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藝術大師”劉遙:“憑什麼鮑毓明能有養女,我就不能有?”

01

“又一個鮑毓明?”

近日,一個名為@性感藝術大師劉遙的微博炸了。

而之所以炸了的原因,則是歸結於他那毫無下限的猥瑣言論。

說真的,這年頭為了紅,有些人的確會嘩眾取寵,故意引起眾人的注意,製造出“黑紅”的效果。

但看到這位劉遙的言論后,我們恐怕真的無法用“炒作”這兩個簡單的字來形容他的所作所為。

圖片來源:網絡

6月10日,劉遙在微博上透露自己有一個養女,言語之間暗示了自己和養女之間,有不軌的行為。

他表示自己和養女的感情很好,並稱和養女“互相取悅”。

圖片來源:網絡

不僅如此,在一些網友看不下去他的這番言辭,對他進行討伐后,他還以“疑似性侵養女案”里那位鮑毓明拿來當借口。

口口聲聲反問道:和養女在一起怎麼了,我們是你情我願,再說了,憑什麼鮑毓明能有養女我就不能有?

言外之意,就是網友們多管閑事。

眾所周知,鮑某明性侵案雖然現在還沒有結果,但對於這件事,大家都是同樣的憤怒。

而對於當事人李星星的遭遇,我們也都很同情。

然而,在事情還沒有結果之前,這位劉遙竟然還能言之鑿鑿地向大眾質問:憑什麼他鮑毓明能有養女,我就不能有?

這樣的人,難道真的不是既蠢又壞嗎?

也就是這樣一個沒有心的人,才能用如此“粗鄙”的方式,挑戰大眾的接受底線。

更可怕的是,劉遙還曾多次在微博發表過各種露骨、下流的言論。騷擾對象更是從藝人到未成年少女。

02

“萬事皆有度”

我們都知道,最近《隱秘的角落》爆火了。

而這部戲里,不論是老戲骨還是極具靈氣的小演員,都受到了大眾的關注。

以至於,劉遙又把目標放在了裏面的小演員身上。

6月30日,劉遙發微博並艾特《隱秘的角落》中,扮演恭弘=叶 恭弘馳敏的15歲小演員劉妍,“記得穿校服來找我”。

圖片來源:網絡

這樣赤裸裸的暗示,把他內心的醜陋全部展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毫無疑問的,網友憤怒了,紛紛指責他變態。

然而,面對大家的指責,劉遙卻很不以為然,甚至還把自己這樣的行為美化成了“對偶像的愛”。

真是人至賤則無敵啊!

不僅如此,在這條微博的幾天前,他還發過微博艾特張含韻,言語間儘是令人生理不適的騷擾。(由於太過粗俗,這裏就不放了。)

圖片來源:網絡

再之前,劉遙在點名表揚一下某位大方的樂迷朋友的時候,甚至直接發表了“戀童”言論。

圖片來源:網絡

在這樣一個公共的網絡平台上,竟然還隱藏着這樣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人,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偏偏他還把自己的行為當作是“行為藝術”,要臉嗎?

可能有喜歡搖滾的朋友認識這位劉遙,作為野外合作社樂團的吉他手,他之前還參加過不少演出。

野外合作社是一個小眾的搖滾樂隊,於12年9月成立,雖然名氣不大,但是樂隊的發展整體挺不錯的。也有挺多忠實的粉絲。

如果一直好好走下去,或許會成為下一個“痛仰” 或者“新褲子”。

然而,卻偏偏出現了劉遙這樣的事。

因此,事情一被媒體曝光后,野外合作社樂隊第一時間開除了這位所謂藝術大師,併發聲明劃清界限,並表明“完全、徹底、絕對不認同劉遙的言論”

圖片來源:網絡

也有很多曾經還去現場看過劉遙的博主發文表示:“你真的不配在所謂的文化行業獃著,不配做一個文藝工作者。”

圖片來源:網絡

確實如此。

萬事皆有度,一旦越過底線,一切都會變化。

這也讓人不禁想到,前段時間,一位號稱自己是rapper的網路歌手@重度陳彌寫出的那首“星星, 醒醒”,同樣讓人生理不適。

03

“自作孽、不可活”

4月15日,網絡歌手@重度陳彌發微博透露,自己寫了一首歌叫《星星 醒醒》要送給受害人李星星。

圖片來源:網絡

不僅如此,他還聲稱這首歌必將成為他的音樂生涯中又一巔峰之作。

剛開始,大家還以為真的是為了受害者發聲的歌,是為了更多人關注星星案件而做的歌。

但現實卻給了我們每一個聽了這首歌的人,當頭一棒。

這首歌的確描寫的是李星星案件,但其內容卻低俗至極、不堪入耳。

更可怕的是,整首歌通篇都是採用的第一人稱,也就是說,這首歌的每一句歌詞,都是用李星星的口吻來描述的。

作者用無比粗鄙的語言,低級的臆想,一遍又一遍的把當事人的傷疤撕開,再往別人傷口上撒鹽。

特別是諸如:

“我覺得我已經不幹凈了,渾身都在發臭”、“想讓我同意並不容易,我害怕真的愛上了你”……

更甚至還還原了性侵場景,詞語一個比一個露骨,簡直毫無下限。

不僅如此,這首歌的封面也低俗的令人作嘔。

而就是這樣的一首歌,卻被這位rapper稱作是其音樂的巔峰之作,還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以致於當大家憤怒的去微博譴責他的時候,他竟然說歌詞露骨,只是為了更有力量。

圖片來源:網絡

但不管他說的有多冠冕堂皇,他的行為就是在吃人血饅頭,就是在對受害者進行二次傷害。

有網友說:

你難道不是在惡意揣測受害者心理嗎?

你知不知道,你所謂的“巔峰”是刺向她的刀,你所謂的“創作”是血里開出的花。

是的,在我們看來,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利用看客的獵奇心理加上大量低俗的文字,想讓自己的歌火一把,想讓自己火一把。

但很抱歉,這樣的歌,我們不接受,這樣的人,我們更不會接受。

打着共情的幌子,肆意賞玩別人的痛苦,這樣的人怎麼配做歌手?

就像那位劉遙一樣,拿着“行為藝術”當幌子,卻說著毫無底線的言論。

而這樣的人,除了會受到大家的譴責外,或許等待他的,還有法律的制裁。

畢竟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04

“相信美好的存在”

還記得白岩松在《幸福了嗎》一書中說過:

“這個社會的底線正不斷地被突破,只要於己有利,別人便只是一個可供踩踏的梯子。”

是啊,做任何事都應該要有底線,更不能無視道德和法律。

畢竟堅守良心和底線,才是人與動物最大的不同。有些東西可以丟棄,有些卻永遠不能。

做人,不管身處何地,都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踏踏實實做事、乾乾凈凈做人,方可守住初心。

當然,我們也一定要有所相信,相信這個世界上,光明始終高於黑暗。

正如魯迅先生曾吶喊的那樣:

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 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

有一分熱,發一分光。 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裡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