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牌局回顧:對抗一個缺乏經驗的幸運牌手

以報道撲克錦標賽為生,使我有機會見證數不清的對局,其中許多牌局不乏重要的討論價值。在這個系列的文章中,我將着重探討我報道過的賽事中的一些牌局,看看我們能否從中得到一些收穫。

牌局背景

大約一個月前,我有幸參加了南達科他州蘇福爾斯舉辦的美國中部撲克巡迴賽。我參加了三個賽事,但每次都在比賽第一天積攢到可觀的籌碼時被淘汰。

雖然這個結果令人沮喪,但至少我有一些可以作為寫作題材的牌局。本周和下周,我將討論兩手讓我搖頭嘆息的遺憾牌局。

第一手牌,率先加註者是一名似乎非常缺乏經驗的牌手,他對於翻前和翻后的下注尺度幾乎沒有什麼概念。例如,我看到他翻前做了一些接近10BB的加註,然後在沒有得到行動時亮出了大對子。不過,他手氣非常好,籌碼量比我(大約90000)還多。

牌局過程

盲注600/1200,前注200。這個牌手在槍口位置率先加註到8000。我在按鈕位置用A J跟注,然後兩個盲注玩家棄牌。

翻牌是6 7 8,對手做了一個8000的持續下注,我跟注。轉牌是10,他再次下注8000。我還是跟注。

河牌是Q,對手check,我下注15500,他快速跟注,匆忙亮出了AQ,幸運地憑藉河牌圈頂對拿下了底池。

概念與分析

通常而言,用A J跟注翻前加註不是很寬的對手不是我的風格。然而,坐在按鈕位置用75BB籌碼遊戲,而且我不想繼續對這樣的率先加註棄牌,我覺得偶爾打亂一下我的玩法也不壞。特別是他之前拿着堅果牌的加註尺度,我認為他很可能有一個A高牌,如果我們都錯過了公共牌,我可以經常拿下底池。

當翻牌圈發出三張與我們的底牌不相干的牌時,我覺得這是一個執行我計劃的完美機會。因此,我用除了後門堅果同花聽牌沒有多少潛力的牌跟注,並希望轉牌圈發出一張驚悚牌。

轉牌圈發出的10恰好是我希望的,因為我得到了很多堅果補牌,而且再發出9也很可能讓我成為贏家。現在,我的對手下注很小,他使用的下注額和翻前及翻牌圈完全相同。

我和缺乏經驗的牌手打過成千上萬手牌,歷史經驗告訴我,對手的這種玩法通常表明他沒有一手強牌。雖然在這個特定場合可能會有例外,但我直覺告訴我,我正在對抗AQ或AK。

不過,他仍然可能拿着一個大對子。也許他不想放棄下注的權利,而且對於在這裏用大對子check-call感到不適。

我的第一直覺是做一個巨大的加註,打光所有籌碼。假設是最壞的情況——他拿着AA,我仍然有不錯的勝率。如果我的判斷沒錯,我將在這裏贏下一個可觀的底池。接着,我又想,為什麼不再看一張牌呢?如果他拿着一個大對子,我有一個完成聽牌的便宜機會。如果他不是大對子,我也許能夠用河牌圈詐唬取勝。

於是,我只是跟注,然後那張噁心的非草花Q發了出來。我的對手check,我想最好是做一個試探性下注,看看他是否拿着AK。我考慮下注大一點,但缺乏經驗的牌手在這裏往往會高估大對子的價值,並且無論如何都會跟注,因此我認為一個較小的下注會獲得成功,在對抗AK時能拿下底池,同時在我讀牌錯誤的時候省下一些籌碼。

正如最後的結果,他拿着AQ,河牌圈擊中了一對,拿下了底池。顯然,這是一張對我很殘酷的河牌,因為除了非草花的Q,很可能幾乎任何河牌都能夠讓我贏下底池。我忍不住回想自己的轉牌圈決定。如果我相信自己的讀牌,用這手有很多補牌的堅果聽牌全壓,我本可以有一手接近100BB的籌碼。

這手牌也說明了有問題的翻前決定會如何給後面的行動帶來影響。翻前棄牌,等到這個牌手沒有拿到好牌時再出擊將使我佔據很大的優勢,我想耍一個小花招,但最終搞砸了。

版權聲明:本文編譯自PokerNews.com,譯文版權屬於撲克人問答社區(www.pokerren.com)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