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集訓會有新面孔,郎平優先選拔小張常寧,李盈瑩或是過渡球員

中國女排在歷時四個多月之後,進行了長達兩周的休假調整,於近期再次啟動第二輪集訓。由於奧運會延期舉辦,顏妮、曾春蕾、劉曉彤、丁霞、姚迪等老將的身體狀態和健康狀況都存在不確定因素,因此中國女排未雨綢繆,第二輪集訓必定會根據隊伍的實際狀況進行小範圍的調整,可能會給予老將更多的時間去休息調養,也必定會招募一些潛力巨大且成長速度較快的新面孔加入集訓隊伍,以新生力量增補隊伍的整體實力,以應對未來可能存在的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郎平開啟第二輪集訓

從目前來看,除了副攻顏妮和二傳姚迪都存在肩部和膝蓋等不同位置的傷勢之外,邊攻位置也並不樂觀。朱婷手腕傷勢再度複發、李盈瑩的國際賽場表現憂多於喜、曾春蕾體能不足、劉曉彤狀態下滑、劉晏含保障能力欠缺……整個邊攻位置,目前只有張常寧和龔翔宇二人處於身體健康、體能充沛、狀態正常的狀況。所以,邊攻位置看似兵強馬壯,實則也是極度的不穩定。更何況自從楊方旭之後,接應位置始終處於沒有替補的狀態,一旦龔翔宇出現傷病,曾春蕾無法打滿全場,整個右翼都將處於真空狀態,中國隊的整個進攻體系都將遭到嚴重破壞,到時候只能依靠副攻的背飛和主攻的後排進攻來彌補,但這都不是常規戰術體系。所以接應位置凸顯的問題非常明顯,這也是郎平啟用“全民接應”的原因之一。

李盈瑩很可能會是下一個陳麗怡

但是在所有嘗試接應的球員之中,只有一個人沒有嘗試打過接應,就是天津女排左手主攻李盈瑩。其實按照排球的進攻來看,左手球員非常適合接應,這也是博斯科維奇、洛維、墨菲、曾春蕾、楊方旭等左手接應成功的原因之一。但是李盈瑩從不曾打過接應,即便在瑞士賽的二四號位不換位的嘗試上,她在二號位也不能下球得分,這也說明李盈瑩的適球場應能力存在一定缺陷,她只能在主攻位置有所表現。可是王一梅的時代已是落後的過去式,保障能力缺失的李盈瑩很難在主攻位置有所作為,這也是她在國際球場的表現越來越差的原因之一,正如世界杯打巴西是12扣2中2失誤、打荷蘭是6扣1中1失誤的表現,在被對手研究透徹之後,李盈瑩只能成為“附屬品”,她的作用就是出場打肯尼亞、喀麥隆這樣的魚腩球隊,幫助主力球員節省體力。確實,在對付魚腩球隊時,李盈瑩表現不俗,打喀麥隆成功率超過50%,打肯尼亞更是超過70%,如入無人之境。

小將許璐瑤表現突出

在郎平提倡球員必須要全面的基礎之上,那麼像張常寧這樣的球員就非常稀缺了。張常寧保障能力突出、進攻彪悍、發球攔網樣樣精通,最關鍵的是還能在二號位摧城拔寨,可以主攻接應隨時切換、反輪時不換位,這是郎平最想要的主攻。朱婷如此、張常寧如此、接應龔翔宇同樣可以。而在二次集訓的新生代主攻的選擇上,郎平也必定會以她們為參照標準,所以王藝竹、陳博雅、吳夢潔、許璐瑤、吳晗、毛鈞怡甚至像於鋆煒這樣的球員都在候選之列。這些球員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主攻接應可以切換,而且青少年起就具備了基礎的一傳保障能力,與張常寧的特點非常相似。她們一旦成長起來,可以做到主攻接應隨時切換、可以順利執行反輪不換位的戰術意圖,那麼她們會成為中國女排的重點培養對象。一旦她們迅速崛起,那麼會成為朱婷、張常寧、龔翔宇“鐵三角”的補給力量,而不能在二四號位切換、一傳保障能力也只能自保的李盈瑩,很可能會成為另一個陳麗怡,只是中國女排的過渡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