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勢利眼同學叫小伙賭牌21點,誰知小伙有透視眼,把把贏錢

恭弘=叶 恭弘秋跟范正統兩人拿了一些自助餐,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其他的同學們則自動的孤立了他們兩人。

恭弘=叶 恭弘秋也樂得清閑,這群勢利小人,完全沒有必要跟他們交往計較。

只見恭弘=叶 恭弘秋對着范正統說道:“飯桶,哥們有個想法,我想要開家公司。”

范正統看向恭弘=叶 恭弘秋,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我去!恭弘=叶 恭弘秋你真發達了?”

恭弘=叶 恭弘秋笑着說道:“正因為沒有發達,所以我才要開公司。”

“你開什麼公司?做什麼的?在哪裡?什麼時候開?前期有什麼需要兄弟幫忙的,你一句話,兄弟義不容辭!”

恭弘=叶 恭弘秋拍了拍范正統的肩膀說道:“我還真需要你的幫助,我希望你能夠出來跟我一起創業。”

“我?跟你一起創業?”范正統驚訝地看着恭弘=叶 恭弘秋,緊接着搖搖頭道:“不行不行!”

“我沒有錢阿,怎麼跟你一起創業?”范正統說道。

恭弘=叶 恭弘秋笑着說道:“不用你出錢,你只需要出人就行。”

范正統聞言說道:“那沒問題,錢兄弟是沒有,不過力氣,兄弟有的是。只要你一句話,兄弟一定會義無反顧!”

這就是真正的兄弟,范正統連恭弘=叶 恭弘秋要開什麼公司都沒問,就義無反顧地答應了要跟他一起,真是夠義氣。

“我要開一家珠寶玉石公司。”恭弘=叶 恭弘秋接着對范正統說道。

范正統聞言感到有些驚訝,這中海市的珠寶玉石公司已經被三大企業給垄斷了,他要開的話,會很難。

不過范正統卻並沒有把這個說出來,只見他對着恭弘=叶 恭弘秋問道:“你有把握有信心嗎?”

恭弘=叶 恭弘秋笑着說道:“有!”

“好!那就干!我跟着你一起!”范正統說著端起一杯飲料,跟恭弘=叶 恭弘秋碰杯了起來。

恭弘=叶 恭弘秋喝了一口飲料,然後雄心勃勃地對着范正統說道:“兄弟,你放心,我們一定可以發財的!”

“我相信你!”

就在這個時候,王向陽走了過來,他的身後跟着一群同學。

只見王向陽仰起頭對着恭弘=叶 恭弘秋說道:“恭弘=叶 恭弘秋,裏面有個棋牌室,我們想要去裏面玩玩棋牌,你也來吧。”

王靜在一旁冷嘲熱諷道:“向陽,他哪有錢?信用卡裏面還欠着八千沒還呢,根本就玩不起。”

王向陽笑着說道:“這個沒問題,我借給他,就怕他不敢來玩。”

王向陽身後的同學們紛紛開啟嘲諷的模式開始挖苦恭弘=叶 恭弘秋道:“向陽,你可要小心一點阿,這種窮光蛋,借了你的錢,根本就還不起。”

“就是,你這錢阿,就相當於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

王向陽一臉鄙視說道:“沒事,他不還錢,可以用其他的形式來抵債的。”

恭弘=叶 恭弘秋站起身來,冷笑着說道:“既然你盛情邀請,那就來吧。”

“我可不玩幾塊錢的,你要是沒錢,跟我借,我立即給你。否則,我可不跟你玩過家家的遊戲。”王向陽一臉笑容說道。

恭弘=叶 恭弘秋冷笑說道:“不用,我有錢,你說,你要玩什麼?玩多大的?”

“既然這樣,咱們先來玩21點吧,怕你沒這麼多錢輸,一局先來一百塊的吧。”

恭弘=叶 恭弘秋開口說道:“這麼少,玩的不盡興,咱們就先來五百塊錢的吧。”

王向陽愣了一下之後反應過來,然後一臉鄙夷地說道:“既然你要玩,那就好好地陪你玩玩!”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棋牌室裏面,恭弘=叶 恭弘秋跟王向陽兩人坐在牌桌上,其餘的人則是站在王向陽的身後。

王向陽開口說道:“就我們兩個人來比吧,我做莊。”

恭弘=叶 恭弘秋點頭,“可以。”

五星級酒店的服務非常的到位,找來了專業的荷官來給他們洗牌發牌。

很快,荷官給雙方都發好了兩張牌,按照規定,恭弘=叶 恭弘秋兩張都是明牌,而王向陽是莊家,則是一張暗牌一張明牌。

恭弘=叶 恭弘秋的兩張牌,明牌是方塊8,暗牌是方塊A。

而王向陽的明牌是黑桃10。

然後他再往着王向陽的暗牌看去,運轉起透視眼一看,對方的暗牌立即被恭弘=叶 恭弘秋獲取,是一個黑桃5。

荷官開口說道:“玩家叫牌。”

恭弘=叶 恭弘秋再次將眼睛看向莊家手下的牌,運轉起透視眼,過了幾秒鐘,恭弘=叶 恭弘秋開口說道:“要牌。”

荷官發給他一張牌,恭弘=叶 恭弘秋翻開,是一張紅心3。

恭弘=叶 恭弘秋接着說道:“還要。”

黑桃接着給他又發了一張,是一張黑桃7,現在恭弘=叶 恭弘秋19點。

一般這個點數,應該都不會再要牌了,不然很容易爆掉的。

誰知道恭弘=叶 恭弘秋卻開口說道:“還要。”

眾人紛紛對恭弘=叶 恭弘秋投去一個鄙夷的眼神,這明牌上面的點數都已經18點了,還不收手,沒想到這小子是一個正宗的賭徒,這樣貪心,遲早輸的一塌糊塗。

坐在王向陽旁邊的王靜開口嘲諷道:“貪心不足蛇吞象,恭弘=叶 恭弘秋,你這樣貪心,遲早得輸的底朝天。”

眾人紛紛開口鄙夷道:“王靜,沒辦法了,賭徒就是這樣的心態,尤其是這種沒錢的賭徒,那就更加的喪心病狂了。”

“這種人,活該窮一輩子!”

范正統開口反駁道:“都滾一邊去,一個個長舌婦,就知道嚼舌根,看到時候恭弘=叶 恭弘秋打你們臉!”

接着荷官將牌發給恭弘=叶 恭弘秋,恭弘=叶 恭弘秋直接翻開,是一個黑桃A,又將底牌給翻開,這樣的話,恭弘=叶 恭弘秋就已經20點了。

“不要了。”

恭弘=叶 恭弘秋靠在椅背上,一臉悠閑的樣子。

這下輪到王向陽莊家要牌了,恭弘=叶 恭弘秋2點,壓力全部到了王向陽這一邊。

王向陽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叫牌,所以他跟荷官點了點頭,讓荷官繼續發牌。

荷官發給他,是方塊7,爆掉了。

眾人將眼神投向王向陽,只見他翻開牌,果然是一張方塊7,22點,爆掉了。

范正統在一旁鼓掌說道:“漂亮,恭弘=叶 恭弘秋牛逼!”

王向陽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他沒想到恭弘=叶 恭弘秋竟然運氣這麼好。

王向陽將五百塊錢給到恭弘=叶 恭弘秋,對着他說道:“再來!”

恭弘=叶 恭弘秋這個時候開口說道:“五百塊錢也不夠刺激,有沒有膽來一千塊錢的?”

王向陽冷哼一聲:“就不要來小打小鬧的了,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我們就直接來十萬塊錢的吧。”

只見他一臉挑釁地看向恭弘=叶 恭弘秋,:“有沒有膽量?敢不敢來?”

“那就謝謝你給我送錢來了。”恭弘=叶 恭弘秋笑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