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史上,有哪些事件讓人聽起來背脊發冷?

戰爭永遠是殘酷的,結束它的唯有雙方士兵的你死我活。而有時候為了完成某個信念,人可以做出比廝殺更殘酷的事情。

“安史之亂”后,安祿山攜勢佔領洛陽,聲勢浩大,大唐許多州縣望風而降。為阻滯叛軍南下,也為大唐反攻贏得時間,張巡決意死守睢陽。

因為睢陽位於大運河的汴河河段中段,作為江淮流域的重鎮,一旦失守而使運河阻塞,那靠江淮兩域財稅支撐的大唐將再無翻盤可能。

可當時張巡能整合起來的軍隊只有7000人左右,睢陽城不大,能徵集到的民夫也有限;而叛軍亦知曉睢陽的戰略重要性,前後調集十餘萬人圍困。雖然憑藉戰術和奇策盡出的守城方法,打退了敵軍上百次的進攻。

但被圍困近十月,糧草終究成為最大問題。面對外無援軍的困境,睢陽守軍開始是吃紙張樹皮老鼠蛇蟲,甚至弓箭上的皮甲也煮來吃。到最後連軍馬也吃完了,就開始吃人!《新唐書》記載:“被圍久,初殺馬食,既盡,而及婦人老弱凡食三萬口。”

在《資治通鑒》中也記載:“茶紙既盡,遂食馬;馬盡,羅雀掘鼠;雀鼠又盡,巡出愛妾,殺以食士,遠亦殺其奴;然後括城中婦人食之,繼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所余才四百人。”

吃人!真正的吃人,而且把一個幾萬人的小城吃到只剩下四百多人,可怕!

雖然張巡守睢陽的歷史意義很高,是大唐得以延續的關鍵,但一想到幾萬人就這麼被生生吃掉,還是有些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