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村有景有故事

秦嶺南麓的天台村,原名馬換溝,又稱螞蝗溝。這地名還有個故事,相傳褒城縣黃官一茶商路過此處,見風光旖旎,土地肥沃,既用茶馬互市得來的七匹馬換得此地的七條溝,故取名馬換溝,由於音誤,不知何時被訛稱為螞蝗溝。後來合村並鎮,由原螞蝗溝和三娘村合併組成天台村,歸漢台區河東店鎮管轄。這裏東與城固畢家河接壤,西北與留壩青橋驛、東溝兩鎮毗鄰,山高谷狹,森林茂密,是為名副其實的天然氧吧。獨居特色的優美環境和清涼一夏的山區氣候成為漢中人常來的避暑勝地。

沿兩條山谷溪流搭建起吊腳樓式的閣樓和涼棚,農家樂就散落在其中,河谷里流水潺潺,瀑布迭起,山上樹木蔥翠,竹林婆娑,滿目清爽。坐在涼棚里或喝茶聊天,或麻將撲克,或美味佳肴,趣味無窮,逍遙自在。空氣中瀰漫著山野花草的芬芳,清風徐來渾身愜意舒坦,真乃夏日清涼地,快活如神仙。

隨着這些年紅色游的興起,天台村順勢而為,利用紅二十九軍和武鄉游擊隊劉光義(後任29軍偵查大隊長)在此活動的線索;以及徐向前一行三人偵查敵情路過螞蝗溝去過一戶村民家取水的附會。總之,扯點影影總比沒有強,立馬行動起來雕塑裝飾,路邊的紅五星造型,牆頭院場一律紅色元素,打造黨旗黨徽,紅色路線標語,連燈飾都是紅旗黨徽。再一宣傳,頓時成了漢中的紅色教育基地,單位企業過黨員組織活動 、慶生都選擇在這裏。一番儀式之後,痛痛快快玩一天,把人間煩惱丟棄山溝,再去迎接新的挑戰。

不知這又是哪個單位在這裏進行入黨宣誓。

除了這溪流山景和紅色旅遊,其實還藏着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漢中著名作家王蓬寫第一部長篇小說《山祭》,曾在這裏體驗生活。王蓬在張寨生活了幾十年,對這一帶的民情風俗爛熟於心,為寫《山祭》又深入螞蝗溝等地與山民同吃同住,和獵手們一起狩獵,積累了豐富的原始素材,憑藉其超凡的文學功底寫出了膾炙人口的長篇小說《山祭》,這是一個描寫秦嶺獵人的傳奇故事:老獵人幼年身陷匪巢,自小耳濡目染,煉就一個彪悍勇武的神槍手;逃出匪巢后又成為聲名遠揚的獵手;他有浪漫奇特的婚姻,險象環生的遭遇……秦嶺山區的奇風異俗,驚心動魄的狩獵場面,引人入勝的曲折情節,變幻莫測的壯美風光,盡在書中,就連那個觀音山用的都還是原名,天台村就在觀音山下面的那個峽谷里。只可惜天台村沒有引入這麼一個打造旅遊的絕好故事,如果把故事中的人物用雕塑、刻畫、演繹等形勢表現出來,加上山景游、紅色游,那會更加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