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斥責劉伯承:拿不下關家堖,撤129師番號,殺頭不論大小

作者:相忘於江湖

1941年的一天,山崎大隊稀里糊塗撞進了太行根據地的一線天,駐守的八路軍連長居然一槍沒放,帶隊逃跑,被彭老總下令槍決。山崎大隊撤到李家坡利用地形堅守待援,程瞎子團8次衝鋒也沒拿下來。

旅長果斷上替補的李雲龍獨立團,李雲龍採用“土工作業”挖壕溝迫近日軍,將全團3600顆手榴彈集中到一營360人,一人10顆一傢伙扔進日軍陣地,最終炊事班都上陣,把山崎大隊全殲。

這是《亮劍》一開頭就高潮迭起的“李家坡之戰”,實際上,這一描寫與真實的關家之戰相比還是有差距的。

李雲龍獨立團一營用手榴彈招呼日軍

一、關家堖之戰,日軍搶佔了制高點

1940年10月29日,岡崎大隊540多人進入太行根據地,被八路軍圍攻后,搶佔了關家堖、柳樹堖。隨後而來的八路軍開始圍攻,129師386旅772團,通過一條不到半米寬的小道,向關家堖主峰進攻。一次又一次的衝鋒,完全暴露在日軍的火力之下,反覆的短兵相接,傷亡很大。

從30日凌晨到中午,當蒲大義的一營被替換下來時,全營200多人只剩下6個人。

129師385旅769團在關家堖西北,面對20米多高的陡崖和一個30多米長的斜坡,也是一馬平川無遮無攔。在日軍的火力封鎖下,攻擊部隊既無法衝鋒,又無法打擊日軍火力,完全被日軍壓制。

百團大戰,彭德懷在關家堖前線的野戰炮兵陣地指揮戰鬥,這裏距離敵人只有500米。徐肖冰攝

二、彭德懷、劉伯承、陳賡的戰術之爭

陳賡電話向令彭德懷提出,關家堖地形不利,是否把岡崎放下山另選有利地形伏擊?

彭德懷錶示,一旦放走日軍就很難再打,必須將其消滅!陳賡繼續說,這樣打下去,代價太大。彭德懷還是不同意,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關家堖,不能打硬仗的部隊,以後也沒有前途!

陳賡有些着急,對這種打法不贊成。彭德懷說,有意見可以保留,但命令必須執行!

10月30日上午,幾架日軍飛機狂轟濫炸,八路軍暫停進攻。劉伯承看到部隊損失很大,進攻無果,也給彭德懷打電話,建議暫時撤圍,另尋戰機。彭德懷說,岡崎所剩不多,不能給喘息機會!

劉伯承勸說彭老總,這樣的仗我們賠不起。彭德懷則說,日軍援兵正在逼近,一旦放虎下山立刻會被接應逃走。劉伯承又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那就以後再收拾他,關家堖地形不利,部隊傷亡太大。彭德懷還是堅持己見,劉伯承也有些生氣了:“你這是賭氣,蠻幹,這仗我不同意再打!”

彭德懷也來了犟脾氣:“拿不下關家堖,就撤銷129師的番號,殺頭不論大小!”

百團大戰破除日軍據點

三、短兵相接,還是土工作業解決了問題

話趕到這份上,劉伯承放下電話:“這個老彭啊,早晚會吃虧在這個牛脾氣上。”

旁邊的鄧政委勸道:“彭總這是打政治仗,影響仗,我們還是執行吧。”

軍令如山,劉伯承馬上趕到769團指揮所,用望遠鏡仔細觀察之後,轉身問團長鄭國仲:“我的眼神不好,你也來看一下,前面那道壕坎上面的斜坡,是不是黃土的?”

鄭國仲肯定地回答:“是一道黃土坎。”劉伯承有了主意:“挖暗道,通上去!”

鄭國仲茅塞頓開,一邊組織火力佯攻,一邊組織掘進開挖暗道,直通關家堖的主峰陣地。

769團團長,開國少將鄭國仲(1913~1992)

經過一天激戰,八路軍佔領關家堖、柳樹堖一部分陣地,岡崎被擊斃,但日軍仍佔據主陣地。

此時,周圍武鄉、遼縣2500多日軍一起出動向關家堖增援,129師385旅和新編第10旅與援敵交火,新10旅旅長范子俠負傷,386旅只好再派一個團前去幫助阻擊。

日軍一步步逼近關家堖,彭德懷不甘心地下令撤退,100多日軍死里逃生,與大隊會合。

四、關家堖之戰,讓八路軍浴火重生

八路軍129師385旅13團、769團,386旅16團、772團,新10旅28團、29團;決死一縱隊25團、38團,八路軍總部特務團、炮兵團,共10個團一萬多人,損失600多人(陳賡回憶2000多人)。

岡崎大隊540多人被擊斃400多人,400多名民夫全部被日軍殺害,事後日軍對關家堖周圍瘋狂報復,屠殺群眾6000多人。但經此一戰,129師和決死縱隊百鍊成鋼,多數主力團的建制保留至今。

1、日軍的技戰術素養,讓八路軍印象深刻

關家堖之戰,日軍的技戰術素養和單兵作戰能力給八路軍留下了深刻印象。岡崎判斷準確,白天疾走、晚上駐紮,搶佔了關家堖和柳樹堖,形成了犄角之勢。日軍挖掘工事、射擊投彈、近身拼刺都表現了高水準,即使在岡崎中佐陣亡以後,剩餘100多個日軍沒有亂了分寸,而是堅持戰鬥。

2、八路軍快速發展,新兵磨合不足

在圍殲岡崎大隊戰鬥中,新兵過早使用迫擊炮打草驚蛇,讓日軍判斷出八路軍主力出動,搶佔制高點待援。在地形極其不利甚的情況,新兵過多的弊病盡顯無疑,部隊配合不默契,步炮不協調。

但129師和決死縱隊,在這次戰鬥也打了出來。歐致富的特務團得到了實戰演練,就在一年後的黃崖洞保衛戰,以300多人對抗日偽軍7000多人的進攻,殲敵2000多人,自己損失不到100人。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黃崖洞

五、“貓耳洞”和“土工作業”,影響了我軍60年

劉伯承注意到,日本陸軍很多士兵來自北海道礦工,善於挖掘工事,一些漁民則加入日本海軍。在正太破襲戰進攻榆社時,王耀南也指揮一些做過礦工和盜墓的戰士,挖通暗道直通日軍的碉堡。

日軍把關家堖的窯洞互相打通,構建立體防禦,並且在一線築環了形工事,機槍火力視野很好。單兵掩體“貓耳洞”也非常實用,關家堖之戰後,劉伯承、彭德懷、左權等現場觀摩,讚歎不已。

1、坑道戰:師夷長技以制夷

一戰時期,大溝深壕對壘是很普遍的,二戰時期也有很多用途。

土工作業是敵強我弱情況下的一大創舉,在各個抗日根據地都有創新發揮。比如,呂正操平原地區的“冀中地道戰”,陳再道挖掘的“冀南交通壕”,王秉璋在魯西“交通壕近迫作業攻堅”戰術。

抗戰後期和解放戰爭尤其是三大戰役,傳統“土工作業”發揮了巨大作用。比如,遼瀋戰役攻克義縣和錦州,淮海戰役殲黃百韜、黃維和杜聿明,平津戰役攻克天津……

1952年10月、11月的上甘嶺,美軍6萬多人對志願軍4萬多人,火力兵力佔優,向我陣地打了190萬多發炮彈,5000多枚炸彈,火力密度超過二戰最高水平,山頭被削低了兩米,可是美國人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會輸,而“坑道”就是12軍31師參謀長林有聲等人發明的一個“新武器”。

一位志願軍戰士在坑道內接水

2、貓耳洞:受苦受罪但能躲避槍炮

十年南疆作戰期間,貓耳洞遍布前線,有我軍戰士的地方都有貓耳洞。一些參戰老兵自稱“貓耳洞人”。流行的口頭禪:在貓耳洞里待一年,一輩子的苦都吃完。

南方貓耳洞由於空間狹小、密不通風,雨就積水晴天缺水,洞內炎熱潮濕易得怪病,還容易遭到偷襲。但是能躲避炮擊,戰士們靠着這一簡陋的工事贏得了來之不易的和平。

師夷長技以制夷”,解放軍最大優勢就是善於總結、不斷學習,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在失敗中總結成功因素,幾乎從來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所以從“有勝有敗”變為戰無不勝。

隨着我軍裝備的日新月異,“硬件”水平不斷提高,“貓耳洞”和土工作業的作用,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必要,但不斷學習的創新精神,永遠都是我軍的制勝之道。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