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勛解密:才十二殺也好意思叫坦克王牌?——普爾勳章

要說起什麼“二戰坦克王牌”,大部分車長肯定首先聯想到德軍的那一票“鐵十字精英”。倒不是說戰績能有多漂亮,關鍵是人家部隊名字聽上去酷炫。再加上虎式豹式坦克都屬高富帥,紙面實力又強,方便打黑槍刷人頭,所以一來二去這些個德軍王牌,被吹上天都沒人管。

但如果這麼說,肯定有讀者要給筆者提意見了。比方說美國在二戰公認的頭號坦克王牌:拉斐特·G·普爾,也才擊毀了12台坦克,咋能和那些擊毀動輒上百的“德國虎式王牌”相提並論,還在《坦克世界》里佔了個金燦燦的普爾勳章?

如果車長們運氣稍微背一點,用13個擊毀拿到普爾勳章(14擊毀就能拿到拉森尼埃英雄勳章),那確實可以說車長們在虛擬世界里的功績已經超越了普爾。

比起蘇德兩位坦克同行有拿得出手的“虎豹”和“斯大林重鎚”,美國人的坦克性能一直都矮上那麼一截。能夠和虎式平等對線的M26“潘興”坦克直到1945年2月才到達歐洲。這時候德國人已經開出了“虎王”、“獵豹”乃至“獵虎”,以M4“謝爾曼”坦克為主力的美國裝甲部隊只能繼續受苦,用後勤和數量優勢壓倒德國人。

WG官方的地台和模型,8級的潘興要硬抗9級獵虎,簡直不要太真實。

諾曼底登陸后的一段時間,美國裝甲部隊就是靠着“堆人頭”在往柏林推進。性能對等的四號坦克和三號突擊炮還好說,一旦對上“虎豹軍團”,美國平均要付出四台謝爾曼坦克的代價,才能換掉一台虎豹坦克。

或許各位讀者要說了,謝爾曼坦克便宜,產量大,四換一不虧!那這可就錯了!要知道,每一台“謝爾曼”坦克在美國本土出廠之後,都要經過幾艘船來迴轉運,跨過大西洋送到歐洲戰場。要不是美國實在財大氣粗,運費隨便掏,這仗還真沒法打。

造坦克蘇德美都行,但把裝甲師接二連三送到大洋彼岸的能耐,除美國人之外也沒誰了。

扯遠了,咱說回美國頭號坦克王牌,也就是“饅頭王牌普爾”這碼事。從1944年6月下旬隨大部隊登陸諾曼底,到1944年9月15日被豹式坦克打到重傷,棄車回國療傷,王牌普爾的二戰只持續了81天。看着是不咋滴,至少還沒打到德國境內就下場了。

不過就在這兩個月外加二十天里,普爾的殺敵效率那是出奇地高:他帶領車組攏共幹掉了12台坦克,以及額外250多台裝甲車與火炮。

這是個啥概念?滿打滿算下來,普爾車組每天都有三個擊毀戰果進賬,哪怕“屠幼虐菜”都可以說是效率十足,更何況普爾常常要啃虎式、豹式與88炮這種硬骨頭,稍有不慎就要翻車。

第一台座車被擊毀后,普爾得到了一台“76長饅頭”(左),但還是全面劣於他要面對的豹式(右)。

在虎式豹式面前,普爾的座車“好心情一號”反倒是最基礎的,只裝備短75炮的M4A1謝爾曼,能正面打穿虎式裝甲的“謝爾曼螢火蟲”在英國人手裡,和普爾沒啥關係。至於這個短75炮,放在《坦克世界》里也就是五級車平均水平。正面對付四號坦克和三號突擊炮都很困難,可見這仗到底有多難打。

而在“好心情一號”被一枚鐵拳火箭彈報銷之後,普爾靠着強悍戰績優先得到的“新型坦克”,也只是換裝長76炮的謝爾曼M4A1(76),對上豹式坦克時,總算有了互相一炮秒的能力。什麼?想打虎式?歇着吧!

甭管圖畫得再漂亮,哪怕再配個坦模小姐姐,還是改變不了短75謝爾曼沒有牌面的事實。

不過,各位讀者可別嫌76謝爾曼太菜——直到普爾離開歐洲戰場的四個月後,美國陸軍的統計報告里還显示,最菜的短75謝爾曼,還佔到坦克部隊總數的四分之三。換句話說,能接連用上最新的76謝爾曼,這已經是普爾實力的最直接體現了。

等一等,什麼叫“接連”?好吧,在得到了76謝爾曼“好心情二號”之後一個半月,這台坦克就給美國陸航自己的飛機,用火箭彈開了鍋蓋。得,幸好人沒事,只是坦克換新。

饅頭坦克有多高?這麼高。哪怕沒有炮彈給個衝擊波,從上面摔下來也夠嗆。

但嶄新的“好心情三號”上場不過一個月,普爾的好運氣就被豹式終結了。雖然在這場交鋒開始之初,從車長艙門探出半個身子的普爾首先發現德軍豹式坦克,提前下令開火,但接替休假裝填手換上來的新人拉胯,導致炮彈慢一步上膛……最後對面的豹式反而搶先普爾一步開炮。

幸好這發致命炮彈打空,普爾也沒有殺意上頭當即還擊,而是冷靜地下令立刻避開對手。但第二發炮彈命中,半截子身子在車外“敞篷指揮”的普爾被炮彈的衝擊甩出車外,來了個花式硬着陸。

箭頭所指的就是普爾。這個英雄車長平時嫌坦克里太擁擠封閉,索性全程艙外指揮,也是個狠人。

從兩米多高的坦克頂上摔下來,外帶被炮彈碎片割了大腿……普爾哪怕是截肢后大難不死,也沒法繼續指揮坦克打仗了。所以呢,他的戰績也就如同各位車長所見,即便效率極高,總數也難免有些不好看。

但話又說回來了,在大部分美國裝甲兵們成天瑟瑟發抖,握着一切幸運物祈禱自己不被“虎豹動物園”一炮帶走的同時。不怕死的普爾仍舊橫刀立馬,蹲在坦克頂登高望遠帶領車組橫衝直闖。就憑這勇氣,給個金饅頭勳章,倒也不過分吧?

多說一句,M系6級中型坦克“狂怒”的故事原型,就是咱這次提到的普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