不斷精益求精的態度,以及足球與工業的相通性,讓日本人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奪取世界杯冠軍。

【100%投入,不打折扣的訓練】

“日本球員的技術為什麼這麼好?同樣的訓練年限,為什麼中國球員就做不到?”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曾長期從事青訓事業的上海申花名宿卞軍。

卞軍(右)和李毅

卞軍解釋得非常有邏輯性:“這裡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球員,很多中國球員缺乏目標。如果你對足球不感興趣,也不想去思考琢磨這件事,沒有向上的慾望,那你的技術是沒法達到很高的水平的。你看日本球員,他們都是100%投入,根本不會偷懶。為什麼?他們球員更善於思考,而且每個位置都有10個球員競爭,競爭非常殘酷。

“另一方面,是訓練的問題,我們很多小球員從小的基本功沒有打好。為什麼?本來練基本功要練一年的,我們有些教練為了快速出成績,練了三個月練得差不多了,就練戰術、練力量去了,這能有別人練得紮實么?而且,日本球員的訓練強度確實大,非常嚴格,這是大環境的問題。”

我把同樣的問題拋給了鹿島鹿角的青訓總監Takashima Takehiro,對方的回復很簡單:“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我們更勤勉、更專註、更會吃苦一些吧!”

每個比賽日結束后,S.T.FC本田圭佑足校都要在酒店進行訓話

更激烈的競爭,可以促進更努力的訓練、促進更持續的進步,這也是很多圈內人一直強調足球人口要提升的一大原因所在。

我詢問上海足球名宿祁宏:“04年齡段相比01或02年齡段,是否有明顯進步呢?”祁宏回復:“其實並沒有,可能到了05年齡段踢球的人多一些,情況會好一些吧!”

湖北足協U15教練羅昊表示:“以前中國足協組青少年球隊,都是以奇數年為準,譬如03年齡段、05年齡段,04年齡段是足協強制規定第一個要建制的偶數年齡段球隊。”

湖北足協U15隊主教練羅昊

看來,中國足球人口未來的趨勢,相對還是比較樂觀的。

【體能+戰術,讓技術更穩定】

在技術方面,中國小球員還有一個通病——到了下半場,技術動作容易變形。尤其是在炎熱的八月份,這種情況更為普遍。

但日本小球員,相對要好很多。原因除了日本球員的基本功更紮實之外,還有其他兩個原因。

1、體能和爆發力訓練。日本非常重視體能訓練,就以S.T.FC本田圭佑足校為例,沒有比賽的日子,他們要求球員每天早上6點起床,晨跑5-10公里。另外,我在恆大杯期間觀察過鹿島鹿角U17球員的訓練,折返跑和其他爆發力訓練佔了很大的比重。

這些訓練,使得日本球員有充足的體能應付全場,而且他們的下盤非常穩、腿部肌肉也很發達,無論是長傳轉移還是遠射,都非常輕鬆,這對於不滿15歲的小球員來說,非常不簡單。

最後一個比賽日,面對強大的巴拉納競技,本田圭佑足校依然進行瘋狂的前場逼搶

2、戰術的統一性。中國許多青少年球隊,由於戰術思想不夠統一,球員的球商和能力也參差不齊,再加上強隊的高壓逼搶加快了節奏,導致傳球失誤率很高。球員無效跑動很多,浪費了大量體能。如果有隊友低級失誤,更會影響年輕球員的心態,形成相互抱怨的局面。

而日本球隊的狀況恰恰相反。比賽剛開場時,由於對手體力充足,日本球隊容易吃虧,不過一旦控制了節奏,就會輕鬆很多。隊友一拿球,就知道往哪跑,對於空間的利用更加合理。

在上海上港3-5不敵大阪櫻花的比賽中,上港在短傳、中距離傳球和長傳的傳球成功率全方位落後於對手,在密集賽程和炎熱天氣的共同作用下,球員體能下降非常迅速,導致下半場被對手打懵。

【中國的技術,需要因地制宜】

雖然日本球員在技術方面確實領先中國球員,但我們也不應該妄自菲薄,中國球員同樣有自己的特點。

在第二屆YICC比賽中,湖北足協4次對陣日本球隊,取得2勝1平1負的戰績,而且場面也不落下風,显示球員在身體對抗、速度等方面的優勢。就連S.T.FC本田圭佑足校的教練也感嘆:“湖北球員的身體素質真是太好了,以後我們招人也要更多考慮這一點。”

中國幅員遼闊,無法像日本一樣採用統一的技術訓練標準。廣東有南派足球、上海有海派足球、北京也有“小快靈”。

江蘇球員有什麼風格?《揚子晚報》首席足球記者張昊告訴我:“江蘇球員奔跑能力強、有小智慧、聰明、速度快、還有一定的小技術。”

湖北球員有什麼特點?湖北足協U15教練羅昊說:“湖北人結合了北方球員的強壯、南方球員的小技術,雖然不如北方人高大、也不像南方人那麼細膩,但是融合了南北之長處。而且湖北人性情勇猛,場上特別拼、氣勢足。”

所以,中國的各地方足協,需要依據各自的地域特點,採用適合自己的技術指導方針,不需要千遍一律。

然而,在各個地方,我們看到了徐根寶、於根偉這些具有地域標籤的個人進行師徒制的培養,或者以外教為基礎的地域差異(魯能足校主要採用巴西外教、綠城足校長期採用日本外教、恆大足校主要是西班牙外教),卻還沒有形成高水平高標準的地方足球教學大綱,沒有形成一套高效的工業化標準。

徐根寶培養了多名國腳,但中國的徐根寶太少了

所以S.T.FC本田圭佑足校主教練廣瀨太郎才敢說:“中國正在進步,有球員在歐洲踢球,但20年內應該無法超越日本。”

中國球員雖然身體素質相比日本好一些,但整理力量弱於歐洲、靈敏性不如拉美,依然需要苦練技術。慢工出細活,中國要培養大量技術好的球員,還需要不少時間。

文/鍾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