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一個不是你想玩就能玩的遊戲!

“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打德州撲克,這確實是一個悲傷的問題,但是事實就是!”

沒有接觸德州撲克的人,聽到德州撲克會說它是賭博!

剛接觸德州撲克的人,會說,德州撲克是夢想開始的地方!

對他有了一定了解的人,會說玩好德州撲克真的好難!

德州撲克老司機會說,我愛這個遊戲!

職業牌手會說,時間寶貴,別浪費我吃魚的寶貴時間,等我賺的差不多了,我要恢復正常生活!

超脫的人會說,德州撲克是一個陰暗的遊戲!他就像一座圍城,城裡的人每天都為了自己的小目標忙的團團轉,城外的人感覺這是一群瘋狂的人。

開始德州撲克這個遊戲的人,原因千變萬化,但是最終離開的人原因都如此相似 。所有行業都是這樣,只有浪潮褪去,你才只知道誰在裸游。

“這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遊戲,不是努力就能成功。”

記得剛接觸德州撲克的時候,線上遇到的一個好友,那時候的我們,剛接觸德州撲克,都憧憬能夠在德州撲克領域取得成功,經常約在一起打比賽。開始打的是某平台11/33/55的比賽,記得當時big55的冠軍大概有三千多萬金幣的獎勵,對於我們冠軍不僅是一個榮譽,更是一筆價值不菲的獎金。

我們經常是晚上一起報名,比賽一打四五個小時,一起邊打邊交流,不得不說那是一段很美好的時光,交流更多的除了牌局本身,還有這個遊戲帶來的對生活的思考和樂趣。記得有一次打到HU的時候,已經凌晨兩點多了,可以想象晚上八點多開始的比賽,這中間經歷了什麼。

再後來,這個朋友找了個德州老司機拜了師,接觸到了德州撲克的常規桌,然後辭掉了工作,開始了他的職業牌手生活。平時交談中我了解到,他是一個95后,但是這又有什麼呢? 這個遊戲從來不關心你是男女老少,一律平等對待,只要你有足夠能力,你就能取得成功,他在這方面確實有着過人的天賦。

後來,印象中他開始打多桌,開始的時候4桌,後來6桌,9桌,最多的時候開12桌,打過德州的朋友都能了解這樣打牌感受。職業牌手的生活或許就是這樣的枯燥乏味吧。平靜的生活過了很久,我也一直把德州撲克作為生活工作之餘的一種調劑,期間偶爾會跟他搭上兩句,他都在忙碌着打牌,不管是晚上,深夜或者凌晨,他都會在線。

他告訴我每天的盈利還是可以的,比上班工作要好的多,他打的算是微額多開。期間,看過他盈利的我甚至動搖過,想要辭掉工作也去職業打牌,因為那樣的收益確實要比工作好的多,圈裡有一句話“做過職業牌手的人,誰會去關注那些死工資呢”

大概過了半年多的一天,在群里沉寂了很久的他突然退了群,我感覺很不可思議,因為前幾天和他聊天他還說進展很不錯,bankroll已經積累到了二十多萬,雖然別人看來,半年時間盈利如此豐厚,是絕大部分工作比不來的,也是大部分上班族無法想象的,但是其中的艱辛或許只有身處其中的人能夠了解到。

我去找他私聊,問他什麼情況?過了很久,他回復說,“我破產了”

然後他講述了他近期的經歷,原來是有一天喝了酒,然後在朋友的慫恿下越級去打高額。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把半年來辛辛苦苦打來的bankroll全部輸光了。

他講完之後一直表示很懊悔,我也替他感覺到非常惋惜,不是因為他輸掉的錢,而是因為這對他後期整個職業生涯的打擊和影響。

打牌的人都知道,一旦盲目升級之後,會瞬間將人的賭性放大無數倍,這個遊戲甚至會變成賭博遊戲,而這個人也就變成了一個無法控制的賭徒,所以最終離開這個遊戲的人,原因只有一個–破產。

然後,他說打算暫時離開德州,安靜一段時間,重新找份工作,打牌太累了。

我想,這對他來說,會是一堂很有價值的課,前幾天,找這個朋友聊天,問他現狀,他說他又開始打牌了,一邊工作一邊下班後晚上打牌,盈利還不錯。相信有了上次的經驗之後,他的生活,他以後的生活會越來越好。很慶幸當時他沒有去借錢繼續打。

“這是一個可以激發賭性的“陰暗”遊戲,自制力差的人不要來。”

另一個朋友,也是職業牌手,牌領10年+。

在這個圈子里,可以說混了十年以上的,能混下來的,可以說是pro級的人了。但是有一點,他的賭性太大,各種原因破產之後,借了很多錢,玩上了百家樂,生活過得一團糟。

而且因為在圈子里待的時間久了,一些他能征服的級別不屑於去打,一些高額桌,他又沒有bankroll。各種比賽他也出過很多成績,PS的百萬賽,好像拿過第三的好成績(獎金50w+)。

但是畢竟這個遊戲是個“陰暗”的遊戲,能夠把很多潛伏在人性的底層東西激發出來。他開始膨脹了,去ps高額桌找一些世界級的pro單挑,據說打了幾天幾夜,最終所有獎金付之一炬。

職業牌手-在圈子里是一個令人羡慕的職業,時間自由,外表光鮮亮麗,可以世界各地邊旅遊邊參加比賽。但是真正身處其中的人,過着怎樣的生活恐怕只有當事人才能清楚。

據我說知,身邊的職業牌手,每天過着黑白顛倒,完全沒有正常作息習慣的生活。不管對身體還是心理上,都承受着常人難以承受的壓力。

“小子,拿着27都Allin的我,不是你AA能接的起的。”

這是我在俱樂部親眼所見的情景,一個比賽的衛星賽,第一次去俱樂部的我,整個人都驚呆了,後來我算了一下,他那半個小時的買入,都可以一張主賽的門票了。我也是第一次見識了什麼叫–不過河哥。他自己邊打,邊說牌有多臟,一遍還喊着Allin,那種感覺可能是對德撲的一種娛樂和享受吧。

這個世界從來不缺少有錢人,缺少的從來只有快樂,如果你從德州撲克找到了生活的樂趣,得到了你想要的東西,那麼請,且行且珍惜,不要逾越了那個底線。

“這是一個被大眾傳統觀念所歧視的遊戲,多少人能承受外界的種種壓力?”

基本上所有打德州的人,都會表示,家裡人都非常反對甚至排斥他打牌。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遊戲就這樣如此根深蒂固的在人民腦海中留下了這種賭的印象。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德州撲克不能成為國民大眾娛樂的遊戲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吧。

“斗地主可以改名‘競技二打一’,成為國家體育總局推動的全國性錦標賽,這是因為斗地主在中國的群眾基礎太廣泛了,而且首先各地的電視台有播放斗地主的比賽,有電視台的背書,就可‘順水推舟’舉辦比賽,但德州撲克則不同,它一沒有廣泛的群眾基礎,二需要籌碼在桌上頻繁流通,本身的博彩意味太濃了。”

任何棋牌遊戲,本身並不是為了賭博而存在的,而是智力競技!

以目前的大環境,棋牌還無法擺脫這樣的成見。在4月10日義烏圍棋峰會的發布會上,曾有記者提問著名棋手柯潔九段,對於4月7日在海南由創新工廠李開複發起並舉辦的德州撲克人機大戰有何看法?

柯潔當時直言不諱地說:“德州撲克也有人工智能啊,跟賭博沒什麼兩樣吧。撲克難道不是一個概率的遊戲嗎,跟Alphago應該不太一樣吧,外行我不太懂,我就下圍棋就行了。”記者當時滿臉尷尬。

德州撲克作為一項從國外傳到國內的撲克遊戲,或許是因為一直是賭場的“經典保留項目”, 電影里也在傳達着“一夜暴富”的信息,讓大眾帶上了有色眼鏡來看待這項撲克遊戲,而德州撲克本身卻是一項非常好的智力運動。

著名的華人撲克宗師David Chiu曾說過:“我可以通過打一場德州撲克,就可以大致了解牌桌上對手的性格,即便我和他沒有語言上的交流”;

創新工廠的李開復老師,更是把德州撲克作為創新工廠的固定比賽項目,讓員工們在放鬆的同時,鍛煉邏輯、智商、情商;

很多明星、體育名人、電競选手也喜歡平時打德州撲克來調增自身心態;

在投資圈,德州撲克就像他們在商戰中投資一樣,不斷進行收益和風險的評估。德州撲克在國外已成為常見的社交活動,對於這樣一項有眾多優點的項目,我們給它扣上一頂賭博的帽子,這顯然不妥。

“有美一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這應該是很多人,剛開始玩德州時候的狀態。

有人曾跟我說,自從遇見了德州撲克,他甚至感覺遇到了愛情。純潔的愛,從來不關乎其他!

聖經里說“愛是恆久忍耐,愛是不自誇”!

我見過真正熱愛德州撲克的人,會認真對待每一手牌,每一場比賽,每一個對手,深究自己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讓自己變得更加完美!

他會因為一手牌和隊友進行深度交流,思考一天。同樣的他會通過這個遊戲,去認識接觸各行各業的人,去學習進步,為自己的生活添上多彩的一筆。

我見過真正熱愛德州撲克的人,會用心去感受德州撲克帶給他們一切积極向上正面的東西,而不是無底線的去將一些負面的東西釋放,真正熱愛德州的人們,遇到了總會惺惺相惜。

德州撲克,如果是真愛。請說出你的故事…

中國的德州撲克的路在何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