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調查德州撲克APP:近萬人蔘賭,大型俱樂部月入數百萬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原標題:網絡APP公然近萬人蔘賭 大型俱樂部月入數百萬! 賭博鏈條如何形成?

央視新聞客戶端4月15日消息,中國的網絡遊戲市場規模全球最大,網絡遊戲玩家超過5億人。央視記者經過兩個多月的持續追蹤調查發現,在多個網絡遊戲平台里,一些看上去只是為了娛樂的遊戲,卻暗藏着一個個看不見賭徒的賭局,賭博參與者利用網絡遊戲的外衣,在遊戲中豪賭。

上海的小李今年31歲,是一名公司職員,月收入1萬2千元,原本平靜充實的生活,在去年9月份被打破。去年9月開始他開始接觸網絡德州撲克,很快就喜歡上了這種牌類遊戲,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一路沉迷下去。

小李:每天都玩,除了睡覺、吃飯、幹活的時候以外,都是在玩德州撲克

德州撲克是一種牌類遊戲,可多人參與,它的玩法是,玩家每人發兩張底牌,桌面依次發5張公共牌,玩家用自己的兩張底牌和5張公共牌自由組合,按大小決定勝負。那麼小李為何會痴迷這種牌類遊戲呢?

小李:賭錢,目的就是為了贏錢,網上玩德州就是為了贏錢。

既然是網絡賭博,一定會非常隱蔽,然而小李告訴記者,事實剛好相反,他玩過的網絡app平台都是公開的,在蘋果商店和安卓系統中自由下載。近半年的時間里,小李在多個平台中都賭過錢。

小李:撲克圈、德州約局、微賽德撲、撲克部落、這些平台我都玩過,這些都是賭博平台嘛。

小李玩德州撲克原本是為了贏錢,不過他忘了一句話,十賭九輸。小李給記者看了他給俱樂部匯款的轉賬記錄,他告訴記者,近半年的時間里,他輸光了自己的所有積蓄,還欠了一身債。

小李:我輸了8萬多塊錢,那是我所有的財產,另外我還借了微信和支付寶的錢,現在身上都沒錢了。想想輸了那麼多錢,當時真是着魔了。賭博真是害人啊,當初就不應該碰它 。

全網公開,明目張膽的賭博平台

那麼事實真的像小李說的那樣這些網絡app 是用來賭博和完全公開的嗎?記者經過調查發現,這些德州撲克app不僅可以隨意下載,玩家還在這些平台里明目張膽的在進行着賭博,而且金額龐大。記者發現從經營模式上,這些德州撲克app可以分為兩類,我們先說其中一類,這一類涉及的app 有德州約局、微賽德州、歡樂德撲和撲克部落。

德州約局、微賽德州、歡樂德撲和撲克部落在蘋果的app和安卓平台上都可以正常下載。比如這個德州約局在遊戲分級中被定義為:頻繁強烈的模擬賭博遊戲,而這個歡樂德撲的app則更加直接將遊戲定義為:賭博與競技。

記者通過觀察發現,這四家的每一個app里有眾多的俱樂部。 微賽德州和歡樂德撲這兩款app將俱樂部直接公布出來,記者大概數了一下,兩個app,每一個都有約千傢俱樂部。

玩家如果想參與賭博,首先要加入其中一傢俱樂部成為會員,然後將錢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轉給俱樂部管理人員,在俱樂部開設的房間里,與俱樂部會員對賭。如果盈利找俱樂部換回錢。在網絡賭桌上,每個玩家前方都有一個数字,這個数字就是等額的人民幣。

記者在多個平台先後加入了20多個俱樂部,發現它們做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就是給玩家換籌碼。玩家給俱樂部錢,俱樂部給玩家相應的籌碼,贏錢后再找俱樂部將籌碼換回錢。當然俱樂部不會免費為玩家提供服務,他們會從盈利的玩家那裡收取服務費,行話叫抽水。而且是兩個半小時牌局結束以後,俱樂部自動結賬退還玩家現金。

九州俱樂部客服:現在統一規定5,不許減水。一般情況下牌局結束之後,我就自動出賬了,你不說話,我一般都會退微信返號的。如果你着急的話,也可以跟我說,我先給你弄。

小李:俱樂部水上抽成5%,水上就是盈利部分。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充了1000塊錢,我賺了500塊錢,那俱樂部就從這500塊錢抽成5%,它掙了25塊錢,我自己再拿回1475塊錢。

俱樂部靠從盈利玩家身上抽成賺錢,那麼平台賺什麼錢呢?記者發現,在任何一個平台上玩家想參與賭博都必須要購買平台的金幣。

小李:每個玩家坐下來,平台都要收服務費,一般來講大概兩個小時,一般平台會抽兩塊錢。玩家越多,平台抽的越多。

俱樂部將房間按照籌碼的大小分為不同的級別,最低的籌碼是一元兩元,然後依次是 兩元四元、五元十元、十元二十元,最高的是五十元一百元。

這是在德州約局平台上,九州俱樂部186桌,籌碼級別是中等的五塊十塊的一手牌,時間是3月29日晚21點,在玩家“氣勢凌人的鉛“和“瀟瀟”的對局中,底池籌碼達到了6257元,這一局玩家“氣勢凌人的鉛”盈利3237元。在這個房間里他還不是盈利最多的,記分牌显示,這名叫豆的玩家共盈利9868元人民幣,而這名叫mageover的玩家輸得最多,輸了7000元人民幣。

撲克圈:近萬人蔘賭,金額巨大

上文中提到的四個德州撲克平台app,有一個特點,就是俱樂部在平台上關起門來做自己的生意,自己開房間,讓俱樂部所屬的會員之間對賭,不同的俱樂部會員之間是無法對賭的。不過這種俱樂部獨立核算的模式被一個叫做撲克圈的德州撲克app打破,撲克圈的經營模式是有一個公共大廳,同時開近100個不同級別的房間,讓不同的俱樂部會員之間對賭,這種模式讓撲克圈這個app迅速成為網絡德州撲克的爆款,它每天可以開1000多個房間,形成了近萬人共賭的龐大局面。

撲克圈有一個公共大廳,與其他app 由俱樂部開設房間不同,撲克圈的房間由平台根據級別開設,從一元兩元到50元100元,在這裏不同的俱樂部會員之間可以對賭,其火爆程度從開設房間到玩家坐滿的時間就可以看到了。一個房間通常有8個位置,這是4月10日下午3點40分,撲克圈第382桌,級別是2元4元,開設房間后,在短短15秒之內,座位就被玩家坐滿。在撲克圈裡賭博是需要搶位置的。

而且撲克圈與其他平台不同的地方還有一個就是,它有一個公共彩池,當玩家擊中大牌,可以彩池中分到現金,這與賭場中的公共彩池一個原理。

撲克圈平台king俱樂部客服:你可能不了解,我給你介紹一下。進入牌局上面有一個滾動的数字,如果你中了四條,占獎池的5%,多少錢就直接划給你了,同花順是25%,皇家同花順是60%,你玩的級別越高,他的獎池越大。

這是玩家自己曬出來的獎勵截圖,這名“波斯灣龍”擊中同花順贏得2639元的獎池獎金,這名叫做“松弱魚”的玩家擊中皇家同花順獲得24930元的獎池獎金。這是玩家自己曬出的中大獎截圖,這名外加一次就中了42000多元的獎池獎金。

大型俱樂部月收入數百萬

去年以來,公安部重點掛牌督辦、直接指揮偵破135起重大跨境網絡賭博案件,抓獲涉案人員5300餘名,凍結涉案資金逾60億元。

記者通過觀察發現,賭博現象在網絡上依然非常猖狂,一些俱樂部公然在網絡上招收新的會員,肆無忌憚,明目張膽,如此猖狂的背後其實是暴利的驅使。雖然俱樂部只收取玩家盈利部分的5%作為服務費,但是大家不要小看這5%,大型的俱樂部就是靠着5%,月收入可以達到數百萬。

活躍在網絡德州撲克app中的俱樂部,為了吸引新的玩家加入俱樂部,可謂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這家AQ俱樂部每天都在朋友圈裡發賭博贏錢的口號,稱“ 畢竟掙一百萬 比贏一百萬難多了” 還發出俱樂部大牌獎勵海報。

這家城市英雄俱樂部讓利尺度更大,做出了當月免收服務費的承諾,還許諾給玩家發紅包。

這家叫娛樂的俱樂部製作了宣傳片,在網絡上播放。計算這些俱樂部的收入其實不難,因為每一個房間里都有一個記分牌,記錄了參與賭博的玩家盈利和損失的數據。

這是4月10日,德州約局平台城市英雄俱樂部第82桌的玩家輸贏數據,數據显示這名叫做“一天12小時”的玩家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里,共盈利11600元,這名叫做“夢飛揚”的玩家輸掉了12000元,記者計算了所有玩家盈利的部分是29451元,俱樂部抽取這部分資金的5%,就是1472元作為服務費,另外加上所有的保險費用475元,這一桌俱樂部共盈利1974元。

記者看到城市英雄俱樂部目前同時開了76桌,那麼他們每天可以開幾桌呢?城市英雄俱樂部的客服告訴記者,他們每天可以開到300多桌。

知道單桌的盈利数字,和每天開多少桌,我們就可以大致計算俱樂部每天的盈利情況了。

由於每個房間的籌碼的級別不同,我們保守的估計城市英雄俱樂部平均在每桌上可以獲利500元,它一天可以開300桌。那麼,每一天,這傢俱樂部就可以盈利15萬元人民幣,一個月可以盈利約450萬人民幣。

一些俱樂部為了獲得更多的利潤,同時在多個平台開設俱樂部。如這家winpluswin俱樂部,它就同時在撲克圈和賽魚德撲兩個平台開設了俱樂部。

律師解讀:玩家遠離網絡賭博

網絡德州撲克賭博,主要牽涉到三方,玩家、俱樂部和平台,那麼這三方是否已經觸犯法律,為此記者諮詢了律師。

北京中劍律師事務所焦陽:對於普通的玩家而言,在法律上可以稱為參賭人員。他參賭的次數和金額,如果每天都有數百上千的金額,那麼參賭人員就涉嫌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71條,可能會被公安部門處以5日至15日以下行政拘留。

俱樂部負責招攬玩家,組織賭博,並從賭資當中抽成,他們是否觸犯了法律呢?

北京中劍律師事務所焦陽:俱樂部行為一個是在法律上,涉嫌聚眾賭博,尤其是尤其是抽成的這個行為,就是從普通參賭人員身上抽取一定的,社會上叫水頭。這個涉嫌觸犯我國刑法303條(開設賭場罪),依照法律規定可能會被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可能被處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果一個網絡德州撲克平台俱樂部眾多,玩家過萬,由於平台在每一個玩家身上收取服務費,顯然平台是最大的獲利者,那麼平台是否觸犯了法律呢?

北京中劍律師事務所焦陽:對於網絡服務平台,在明知道有人利用它的平台從事賭博,而沒有採取相應的制止措施,還間接直接從中牟利,這個網絡平台就涉嫌構成開設賭場罪。

不過無論參與與否,知情與否,如果平台堅稱自己毫不知情俱樂部在自己的平台經營賭博業務,律師認為平台也難逃法律的追責。

北京中劍律師事務所焦陽:即便是平台聲稱自己不知道這些情況的發生,它仍然要負相應的法律責任。因為依據移動互聯網應用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7條,它有主動監督管理義務。它沒有進行主動監督管理,就要負相應的法律責任。相應的網絡服務平台,也屬於是以不作為的方式,涉嫌共同犯罪,而構成開設賭場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