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賣燈具到上市 成都這家企業真把路燈做出花來

聲音1

VS

“過去10年我們一直想着如何把燈做得有藝術性。”

聲音2

傳統的“文化路燈”設計感強、利潤率高,但那是一鎚子買賣

VS

從5G、人工智能、天眼到智慧泊車等,依託一根路燈可以有無限想象空間

7月6日,中標通知書送到四川華體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時,整個企業沸騰了。中標項目位於天府新區眉山片區,金額1.6億元,將採購4557套多桿合一的智慧路燈。

這是一家傳統得不能再傳統的企業,主要生產路燈。這又是一家新潮得不能再新潮的企業,與BAT、華為、浪潮等互聯網頭部企業頻頻合作。公司負責人一直強調,“用小米(公司)的思路去賣產品”。

從賣燈具到生產路燈,再到打造“物聯網城市傢具生態系統”,這家生產路燈的四川中小企業在迭代升級、跨界破圈中不斷成長。

□本報記者 侯沖

養成記

1991年

華體與照明結緣,出售燈具

2004年

成立四川華體燈業有限公司,建成總部中心和生產基地

2009年

開創性提出“文化照明”理念,進入高速發展階段

2012年

正式更名為“四川華體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註冊資本增加到1億元,全國範圍內建立20個營銷網點

2017年

登陸上交所正式掛牌,成為中國戶外道路照明第一股

提出“文化照明”

從“玉蘭燈”嘗到創新甜頭的華體科技順勢提出“文化照明”理念,通過定製的方式,使路燈成為彰顯城市文化的重要景觀

打造“智慧路燈”

未來的路燈除照明之外,還可以成為城市數據入口,將智慧照明、5G無線網絡、視頻監控等功能集於一身,成為打造智慧城市的重要載體

讓路燈更好看

從提升路燈“顏值”開始,一盞“玉蘭燈”打開市場,設計團隊還從甲骨文中找到靈感

成都市人民南路兩側,美觀、大氣的玉蘭花造型路燈成為蓉城夜晚亮麗的風景線。然而,在“玉蘭燈”成為網紅之前,華體科技還是一家默默無聞的戶外照明企業。

1991年,成都市民梁鈺祥支起一間20平方米的門店出售燈具,因靠近成華區體育館取名“華體燈飾”。梁鈺祥發現,成都新修的路越來越多,對路燈的需求極大,於是他開始建廠專門生產路燈。

“2009年左右,公司明顯進入瓶頸期。”華體科技副總裁劉毅回憶,城市路燈都是以照明功能為主,這導致路燈產品技術門檻不高,同質化嚴重。“據不完全統計,當時全國有上萬家企業做路燈,互相打價格戰。企業要想進一步發展,必須跳出原來的競爭態勢。”

如何跳?“除了照明,路燈還有啥子功能?你又不能做出一朵花來。”私下里,不少公司員工難以理解高層想法。不信邪的華體科技,真就做了“一朵花”出來。

2009年,華體科技參与成都市人民南路的路燈造型設計。當時有人提到,白玉蘭造型路燈曾在上世紀80年代安裝在人民南路兩側,具有深厚的時代印記。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玉蘭燈”成了華體科技設計團隊的突破口。為解決照明問題,設計團隊在新玉蘭燈的恭弘=叶 恭弘片下,隱藏設計了照明主光源,這樣路燈可以直射馬路;同時在燈桿中加入金沙文化元素作為鏤空裝飾,引發行人對古蜀文化的遙想。

“玉蘭燈”一經推出,迅速成為成都主幹道寵兒。當年,僅“玉蘭燈”華體科技就賣出了6萬盞,而且附加值是傳統路燈的10倍。

嘗到創新甜頭的華體科技順勢提出“文化照明”理念,即通過定製的方式,使路燈成為彰顯城市文化的重要景觀。“看着很容易,當時下決心很大。”劉毅透露一個細節,路燈定製需要激光切割技術,一台切割機上百萬元,資金還不充裕的華體科技當時硬是一口氣買了3台。

相比生產,設計環節更重要。公司工業設計中心總監楊傑記得,有一次接到綿陽市北川縣的項目,當地只有兩個要求,“燈不能太複雜”“突出羌族元素”。

連續幾個方案被否定,設計團隊心氣全無。交稿當天凌晨,昏昏欲睡的楊傑瞥到桌上的一張紙,那是甲骨文的“羌”字,一下來了靈感。他們以甲骨文符號為原型,將“羌”兩邊伸出的羊角做成燈桿,“北京專家對方案贊不絕口”。

“過去10年我們一直想着如何把燈做得有藝術性。”華體科技董事長兼總裁梁熹介紹,憑藉在路燈這一垂直領域的精耕細作,公司2017年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去年底,公司又榮獲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稱號。

讓路燈更好用

搭載5G、人工智能等,以“智慧路燈”為入口,打造“物聯網城市傢具生態系統”

走進華體科技廠區,隨處可見“5G”基站、攝像頭、無線充電設施等,科技感十足。靠一盞“玉蘭燈”打天下的華體科技,正悄然布局另一場革命——從提升顏值到提升內涵,打造“智慧路燈”。

什麼是“智慧路燈”?劉毅的解釋是,未來的路燈除照明之外,還可以成為城市數據入口,將智慧照明、5G無線網絡、視頻監控等功能集於一身,成為打造智慧城市的重要載體。

“文化照明”理念提出六七年後,各地仿造“玉蘭燈”或其他造型的路燈層出不窮。“公司利潤下滑嚴重,我們當時思考,下一個發展動能在哪裡?”劉毅說,5G時代的到來,提供了新的風口。

5G採用超高頻信號,比現有的4G信號頻率高出2到3倍,覆蓋同樣大小的區域需要的5G基站數量將更為密集。城市道路兩邊相隔數十米一根的路燈燈桿,成為5G基站天然載體。進一步打開想象,5G之外,路燈桿同樣可以發揮其載體和管網優勢,加裝監控、充電樁等。

“粗略統計,中國路燈行業存量路燈大約4000萬根,新建路燈以每年10%速度增長,這就是我們面臨的巨大市場。”劉毅說,公司研發的多功能智慧路燈桿已經開發了13個功能,有微環保、可視化城管、智慧停車等。

從傳統路燈到智慧路燈,華體科技並非沒有迷茫過,比如商業模式。

劉毅介紹,傳統的“文化路燈”設計感強、利潤率高,但那是一鎚子買賣,交給政府後就不再過問。“智慧路燈”卻截然不同,從5G、人工智能、天眼到智慧泊車等,依託一根路燈可以有無限想象空間。於是,華體科技決定更換經營思路,從傳統製造業偏重銷售的思維跳轉到互聯網偏重經營的思維。

如何理解?藉助智慧路燈這個端口,華體科技與當地政府成立合資公司,一起運營智慧路燈項目,這樣就找到了可持續的贏利模式。“公安部門需要使用路燈桿,那公安部門就會把一部分的搭載使用費付給運營公司;環保部門要一些環境數據,運營公司就給他們提供這個服務,來收取費用。”梁熹說。

擁有互聯網思維后,華體科技的目標是打造城市萬物互聯生態場景,這一構想已獲得頭部互聯網企業的青睞。去年6月,華體科技聯合騰訊雲、東華軟件等中標成都錦城綠道智慧系統項目,華體科技負責提供智慧燈桿等硬件設備,騰訊雲負責軟件。

“去年公司銷售智慧路燈8999套,實現收入9000多萬元。”梁熹說,未來,他們要用小米公司的思路去賣產品,先用性價比高的路燈產品去佔據更多的點位,搶賽道,然後疊加各種服務,最終打造“物聯網城市傢具生態系統”。(四川日報記者 侯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