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球迷來說更殘酷的是,中國足球似乎還沒跌到谷底

一年不到連甩兩次爛攤子,里皮揮一揮衣袖淡然告別,中國足球再次回到一地雞毛狀態,更殘酷的是,這樣的陰霾或許很長時間都不會散去

零時準點到來的2019年11月15日,迎接無數中國球迷的,是一個糟心的不眠之夜: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中國隊在阿聯酋迪拜客場1:2負於敘利亞隊,晉級12強賽難度陡增、乃至黯淡。

尚未來得及消化這場敗仗,主教練里皮的火線辭職,又往大家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這位世界冠軍主帥復刻了年初亞洲杯後主動卸任的場景,言簡意賅的幾句“告別演說”乍聽上去大義凜然,實則充滿着對中國足球的傲慢與偏見。

前後四年、兩度挂帥,分別時刻都是如此突兀,里皮對於這支隊伍的失望顯而易見。但是,故事開篇就被打造成“中國男足救世主”角色的他,又付出了多少呢?普通中國球迷覺得宛如天文数字的巨額高薪,最終成了里皮揮別的直接理由——連錢都不要,這“買賣”確實沒辦法再做。

事實上,里皮與中國足球的牽手,原本就是多重因素裹挾下的博弈,以世界杯為終極訴求的中國足球,在茫然中和着球迷的期待與喝彩,悄然走入“被綁架”的境地,正如劉震雲《一句頂一萬句》中的核心總結:事情從根上起就壞了。

以俱樂部作為登陸點,里皮的中國執教生涯確實突破了諸多歷史,但與超豪華的陣容配置直接相關,想來一位“世界級大廚”用“頂尖食材”烹制佳肴“蜚聲洲際”,是否只算常規操作?

如此局面下,中國球迷或不自覺、或深信不疑,成為這場“造神運動”的發起者,“中國男足非里皮不能拯救”的觀點深入人心,傳播學中的“沉默螺旋理論”無形彰顯。更重要的是,看似眾望所歸背後,中國足協的這次選帥,更大程度上或許也是迎合,不乏剝離考量。

圖片來源:懂球帝

上屆12強賽,里皮執教6場,3勝2平1負,乏善可陳、無緣晉級的局面也在球迷預估之內,畢竟“中途接手”。但接下來新一周期的準備,早已深諳中國世故的意大利“銀狐”,始終在用自己的標準應對。

2017年、2018年一系列沒有問責意義的熱身賽練兵后,今年1月25日亞洲杯1/4決賽完敗伊朗隊,里皮衝冠一怒憤而辭職,源於“隊員不可理解的失誤”,一如此番不敵敘利亞隊“隊員不能發揮訓練水平”的概況——事實上,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否恰為主教練工作失職的體現?

而今回看,里皮的辭職終究走出了“以退為進”的效果,卡納瓦羅(對,意大利人,同出一門)臨時過渡后,里皮因為“源於對中國的感情”,4月28日選擇回歸,二度挂帥。過去幾年中國球迷從陌生到熟悉、被形容為“里皮的‘眼睛’,(國家隊)常設在廣州大本營的‘主教練’”的其團隊成員馬達洛尼,彼時就“提醒”過我們:“不能說,有了里皮和他的團隊,突然一下中國足球和國家隊的水平就能達到世界一流了”。

誠然,一次次的挫敗,早已令中國球迷對中國足球的承受底線不斷加固,世界一流?亞洲一流我們都未必敢幻想。問題的關鍵是,在里皮麾下,中國足球得到了什麼?僅就與敘利亞隊的比賽而言,多年來“鋒無力”頑疾依然未愈,硬仗缺乏拼搏的感覺反而與日俱增。

沒有誰會否認中國球員個人能力不足的現實,以塔尖為例,當孫興慜、南野拓實、阿茲蒙在歐冠摧城拔寨之時,我們仰望的武磊大多時刻只是在奉獻“精彩突破”。正基於此,主教練的點撥、技戰術安排更有施展條件,因為“提升空間很大”。然而里皮,這樣一位世界級名帥,並未完成對中國足球任何實質性的幫助,踢得不知所云的隊員們,只能淪為新一批的失敗過客——中國球迷要的早已不是世界杯,而是真真正正硬氣的比賽。

一年不到連甩兩次爛攤子,里皮揮一揮衣袖淡然告別(或許仍有球迷讚歎其不屑金錢),交了大筆X金還是“被撕票”的中國足球,則再次回到一地雞毛狀態。更殘酷的是,這樣的陰霾或許很長時間都不會散去:就在幾天前,2001年齡段的U18中國國青隊1-4慘敗給老對手韓國,最後因凈勝球不如柬埔寨,25年來首次無緣亞青賽決賽圈。

中國國青隊員的停球技術

王晨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