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初期,韓復榘的74師表現怎麼樣?一個參謀長這樣回憶

抗日戰爭初期,韓復榘的74師表現怎麼樣?一個參謀長這樣回憶

許文慶,當年擔任第55軍第74師參謀處長,以下是他的敘述

七七事變前的74師

1930年中原大戰前,韓復榘叛馮投蔣,被蔣介石任命為第三路軍總指揮。中原大戰開始后,韓復榘不願在河南與馮正面作戰,蔣介石乃將其調至山東方面,對閻錫山軍作戰。後來閻、馮大敗,蔣介石一方面任命韓復榘為山東省政府主席,另一方面又允許他擴編軍隊,第74師就是在這種背景下成立起來的。

1931年九一八事變,東北三省淪陷,日本軍國主義者根據其滅亡全中國的既定方針,對華北步步緊逼。在這種形勢下,74師全師官兵都抱有對日一戰的思想和決心。

奔赴德州初戰抗敵

七七事變揭開了全民族抗敵侵略的帷幕。這時第三路軍總指揮韓復榘通令全軍停止休假,全面進入備戰狀態。第74師奉令由原駐地濰坊一帶,推進至高密以東地區,借事先構築的國防工事,防備日寇由青島登陸。

沿津浦鐵路南犯的敵軍,於1937年11月初逼近了山東的德州,威脅到濟南。韓復榘急調第22師、第29師、第74師開赴德州地區。以津浦鐵路為中心,在鐵路東西兩側佔領陣地,向北布防,截擊沿鐵路南犯之敵。第29師在鐵路東側,第22師在鐵路正面,第74師在鐵路西側。當敵軍攻擊前進時,首先與鐵路西側的第74師發生了戰鬥,敵軍攻勢兇猛,戰鬥異常激烈。但第74師及其側翼友軍,同仇敵愾,堅持對戰,奮戰達三晝夜,敵軍毫無進展,我官兵傷亡甚眾,第444團陣亡一位營長。

第三天清晨,韓復榘帶少數隨從人員,從濟陽渡過黃河,騎摩托車預備到德州前線鼓勵士氣,指揮督戰。這時日軍因在津浦路德州地區被我軍阻擊,幾天不能前進,乃另組織了一支快速突擊部隊,轄步兵兩千餘人、坦克二十餘輛,事先於夜間秘密集結在慶雲以北地區。適值韓復榘渡過黃河欲赴德州前線督戰之時,發動了快速攻勢,向惠民、濟陽方向挺進。

這時,我任駐惠民的山東省第五保安區司令部參謀長,奉令率所部民團兩營,倉促開赴惠民縣城以北的劉坡塢,佔據土圍,堵截這股敵軍;而這股敵軍到達劉坡塢后,只以一小部對該圍塞進行攻擊射擊,其主力大部繞過寨圍,以坦克作先頭,徑向南繼續挺進,一直竄至濟陽黃河北岸,並沿黃河北岸向東擴展。韓復榘險被敵俘虜,倉皇逃過黃河南岸。

而在德州地區正與敵酣戰的第22、第29、第74等三個師,聞此突變,深感側后受敵威脅,驚惶失措,急忙向黃河南岸潰退。事先準備破壞濟南以北浴口鎮黃河大鐵橋的工兵,看到我大軍混亂敗退渡橋過河,也極恐慌,竟然在大橋上尚有很多的渡橋官兵時就引火爆炸了,以致第22師第64旅旅長寧純孝走在橋的中間,也被炸落河中犧牲了。

德州淪陷后,第74師首先撤退至平原車站以西附近,旋又退至禹城,節節向南後撤。到12月初,第74師乃由洛口以西的齊河渡口過了黃河,即在洛口鎮以西的黃河南岸對敵防守,右翼接第29師,此師的右翼為第22師。這就以黃河作天險,對沿津浦鐵路南犯之敵形成了一道防線。這是第74師在八年抗戰中的第一個戰役。

萬福河的防守作戰

以黃河作防線固屬天險,但是黃河在山東境內長達數百里,不可能全線布防。韓復榘只是在濟南以北沿黃河南岸以第22、第29、第74等三個師的兵力防守。在這三師的左右兩翼並無友軍,亦不做阻止敵人渡河的準備工作(如將河中船隻都控制在河的南岸等措施),因此這種防禦近似兒戲。1937年12月上旬,在黃河南岸布防后,敵軍並未立即進行渡河攻擊。約在12中旬,敵軍密派大土匪劉桂堂(劉黑七)組織挺進隊,化裝成商人,在第22師的右側空隙地段,偷渡黃河。隨後一股敵軍亦即緊跟渡過黃河,並徑向濟南以東膠濟鐵路的周村、張店車站襲擊。該地本無守軍,敵人輕而易舉地佔領了該交通要地。

這時,駐守濟南的韓復榘極為驚慌。在此情況下,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命令韓復榘率所屬部隊退入沂蒙山區,以作後備。韓復榘抗命不聽,竟擅自命令所部一下撤退到魯西南的金鄉、魚台一帶,而且他的後勤輜重在此之前早已撤至河南漯河、舞陽一帶了。韓復榘的抗命不從,當時在他的部隊中也沒引起什麼猜測,大家對他抗戰還是信任的。後來,他因不聽命令,破壞抗戰而被槍決,官兵們都認為這是罪有應得的下場。

到1938年1月初,第74師分佈在濟南以西的齊河縣對岸的黃河南岸防線上。由於敵軍在濟陽以東渡過黃河后,向膠濟鐵路的周村、張店挺進,濟南總部已受威脅。因此我部也奉令向南撤退,經長清、肥城、汶上、嘉祥之線,到達了金鄉地區,即在該縣城以北的萬福河南岸布防。佔領濟南之敵主力仍繼續沿津浦鐵路南犯,並以一部很快地佔領了濟寧。第74師在萬福河南岸布防,是對濟寧之敵防守,右翼為第29師(該師右翼迄南陽湖邊)而左翼無友軍,系空隙地帶。萬福河的水並不深,有許多地方可以徒涉,而且河面也不很寬。

約在1月下旬,第三集團軍下設立了兩個軍的番號:一為第12軍,軍長以原第20師師長孫桐萱升任,轄第20師、第22師、第81師及手槍旅;二為第55軍,以原第29師師長曹福林升任,轄第29師及第74師。韓復榘在武漢被槍決后,孫桐萱升任第三集團軍總司令,仍兼12軍軍長;曹福林為副總司令,仍兼55軍軍長。

進佔濟寧之敵,很快就推進至萬福河的北岸,與第74師和第29師隔河對峙。在此階段,敵軍雖沒發動大規模的渡河強攻,但借其炮火的優勢,並用升起的氣球觀測我軍目標,指揮其炮兵對我射擊,因此我軍官兵多遭傷亡。而我軍炮兵數目既少,射程又近,如對敵炮還擊,即遭其毀滅性的報復射擊。約在2月底3月初之間,敵軍兩千餘人,以二百多騎兵為先頭,在第74師左翼空隙地區,繞道渡過了萬福河,向該師左翼后側襲擊。

這時第74師除以少數兵力堅守原防線外,急速集中主力,向渡過河之敵迎頭痛擊,發生了極為激烈的近戰。師長騎摩托車趕赴前線親自督戰,第221旅第443團第2營營長樂國治陣亡,第444團團長郭其溶負重傷,敵我雙方傷亡都很重。從早晨六時許拼殺到十時許,敵不支,乃在其隔河炮兵射擊掩護下,倉皇渡河退去。我第74師亦未渡河追擊。清掃戰場時,有二十餘敵軍死屍未能運走,俘獲敵軍戰馬兩匹。這次戰鬥后,第74師第220旅第439團團長江保元、第440團團長傅國曾因作戰不力被撤職。

從1938年1月到5月初,第74師在萬福河南岸與濟寧之敵隔河對峙。其間經常發生小規模的對戰,這是因為敵軍主力是在津浦鐵路線上的徐州、台兒庄一帶,而濟寧敵軍乃是掩護其主力軍右側和維護其後方鐵路交通的,所以在萬福河一線對第74師發動較大規模的進攻,也只是一種欺騙性的佯攻。在這一階段的戰鬥中,第74師負傷官兵被搶救下來后,即用汽車運至隴海鐵路柳河車站,再轉救護列車後送。但在用汽車運送時,途中為了躲避敵機轟炸,車行很快,而鄉村道路又很不平,顛簸很大,重傷官兵常有致死者。

5月中旬,我五戰區部隊在津浦鐵路線上阻敵主力部隊南下,先是在徐州、台兒庄一帶曾給敵軍以打擊,取得了較大勝利,但最終還是陷於日軍合圍。徐州一帶大軍有的沿隴海鐵路西撤,有的向西南撤退。在這種形勢下,駐防魯西南金鄉、魚台地區的第55軍奉令向河南周口店地區集結,補充兵員整訓。當時由於一般官兵抗敵士氣旺盛,聞聽部隊又向後撤,很多人對上級產生不滿情緒,甚至出現了第220旅第440團第一營抗命不下防線的情況。后經該團團長、營長的多方勸導說服,才得服從命令後撤下來。到此,第74師在魯西南金鄉境內萬福河的戰役即告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