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Jonathan Little:用簡單直接的玩法謀取價值

今天我想分享自己幾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闡述了我在WSOP賽事期間的心態。希望你能夠喜歡!

來拉斯維加斯之前,我決定在WSOP期間專註於WSOP賽事,並且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況。也就是說,我不會熬夜打現金局或者出去狂歡。在我參加的前十個賽事中,我都在第一天被淘汰,這肯定不是我希望的結果。我感覺自己打得很好,但總是無法在全壓對決中取勝。幸運的是,我最初參加的大多是小買入比賽。儘管輸掉了10場比賽,我也只虧損了約15000美元。雖然我的成績很糟,但為了發揮出自己的最佳狀態,我每天都在里約賭場奮戰。終於,我的努力得到了回報,我在一個5000美元買入的賽事中打入了決賽桌,最終拿到第6名,收穫85000美元獎金。

下面我想分享我在這場比賽中打過的一手有趣牌局。這手牌讓我在比賽開始階段收穫了很多籌碼,允許我在隨後的比賽中在沒有太多激烈衝突的情況下不斷積累籌碼。

盲注75/150,桌上有六名选手(因為在賽事前期階段,一些座位被空出來,留給稍後報名的选手)。翻前,一名籌碼量25000的松凶牌手在劫位加註到400。我在CO位置拿着A 2,打算給他一些壓力,於量加註到1100。只有初始加註者跟注。為你右邊的牌手製造一種激進的形象很重要,當盲注將來變大時,他們更傾向於支付你。

翻牌是8 5 3,給了我一個堅果同花。對手check,我在2425的底池下注1200,希望他拿着無法對一個下注棄牌的同花聽牌或一對。我高興地看到對手跟注。太好了!

轉牌是8,使我的牌力大幅削減。儘管如此,在我的對手第二次check后,我往4825的底池下注2100,希望他繼續用明三條、高對或同花聽牌和我對抗。對手繼續跟注2100籌碼。

河牌是Q,因為公共牌面有四張草花,我難以讓許多差牌為我支付。對手第三次check,我決定往9025的底池下注6800籌碼。我覺得他可能誤認為如果我繼續做一個“看似標準”的價值下注,那麼我“必定”是在詐唬。我想了大約五分鐘,最終決定跟注,在我亮出A高同花后,他扔掉了自己的牌。

雖然在某些人看來這手牌似乎很普通,但我認為大部分牌手會在翻牌圈或轉牌圈check,慢玩這手強牌,試圖讓他們的牌看起來比實際上弱,或者他們在河牌圈下小注,認為他們的對手基本上從不跟注大注。當你在深籌碼狀況下對抗一名松凶牌手時,用一種簡單直接的方式為你的成手牌下注往往是個好主意,因為他將認為“明顯直截了當”的玩法必定大多數時候是詐唬,因為那是他詐唬牌的遊戲方式。當然,為了讓這種玩法成功騙到對手,他必須認為你有可能用詐唬牌採用這種玩法。如果你幾乎總是用簡單直接的方式遊戲,即使最松凶的牌手也將對你做偏緊的棄牌。為了得到對手的支付,特別是對抗思考型對手,你必須時不時脫離常規玩法。謹記,這手牌始於我在翻前用A 2再加註,而一名最緊的牌手從不考慮這麼做。如果你不採用稍微凶一點的玩法,你就難以在翻牌圈幸運擊中堅果牌時得到足夠多的支付。

作者簡介:

Jonathan Little是一名撲克全才,除了是一名優秀的職業牌手,還從事撲克教練、作家、賽事評論員等多項工作。Jonathan曾兩次獲得WPT巡迴賽冠軍,錦標賽贏利超過660萬美元。每周Jonathan都會在自己的博客(JonathanLittlePoker.com)發表技術性文章。目前Jonathan是撲克媒體CardPlayer.com和PokerNews.com的專欄作者。

版權聲明:本文編譯自Jonathan Little的博客。譯文版權屬於撲克人問答社區(www.pokerren.com)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22 最新版百家樂賺錢秘技全攻略
2022 最新版完全攻略 百家樂預測破解
2022 最新版完全攻略 百家樂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