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中四個你可能3bet不夠多的場合

我主要打松弱的小注額錦標賽。這些比賽的首要標誌是选手們通常玩得太鬆動。這導致3bet頻率遠低理論最優頻率。如果你堅持在這些比賽使用標準率先加註範圍,你可以取得好結果,但你將在牌桌上留下一些籌碼。這是因為低於理想頻率的3bet允許超過理想數量的率先加註。

這些比賽中的更好牌手已經開發出一種旨在利於這種被動的松凶風格。這是我通過觀察比賽時發現的,一些我知道很厲害的牌手卻在前面位置率先加註時犯明顯的“錯誤”。事實上,我的教練在超鬆軟比賽的深籌碼場合在槍口位置用超過40%起手牌率先加註。雖然那聽起來很瘋狂,但對他是奏效的,因為對手們不會足夠頻繁地3bet。即使我們當中具有良好整體3bet範圍的人,在特定場合也3bet不夠多。

在小注額錦標賽中有四個牌手3bet不夠多的最常見場合。

1. 在前面位置對抗前面位置率先加註者

我之前提到我的教練在鬆軟的比賽中用超過40%起手牌率先加註,這幾乎是你正常情況下能夠有利可圖率先加註牌數量的三倍。在這種遊戲中的典型牌手可能易受驚嚇,只用QQ、AK這樣強的牌跟注。他們推測對手拿着他們從起手牌表格那兒學到的率先加註範圍。他們認為對手代表一個強範圍,只是跟注,因為他們不想面對4bet。

另一個阻止他們在前面位置3bet的顧慮,是大量尚未行動的牌手。他們中任何人都可能突然拿到好牌並冷4bet。

他們沒有意識到率先加註者和桌上其他人都知道人們多不情願在這種前面位置對抗場合3bet,因此這些人將給前面位置3bet很大尊重。

不想在前面位置對抗中用QQ或AK 3bet的同樣類型牌手肯定不會用這些牌冷4bet。雖然有很多尚未行動的對手,但在這種場合他們的4bet範圍很可能只有KK+。

當然這裏標準的3bet範圍應該由QQ+和AK組成。這是你在不太被動的遊戲中預計可看到的。它很可能也應該包括JJ和AQ。但是,如果我懷疑槍口玩家率先加註和我的教練一樣寬,我將做寬很多的3bet,利用牌桌的被動性。我預計遇到的跟注遠多於4bet,因此我的3bet範圍包括在翻后很好遊戲的牌,比如同花大高張(兩張不小於10的牌)甚至K9s和Q9s。

往往我會在翻前拿下底池,或者在我的對手無法擊敗他們認為的強牌時在河牌圈之前拿下底池。如果我和桌上的一兩個對手利用這些機會,前面位置的率先加註者最終不得不回歸標準玩法,停止在前面位置那麼頻繁地率先加註。

2. 在大盲位置對抗前面位置率先加註者

當我在大盲位置面對前面位置率先加註時,這個概念甚至更加明顯。你結束行動,而且有這樣好的跟注價格,使你最終不想在3bet后不得不對4bet棄牌。

但當你真的用3bet對抗一個預計範圍較緊的前面位置牌手時,你的範圍看起來特別的強。我通常只在這種場合看到 QQ+和AK,因此如果我沒有得到投機暗三條的好價格,我甚至會對這種玩法放棄JJ。因為這個原因,你必須在這個範圍中包括更多詐唬牌。

因為這個範圍的強度和你應該選擇的較大尺度,你可能較少在這裏跟注,因此你可以更兩極化,在深籌碼時用那些翻后不好遊戲的牌(比如Q9s和K9s)3bet。當籌碼量較淺時,你可以用更多包括阻斷牌的牌3bet詐唬(比如A9s或ATo),因為你更不可能打到翻后。

你應該更小心地遊戲你其實想遊戲翻后的牌,比如KQs和QJs。在大盲位置被迫用這些牌3bet-fold絕對是犯罪。

3. 在大盲位置對抗後面位置率先加註者

在這類被動的遊戲中,我的教練甚至更瘋狂,在按鈕位置用100%起手牌率先加註。當然他在這種場合經常遇到3bet,但沒有他的率先加註範圍理論上應該得到的3bet那麼頻繁。原因很簡單。不像前兩種情況,在這種場合4bet範圍較寬,而且牌手們不想在得到這樣好跟注價格的時候被迫放棄一手好牌。

這是有問題的,因為跟注允許率先加註者在翻後用寬範圍有利可圖地遊戲。翻前3bet不夠多的牌手很可能在翻牌圈check-raise不夠多,對較小的持續下注棄牌太頻繁,且可能在他被打敗時在後續回合跟注太頻繁。由於允許率先加註者在整手牌中掌握主動,你允許他將翻前的小錯誤轉變成非常有利可圖的翻后場合。

彌補錯誤的方法是用一些垃圾牌(如我在第二部分提到的A9s)3bet-fold,並考慮用更好的牌(如KQs)3bet-call。如果你預計被ATo和小口袋對子等牌頻繁4bet,這尤其正確。頻繁4bet的牌手將迫使你在這些更適合運氣,但你唯一的其他選擇是被動地遊戲,並讓他用太寬的範圍過度實現其底池權益。

4. 在大盲位置對抗小盲位置率先加註者

最後,由於之前同樣的原因(你仍然得到很好的跟注價格,而且不想被4bet),這種場合也往往3bet不足。

但是,兩者的主要差異是,現在你在整手牌具有位置優勢。此外,小盲位置率先加註者可能有一個比後面位置率先加註者更強的範圍,因為他忽略了其他人沒有的補滿盲注的機會。如果他只用他在按鈕位置更可能加註的弱牌補滿,那麼他的率先加註範圍必須更強。

這些是這一場合和前一場合之間的極重要差異。這些差異使我認為這種場合其實應該比之前更少3bet。雖說如此,我仍然相信這種場合大盲玩家的3bet不夠頻繁。即使小盲玩家的率先加註範圍比之前更強,但它仍然足夠寬也足夠弱,包括一些raise-fold牌。即使小 盲位置牌手決定raise-call,你也在有利位置遊戲一個較大底池,而且你具有使這種場合更寶貴的主動權。

總結

當你開始在這些場合更頻繁 3bet時,可能發生的最糟糕事情是4bet威脅,但你最後一次認為一個牌手4bet太頻繁是什麼時候?往往對手的4bet範圍強到你不必和他繼續對抗的牌。在牌手往往3bet不夠多的小注額錦標賽中,你對4bet過度棄牌(over-fold)通常不是錯。

最可能的結果是,率先加註者最終開始用更多牌跟注你的3bet。如之前所述,這不是很糟糕,因為它意味着你在掌握主動權(往往也有位置優勢)的情況下遊戲一個大底池。雖說如此,如果對手不對你的持續下注棄牌,這可能是一個難以處理的棘手場合。如果你總是發現自己處於這種局面,你可能沒犯3bet不夠多的錯誤,而是犯了3bet不夠大的錯誤。

最後說下你的3bet尺度。在過去,牌手可以在有利位置2.5BB而在不利位置3.5BB,但那是在你應該在得到好價格時更頻繁防守成為常識之前。這些下注尺度往往鼓勵對手跟注。

在如今,最好的牌手更可能在有利位置3.5BB而在不利位置4.5BB。這迫使你的對手更頻繁地要麼4bet要麼棄牌。這恰好是你希望迫使他做出的選擇,特別是他用40%到100%起手牌率先加註並預計你不會足夠頻繁3bet的時候。

以這種方式給你的策略融入更多侵略性將使你成為更難啃的對手,迫使喜歡頻繁率先加註的牌手回歸正常玩法,為你採用非常規玩法打開了方便之門,助你贏得超過公平份額的錦標賽權益。

注:內容摘自撲克迷,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