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銀保監會接連發聲 下半年金融政策路線圖顯現

上半年金融數據出爐,相關金融監管部門也接連發聲。10日,央行舉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11日,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在官方網站發布答記者問,為市場勾勒出下半年貨幣政策、金融監管政策的要點。

根據央行、銀保監會相關人士的表態,下半年,政策將繼續引導金融對實體經濟領域加大支持力度,更大力度讓利實體經濟,加大薄弱領域金融支持力度。穩健的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適度,並在“總量”和“價格”上更加強調“適度”。而針對銀行、保險業面臨的突出風險與挑戰,銀保監會將切實提高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能力水平,做好不良貸款可能大幅反彈的應對準備。

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力度持續加大

數據显示,今年上半年末,廣義貨幣(M2)餘額213.49萬億元,同比增長11.1%,連續4個月保持兩位數增速;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20.8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6.22萬億元;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2.09萬億元,同比多增2.42萬億元。

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比較大,而且在持續加大,具體表現就是總量指標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於去年,全社會流動性合理充裕。

而金融支持實體的結構也在持續優化。據央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介紹,截至5月末,普惠小微貸款餘額12.9萬億元,同比增長了25.4%,增速高於人民幣各項貸款的增速12.2個百分點。製造業中長期貸款餘額為4.28萬億元,同比增長19.6%,增速創2011年2月份以來新高。與此同時,商業銀行對房地產行業新增貸款占各項貸款增量的比例在今年1至5月已經降到25%。

展望下半年,政策將繼續引導金融對實體經濟領域加大支持力度。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11日在答記者問時表示,銀保監會督促銀行保持利潤合理增長,做實利潤、用好利潤。要更大力度讓利實體經濟,加大薄弱領域金融支持力度。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增量、擴面、提質、降本”。同時积極服務重點領域和重大項目。引導資金更多投向製造業、基礎設施等重點領域。

阮健弘也表示,央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社會發展的各項工作,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好“六保”任務。

穩健貨幣政策更加強調“適度”

10日舉行的2020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也向市場明確釋放出下半年貨幣政策走勢的信號。

央行貨幣政策司副司長郭凱表示,貨幣政策立場仍然是穩健的,並且更加靈活適度。“我們現在更加強調適度這兩個字,適度有兩個含義:一是在總量上要適度,信貸的投放要和經濟復蘇的節奏相匹配。二是在價格上要適度,一方面要引導融資成本進一步降低,向實體經濟讓利,同時也要認識到利率適當下行並不是利率越低越好。”

光大證券研究所金融業首席分析師王一峰表示,貨幣投放將由“總量充裕”向“總量適度”轉換。通過改革辦法推動存貸款利率進一步下行,不再過分需要通過“公開市場操作—MLF(中期借貸便利)—LPR”的傳導機制,也不再過度需要通過降准來推動負債成本下行。未來資金端寬鬆的政策舉措強度和頻度均將減弱。

業內人士也表示,相比總量型工具,結構性貨幣政策在下半年將發揮更大“精準滴灌”的作用。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表示,未來更長時間內,“穩貨幣+寬信用”的組合調控模式不變,這也是與提升金融支持實體經濟效率相吻合的。更多創新直達的工具將用於“信用擴張”,進而穩定總需求。目前,存款準備金率和利率均有下調空間。注重精準直達后,全面降準的概率雖然大幅下降,但定向或部分降准年內或有1-2次。

針對疫情特殊時期推出的特殊政策,郭凱也表示,前期特殊的、階段性的政策在完成使命后將退出。據他介紹,今年疫情以來,我國貨幣政策有兩個主線:一個主線是正常的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節,通過總量、價格、結構工具來提供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使貨幣信貸能夠為經濟復蘇提供足夠的支持。另一個主線是針對疫情出台的一些特殊的、階段性的貨幣政策工具。“這些措施都是針對疫情的特殊情況和不同的特點設計的,本身就是一個臨時性的政策措施,它們是針對不同時點需要來設定的。當政策設定的情形不再適用的時候就自動退出了”他說。

提高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能力

儘管當前我國金融市場整體運行平穩,重點機構和各類非法金融活動的增量風險得到有效控制,但面對內外部環境的變化,我國金融領域也暴露出一些潛在風險,加大力度防範化解相關金融風險已經成為監管部門的共識。

監管部門對銀行保險業未來一段時期內潛在風險已經密切關注。據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介紹,當前銀行業、保險業面臨的突出風險與挑戰有以下幾個方面。第一,不良資產上升壓力加大。今年年初以來賬面不良貸款餘額雖然增加不明顯,但預計在今後一段時期不良貸款會陸續呈現和上升。第二,部分中小金融機構問題較為嚴重。第三,部分市場亂象有所反彈。一些高風險影子銀行死灰復燃,有的以新形式、新面目企圖卷土重來。企業、住戶等部門槓桿率上升。部分資金違規流入房市股市,推高資產泡沫。第四,違法違規行為時有發生。

該負責人強調,必須做好不良貸款可能大幅反彈的應對準備。首先,進一步做實資產分類。與此同時,要繼續加大處置力度,今年不良資產處置金額要在去年基礎上合理增加,降低撥備覆蓋率釋放的資源必須全部用於處置不良。綜合使用核銷、清收、批量轉讓、債轉股等手段,做到應核盡核,應處盡處。試點開展不良資產批量處置,總結經驗后逐步推廣。

針對近期個別信託公司風險處置過程中有關投資者、消費者的問題,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表示,“這幾個風險處置案例相關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正在研究方案,人民銀行也在緊密配合。”孫天琦指出,要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壓實相關金融機構和相關股東的主體責任。同時依法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保護這些投資者的知情權、公平選擇權、財產安全權、求得賠償權等合法權益。(經濟參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