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傑弗遜的直系後代,我要拆掉他的紀念堂

文/盧西安·特魯斯科特四世 譯/觀察者網由冠群

美國記者和作家、美國第三代總統傑弗遜後代

當我和弟弟弗蘭克還是小孩子時,我們常常去探望位於弗吉尼亞州的爺爺奶奶,他們就住在華盛頓郊外。我們常常纏着奶奶,讓她開車帶我們進城,這樣我們就可以去参觀位於國家廣場的史密森博物館。

當我們開車經過橫跨波托馬克河的第14街大橋時,我們能看到潮汐湖對面的傑弗遜紀念堂就屹立在我們左側。儘管傑弗遜紀念堂距離博物館僅幾步之遙,但我不記得自己曾去過那個地方。傑弗遜紀念堂位於國家廣場,旁邊自然還有一條傑弗遜路。

傑弗遜紀念堂內景 圖片來源:新華網

每當去看望爺爺奶奶時,我們都會沉浸在與托馬斯•傑弗遜有關的歷史中。當我們與奶奶一起開車去夏洛茨維爾看望曾祖母和曾祖姨母時,她們會帶我們爬山去蒙蒂塞洛莊園(譯註:托馬斯•傑弗遜生前所住莊園),然後讓我們在莊園的草地和房子里任意玩耍。她們把蒙蒂塞洛莊園看作是自家的祖產,因為它還真是我們家的祖產:她們的曾祖就是托馬斯•傑弗遜。她們就出生和成長在離莊園幾英里遠的一個家庭農場 —— 埃奇山。

我猜這就是為什麼我和弟弟——傑弗遜的兩個曾孫——沒有把傑弗遜紀念堂當回事的原因。因為他的生前所居都是我們的遊樂場。這裡是我們的曾祖父母、曾祖姨母,曾祖叔叔安息的地方,而且將來有一天,據說我們自己也會被埋在這裏。我們不需要傑弗遜紀念堂。蒙蒂塞洛莊園就足夠了。

這個莊園現在仍然足以紀念傑弗遜。實際上,作為對傑斐遜本人的紀念,蒙蒂塞洛莊園堪稱完美。這就是為什麼位於華盛頓的傑弗遜紀念堂應該被拆掉移作他用的原因。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稱傑弗遜紀念堂是“紀念自由的聖地”,實際上它根本不是。

這個紀念堂是一個男人的聖地,而這個男人生前曾擁有超過600名奴隸,並與其中一名奴隸莎莉•海明斯(Sally Hemings)育有至少六個子女。它是一個男人的聖地,這個男人曾在為美國奠基的《獨立宣言》中寫下“人人生而平等”,然而他卻從沒有為實現這個理想而努力奮鬥過。直到他離開人世,除了海明斯的家人(有些還是他的親生子女),他都沒有解放過任何奴隸,而是將他們出售來抵償自己欠下的債務。

畫像中的莎莉·海明斯和傑弗遜 圖片來源:資料圖

實際上,他的某些白人子孫,包括他的孫子托馬斯•傑弗遜•倫道夫(Thomas Jefferson Randolph),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還曾在美國內戰中為捍衛奴隸制戰鬥過。我的曾祖母在1866年出生后就與他一起生活在埃奇山。我們與奴隸制的關係同與傑弗遜的關係一樣緊密。當我們小時候去探望她時,在我們兄弟與托馬斯•傑弗遜之間只隔着一個死者。

我是這個奴隸主的第六代子孫。來自海明斯家族的堂兄弟們也是這個奴隸主的子孫。但區別在於,我們的曾祖父擁有他們的曾祖母。我的家族擁有他們的家族。這是在你探訪傑弗遜紀念堂時絕不會了解到的美國歷史。但在你探訪蒙蒂塞洛莊園時,你就會了解到:在莊園南翼展出了一個犹如山洞般的住處,那就是莎莉•海明斯的卧室,我和弟弟小時候經常在那玩耍。

如果近日能去蒙蒂塞洛莊園旅行,那你就會發現這個莊園由傑弗遜設計,由他奴役的人建造;你還會發現莊園里的木工活和傢具製作都是由海明斯的兄弟約翰•海明斯完成的。現在,這個莊園還展出了重新翻建的小屋和穀倉,當年奴隸們就居住工作在這些地方。在蒙蒂塞洛,你會了解到傑弗遜的歷史,那個曾貴為美國總統並寫下《獨立宣言》的人;你還會了解到一個奴隸主的歷史,那個人也是傑弗遜。蒙蒂塞洛是一個完美的紀念堂,因為這個紀念堂展示了傑弗遜道德上的全部瑕疵,證明了他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而是一個有缺點的開國元勛。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不需要用傑弗遜紀念堂去紀念傑弗遜的原因。他不配獲得那尊周圍環繞着白色大理石廊柱的19英尺高銅像。那個紀念奴隸主開國元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個早該到來的時刻,現在終於到來了。

現在是時候去紀念我們的一位建國之母,一個逃脫了奴隸枷鎖后又反身為解放其它奴隸而戰的女性,一個在北方軍隊服役對抗南方奴隸主的武裝偵察兵。這是一個開啟了延續至今的奴隸解放進程,使我國更加完美的女性。在傑弗遜雕像的原址上應樹立另一尊雕像。這尊雕像應該屬於哈麗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

照片中的哈麗特•塔布曼 圖片來源:資料圖

看到一尊19英尺高的黑人女奴,同時也是愛國者的銅像取代一個奴役了幾百人的白人男子雕像,這不是在抹殺歷史。這是在講述美國真正的歷史。

(觀察者網由冠群譯自《紐約時報》)

來源|觀察者網

越贊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