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牌局分析:用AK對抗一個強範圍

在德州撲克中,2/3的時候我們的AK在翻牌圈只有一個A高,而且它最常得到的一種聽牌是卡順聽牌。接下來的這手牌來自我的學生MiamiConfusion,它很好地說明了AK對抗一個強範圍的一些常見主題。

MiamiConfusion介紹了這手牌的背景信息:這手牌來自清晨的NL5級別Zoom局,對手們普遍比較緊弱(nitty),他們不喜歡用次好牌打到攤牌,只有少數常客玩家的詐唬多到足夠你用非強牌跟注。

翻前,槍口玩家率先加註到3BB,後面玩家棄牌,我們在小盲位置拿着A K,現在輪到我們行動。Hero選擇3bet。通常我建議加強翻前侵略性,但在這個具體場合我不喜歡3bet。那麼這個場合與其他場合有何差異呢?

你會在這裏3bet嗎?在這裏3bet的優點和缺點各是什麼?

首先,我們已經確定對手們普遍比較緊弱。我們沒有這些對手的任何HUD數據或特別閱讀,但我們可以假設緊弱是他們打法的基本特徵。再考慮到對手在槍口位置率先加註的事實,我們可立即得出他應該有一個強範圍的結論。

這種牌桌動態的一個推論是,我們的3bet很可能棄牌率極低。因此,要麼我們的3bet被跟注並且在不利位置遊戲,要麼更糟糕——我們可能遭遇拿着強範圍玩家的4bet。此外,這並非那種我們很可能造成對手犯錯(通常我們為了盈利要做的事情)的場合。

所有這些事實都表明在這裏應該用AK跟注。事實上,我也喜歡用QQ、KK和AA跟注。無論如何,我不會在這種場合頻繁3bet,因此,更重要的是加強我的跟注範圍,而非構建一個平衡的3bet範圍。

注意,我並非建議總是在盲注位置用AK跟注。因為我們面對的範圍及翻后的可能遊戲方式,我偏愛在這裏跟注。

大盲玩家棄牌,槍口玩家跟注,然後翻牌是J T 9。Hero決定在這裏下注40%底池大小。

首先要注意的是,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翻牌面。誠然,我們有一個卡順聽牌、兩張高牌和一個後門堅果同花聽牌,但在這種翻牌面我們的持續下注能達到什麼目的呢?對手在這裡會放棄哪些牌?當然,小對子會放棄,但也就那麼多了。這個翻牌面和對手範圍中的大高張組合關係緊密,因此我們在這條街將極少得到棄牌。

為牌局做計劃的一個重要方式就是問自己是否對手或早或晚會棄牌。這使得我們能夠立即實施連續下注策略,從而我們知道在後續回合將怎麼做。這個翻牌面的問題是,除了小對子,即使連續下注三次也無法趕走對手範圍中的多少牌。

所有這些考慮因素都不贊成在翻牌圈持續下注。我們無法應對加註,而且我們對抗對手的任何後續行動都比較棘手。因此,我會在這裏帶着check-call的意圖check。

你可能會說:“等等,你打算用卡順聽牌check-call?”是的,鑒於我們有相當多的勝率,在這裏check-call是合理的,而且我們不想要棄牌贏率。但我也會問自己,是否我在這裏可以用其他牌(比如AA)check-call。我們不得不就整個範圍來考慮我們在這裏的行動,而持續下注無法達到任何积極的目標。

我們做持續下注,對手跟注,然後轉牌是5。MiamiConfusion決定下注略多於半個底池大小。然後他問我:“我想知道我應該在哪些轉牌繼續下注,在哪些轉牌放慢節奏。對手似乎可以在這裏拿到各種牌型,從兩對到Q高,而我能代表的牌很少。”

這裡有三個重點。首先,Hero的範圍確實受限於一對。其次,至於對手的底牌範圍,我不認為他在這裡會有Q高,因為我們已經確定他應該有一個很強的率先加註範圍,而這裏任何合理的Qx牌都至少有一個對子。但對手肯定可以慢玩兩對。最後,MiamiConfusion對於哪些轉牌應該繼續下注的問題強調了我們需要在翻牌圈有一個計劃,而翻牌圈的計劃因為我們的翻前行動而變困難。

當然,翻前用AK做3bet很標準,而翻牌圈持續下注也是缺省玩法。但只因為一種玩法是標準的並不意味着它在所有場合都是最好的。你不應該不假思考地遊戲,而應該慢下來,集中精力做一些EV評估。這將幫助你確定缺省玩法在具體場合是否最優的。

我不太喜歡在轉牌5發出時繼續下注。鑒於這張牌是一張純粹的空白牌,我不想在這裏繼續下注的事實鞏固了翻牌圈持續下注很可能是一個壞主意的觀點。如果是我打到轉牌圈,我通常會放棄。這個下注不會有很多棄牌率,而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三連注詐唬將會成功。當我們沒有任何贏下底池的明確計劃時,繼續往底池投入資金沒有任何意義。

Hero的轉牌圈下注被跟注,然後河牌是A。我們最終得到改進,決定過牌,然後遇到一個約半個底池大小的下注。

在類似這樣的場合我會問自己三個主要問題。首先,我得到了怎樣的底池賠率?我們在這裏得到了3:1的底池賠率,而當我得到良好的底池賠率時,我通常會給出行動。

其次,在這個時間點我的牌在我的整個底牌範圍中處於哪個位置?AK是我們打到河牌圈時比較強的一手牌。因此,這也使得我不想棄牌。

最後,我們應該問自己在這種場合對手的下注範圍是什麼?因為我們在這手牌中做出的一系列決定,這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在翻牌圈,我們有很大的範圍劣勢。在河牌圈,我們得到了我們能夠想象到的最好發牌,但在整個牌局過程中我們的範圍一直處於劣勢,從而我們仍然無法確信自己拿着最好牌。

雖然在賠率高於3:1時對一手隨機牌放棄頂對會很糟糕,但我們同樣也不喜歡這種局面。最終我們跟注,對手亮出了一手意想不到的牌——QTo。我們拿下了底池,然後立即做了一個筆記:儘管我們有一個桌上對手普遍比較緊弱的假定,但該特定對手在槍口位置有一個寬範圍。 此外,他在翻后被動地遊戲強聽牌。這是我們將來可以用來對抗他的信息。

總體而言,我不喜歡MiamiConfusion在這手牌採用的玩法。有人可能爭辯說,這種玩法在某種意義上是標準的,但我們通過深入分析發現,Hero的玩法在這個特定場合和特定牌面並沒有多少意義。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對手決定在牌局中的某個時間點用他的強聽牌向我們施壓,我們本不會打到攤牌並贏下底池。

版權聲明:本文編譯自www.splitsuit.com,譯文版權屬於撲克人問答社區(www.pokerren.com)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22 最新版百家樂賺錢秘技全攻略
2022 最新版完全攻略 百家樂預測破解
2022 最新版完全攻略 百家樂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