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上海,青島市委書記為什麼說了這番話?(全文)

“改革開放之後,同為第一批14個沿海開放城市,上海一直是青島學習的榜樣,上個世紀90年代初,青島市委就響亮地提出‘學上海’。”

“中央這次對新的發展格局的部署,必將更大力度地推動南北、東西互動,推動整個北方地區在中國產業鏈、價值鏈重構中重新定位、加速成長。”

7月8日,在青島—上海現代服務業發展交流與合作對接會上,山東省委常委、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發表主旨演講。王清憲表示,青島作為東部沿海城市,同時,又是黃河流域的出海口,有連接南北、貫通東西的“雙節點”價值,在推動國內大循環中必將也必須發揮應有的作用。

他說,懇望上海把青島作為發揮現代服務業輻射作用,推動國內大循環的重要“中轉站”,通過支持青島,來更有力地輻射黃河流域、輻射北方地區。

演講全文如下,一起來看。

在青島—上海現代服務業發展交流與合作對接會上的主旨演講

(2020年7月8日)

王 清 憲

尊敬的陳振鴻常務副會長,鄭永剛主席、田源主席、陳鵬會長,各位企業家朋友,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下午好!

我曾經無數次的來過上海,這裡有我很多的同學、朋友,業界、學界、政界都有。這讓我對上海感到特別熟悉與親切。

可是我知道,我一直不曾真正讀透過這座城市,因為她積澱得太深厚、蘊含得太豐富了!上海,從早年的遠東第一大城市,到今天卓越的全球城市,一直是中國發展的一個傳奇。就說改革開放這40多年,雖然上海在不同的階段也遇到過不同的問題,甚至不免有過困頓,但上海人執着堅韌、創新求變,每一次都能找到突圍的路,一次又一次地再次成為中國發展的引領者。從浦東開發到上海自貿試驗區獲批,再到最近洋山特殊綜合保稅區正式揭牌,上海一直引領着中國的改革開放,創作出一個又一個驚艷的中國故事。

上個世紀90年代,我在人民日報作記者曾多次到上海採訪。我採訪過紡織業的限產壓錠、退二進三,採訪過上海的住房制度改革。當然浦東開發之後,我來得就更多了。今天浦東開發所取得的驚人成就,讓我想起一位領導同志當年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他深有感觸的說,同樣的政策只要給上海,上海人總是會做得最好!我也由此聯想到小平同志1991年視察上海時,說的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浦東開發晚了!這其中有小平同志的感慨,同時,又包含着小平同志對上海人多麼深的認可啊!

後來我到山西工作,先後在三個城市作市長或書記,每到一地我都會帶幹部和企業家到上海來参觀學習。我曾經推動晉城市用一年的時間,把1100名處級以上幹部全部送到上海來輪訓,並帶隊來和上海現代服務業聯合會簽訂了合作協議。

這次,我率青島的黨政學習考察團和企業家再次來到上海,看到黨的十九大以來,在上海市委的帶領下,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上海重要講話精神,全面實施增設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上交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推進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三項新的重大任務,不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高端產業引領、開放樞紐門戶“四大功能”,加快建設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和科技創新中心。上海所發生的日新月異的變化,使我對這座城市和她的人民更加充滿由衷的敬意和無限的欽佩!

今天,大家在百忙之中參加這次青島—上海現代服務業發展交流與合作對接會,來聽青島對上海的表達。在此,我向大家表示衷心感謝!

作為一座北方城市,我總感到青島的城市意韻與上海有很多的一致性。雖然橫隔長江、地處南北,其實青島離上海並不遠,特別是歷史文化經濟上的淵源更緊、更親,一如黃海連着東海。此刻,面對黃浦江畔的萬國建築群,我不禁聯想起青島匯泉灣畔八大關的風情。青島的大港區、館陶路、中山路一帶老城區是青島的城市起點,漫步在那裡,也會讓人感受到彷彿置身於上海的某條老街。

曾幾何時,“上青天”並稱中國紡織業的名片城市。改革開放之後,同為第一批14個沿海開放城市,上海一直是青島學習的榜樣,上個世紀90年代初,青島市委就響亮地提出“學上海”。近年來,上海證券交易所、交通銀行、浦發銀行、復星、上汽、東航集團、復旦大學、同濟大學等都與青島開展了深度合作,讓青島與上海的手握得更緊。

2018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親臨青島主持召開上合組織青島峰會。2019年4月,總書記再次親臨青島,出席慶祝人民海軍成立70周年海上閱兵活動,併為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大會、首屆跨國公司領導人青島峰會致賀信,相繼賦予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山東自貿試驗區青島片區、融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一系列國之重任。

總書記對青島的厚望囑託中,我有兩件事想告訴大家:

一是總書記明確指出,在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旨在打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新平台。

我們深刻理解總書記的要求,這個新平台是推動上合組織國家和“一帶一路”國家之間雙邊多邊合作的新平台,目的是推動形成東西雙向互濟、陸海內外聯動的開放新格局,這突顯了青島在中國新一輪擴大高水平開放戰略中的獨特地位。

上海合作組織的起源是上海,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落在了青島。昨天李強書記、龔正代市長會見了我們青島市黨政學習考察團,李強書記專門提到,上合示範區應該是唯一一個用了“上海”這個名字但不在上海的功能區。我們青島很榮幸能在國家戰略層面與上海再次聯繫在一起,共同服務“一帶一路”建設。

二是總書記要求山東半島城市群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中發揮龍頭作用,要求青島提升核心城市競爭力、發揮港口門戶城市優勢。

青島從來就是黃河流域九省區的經濟出海口,有責任當好山東半島城市群的龍頭,把開放的風吹向黃河流域去,推動黃河流域實現開放引領的高質量發展。

總書記對青島在國家戰略中的定位,是青島無上的榮光,更是青島重大的國家責任,意味着在中國推動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新階段,青島必須成為中國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新的重要戰略支點。

作為長江以北第3個GDP過萬億的城市,青島有很多優越的發展稟賦。

區位上,青島向東是日韓,向西是黃河流域九省區、中亞、西亞、歐洲,向北是京津冀、東三省,向南就是長三角、大上海,可以說,處於一個十分關鍵的戰略“十字”中心位置。山東省委、省政府在推動膠東經濟圈一體化建設,以青島為中心,由煙台、威海、濰坊、日照等五個城市組成半島經濟圈,有3200萬人口,擁有3萬億的GDP,佔山東經濟總量的42%。

產業上,作為以製造業聞名的城市,青島擁有結構完備的工業體系,涵蓋全部41個工業門類中的36個,海爾、海信、青啤、中車四方等一批製造業龍頭企業從這裏代表中國走向世界。去年以來,我們加快以新基建、新技術為製造業賦能,以獲批國家級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先導區為契機,集聚人工智能骨幹企業近100家,推動華為、商湯科技、科大訊飛等15家頭部企業在青島成立人工智能產業共同體,並開展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創業培訓。連續兩年舉辦全球創投風投大會,推出了國內最有感召力的“創投風投十條”,建設全球創投風投中心,青島成為世界創投風投關注的新熱點。

科技教育上,青島擁有海洋試點國家實驗室、國家高速列車技術創新中心、中科院海洋大科學中心等國家級創新平台,有26 所大學。

海洋上,聚集了全國近30%的涉海院士、近三分之一的部級以上涉海高端研發平台,海洋生產總值佔全市經濟總量的近三成。

交通運輸上,山東港口集團落地青島,它整合了青島港、日照港、煙台港、渤海灣港四大港口集團,去年完成貨物吞吐量13.2億噸,全球第一,完成集裝箱2956萬標準箱,全球第三。其中,青島港去年吞吐量超過6億噸、全球第六,集裝箱吞吐量突破2100萬標準箱、全球第七,是北方地區最大的港口。青島還有新建的4F級膠東國際機場,未來將是面向日韓地區的門戶機場、東北亞樞紐機場,等等。

這些資源稟賦,在黃河流域和中國北方都是突出的。

去年以來,我們圍繞落實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發起了經略海洋、國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中心建設、“高端製造業+人工智能”、國際時尚城建設等15個攻勢,各項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2019年全市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1.6%,達到近七年來的最高峰,創全國35個大城市第一位。特別是工業投資增長達到了20.2%,這是多年未見的氣象。今年1-5月,面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工業投資仍保持了20.5%的增速。

毋庸諱言的是,在全國百舸爭流的城市發展格局中,青島發展正面臨着巨大壓力。現在南北經濟發展不平衡,已經成為我國經濟發展的一個事實。北方地區在中國經濟總量中所佔比重不斷下降,推動南北區域均衡已經成為重大的發展問題。

在全球產業鏈、價值鏈深度調整的今天,隨着黨中央提出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北方地區必定會進入一個“補課式”的較快增長階段。因為國內大循環,必然是跨越南北、東西互濟的循環。經濟的發展,區域不均衡是常態,但失衡則是危險。一個經濟體就要在不斷的動態均衡中得到整體優化提升,這也是經濟發展規律。中央這次對新的發展格局的部署,必將更大力度地推動南北、東西互動,推動整個北方地區在中國產業鏈、價值鏈重構中重新定位、加速成長。這是我對當前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一個判斷。

青島作為東部沿海城市,同時,又是黃河流域的出海口,有連接南北、貫通東西的“雙節點”價值,在推動國內大循環中必將也必須發揮應有的作用。而青島要發揮好這種獨特作用,就必須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因為現代服務業具有更大的產業輻射力、更廣闊的空間覆蓋性和更強大的整合配置資源能力。

上海之所以成為引領中國發展的龍頭,很大的原因之一就是現代服務業走到了全國乃至世界的前列。2019年,上海服務業增加值佔GDP比重達到72%,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80%,形成了以現代服務業為主體的現代產業體系。作為中國最具開放引領力的城市,上海把“上海服務”作為四大品牌之首,一直致力於“在服務全國中發展上海”,體現了為全國改革發展大局服務的責任擔當。

昨天,李強書記在會見青島市黨政學習考察團時,再次明確指出,更好服務全國發展是上海義不容辭的使命和責任。我們懇望上海把青島作為發揮現代服務業輻射作用,推動國內大循環的重要“中轉站”,通過支持青島,來更有力地輻射黃河流域、輻射北方地區。上海、青島攜手,必將會為推動國內南北東西大循環,做更多、更大、更富有實際成效的事。這也正是我們來上海對接現代服務業的真切期盼。

藉此機會,由衷地希望“大上海”對青島現代服務業發展給予大力支持。

一是在資本金融方面。

上海是世界金融業的“翹楚”,金融業近5年複合年均增長率超過了20%。2019年,青島金融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達6.8%,上市公司總市值增幅居全國35個大城市第一位。但長期以來,青島在金融產業規模和服務能級、外資金融機構聚集度、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等方面的發展層次還不夠高,與上海的差距巨大。

當前,我們正充分發揮作為全國唯一財富管理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等優勢,加快金融開放創新改革。我們希望能與野村證券上海代表處等金融機構探討合作,推動在青島設立分支機構,發展證券經紀、投資信託、離岸金融等業務,提升資本的輻射服務能力。依託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的青島資本市場服務基地,我們希望能進一步拓展與上交所等機構的對接交流,培養現代服務業上市資源,助力更多青島企業登陸上交所科創板和主板。

上海的全球頭部創投風投機構眾多,且資管機構近年來向上海集中的趨勢越來越強,越來越猛。去年,青島開始對全市1萬名企業家開展資本市場知識培訓,目前已有超過8500人次參与培訓。我們期待包括券商、基金、租賃、保險、期貨、創投風投、產業数字金融在內的各類資本能立足上海、輻射青島,共同挖掘青島產業場景中的投資服務機會。

二是在航運貿易方面。

在國家有關方面的強力支持下,青島港正在加快建設國際中轉港。運輸港只有成為貿易港,港口的綜合服務功能才會充分彰顯,港口對一個城市的帶動作用才能得到充分發揮。在這方面,青島與上海相比差距明顯。今年1-5月,青島港完成貨物吞吐量2.43億噸,相當於上海的92%,但貨物進出口總額卻不到上海的兩成。

當前,我們正加快推進國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中心建設,圍繞航運做貿易,圍繞貿易繁榮金融。今年6月,山東省港口集團與上海國際港務公司簽署了《深化世界一流港口建設戰略合作協議》,全面推進業務合作,我們希望能與更多的上海航運物流、航運經紀、船舶檢驗、航材租賃等企業牽手合作,豐富高端航運服務業態。以上海港洋山碼頭等先進經驗為“樣本”,我們希望能引入更多全球船舶和航運信息的大數據平台,推動航運科技創新、仲裁服務、航運人才培養等加快發展。

上海在國際貿易“單一窗口”等諸多方面領全國之先,我們將深入研究、拜師上海,優化商貿流通發展環境,引入一批國際貿易新主體,拓展跨境电子商務、國際服務外包、境外旅客購物離境退稅等業務。

三是在高科技服務方面。

青島立足現有產業基礎優勢,提出要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新能源汽車生產基地、人工智能應用與服務產業高地以及智慧城市產業集聚地,必然要求與之相匹配的研究開發、創業孵化、技術轉移、檢驗檢測認證、知識產權、科技諮詢等高科技服務生態體系。而這樣的生態體系,青島還遠沒有形成。

在工業互聯網產業鏈條上,上海擁有依圖、深藍等大批優質企業;在智能網聯汽車技術研發及產業基礎上,上海彙集了多家整車企業總部,特斯拉、上汽、吉利、奇瑞等車企的車聯網事業部均在此聚集;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領域,上海更是擁有新時達、未來夥伴、新世紀等一批頭部企業,國家機器人檢測與評定中心總部設立在上海。

這些高科技服務優勢資源,正是我們發展相關產業所渴望的。我們正在全面開放青島的產業應用場景、智慧城市場景,期待與更多的研發機構聯合共建實驗室,更多的上海高科技服務企業、人才到青島去,在技術與場景的結合中拓展合作空間。

四是在文化旅遊方面。

上海是國際時尚高地,“上海文化”是上海“四大品牌”之一。青島正大力發展文化創意、旅遊休閑、醫養健康等現代服務業,加快建設國際時尚城,十分需要上海的頭部企業與我們一起補鏈、強鏈,共享產業業態高端化的收益。

青島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首個授予“電影之都”稱號的中國城市,擁有40個世界頂級攝影棚,但目前的影視機構大部分從事影棚運營、器材租賃等,在劇本創作、後期製作、發行放映等領域的力量還非常薄弱。

我們十分希望像上海燦星文化、慈文傳媒、錦輝藝術傳播等這樣的行業頭部企業,在影視拍攝、後期製作、品牌IP等方面支持青島發展,我們將給予最有競爭力的政策支持。同時,我們也非常希望引進上海的演藝、動漫電競、網絡視聽、藝術品、文化消費、新聞出版、創意設計等方面的優質資源。青島旅遊資源得天獨厚,但旅游業卻不溫不火。

我們期待與上海旅遊企業加強合作,共同深度挖掘青島資源,開發代表性的文旅大項目,推動青島旅遊吸引力大幅躍升。老齡化社會正在到來,健康養老產業興起勢在必然。青島擁有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康復大學等健康養老領域的頂級平台,但產業發展還沒有跟上。我們正發揮平台優勢,推動健康服務多業態深度融合,打造與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相匹配的高品質醫養健康產業體系。這方面,我們既希望能與上海中醫藥大學、上海醫藥集團、九如城等上海機構、企業深化合作,也希望能通過青島的產業發展,更好服務於上海有需求的人群。

五是在商務服務方面。

我們已經將商務服務業作為市級領導挂帥、重點發展的13個新興產業之一,加快完善與國際接軌的高端商務服務體系。上海是中國第一會展城市,全球排名前10的會展公司均在上海設立了分公司。去年的上海進博會上,我也有幸參會推介了山東自貿試驗區青島片區和上合示範區。

青島作為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城市,具有發展會展業的優越條件,目前可利用展館面積已達到45萬平方米,列全國城市第四,會展空間充足,扶持政策優惠,我們誠摯希望進博會等上海頂級會展能在青島設立分會場,真誠歡迎東浩蘭生等實力雄厚的會展企業前往青島開拓市場,尋求更多發展機遇。

我們還正在积極建設日本、韓國、德國、以色列等“國際客廳”,旨在為有意進入中國市場的各國企業商會以及有意對接國際市場的中國企業和地方政府等,打造集展示、推介、接洽、交易等功能為一體的平台,提供法律、審計、會計、諮詢、翻譯等配套服務,這十分需要專業人才的支撐,而我們還有較大缺口。希望上海更多優質的商務服務資源,加入到青島“國際客廳”建設中來,為青島引入更多專業人才,共同為山東乃至中國北方的發展賦能。

營商環境是企業家們最為關心的問題,特別是現代服務業對營商環境更為敏感。我國已連續兩年入列全球優化營商環境改善幅度最大的十大經濟體,而這一評估中,“上海樣本”權重佔比達55%。去年,我跟隨山東省黨政代表團來上海考察學習,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學習上海的營商環境。

我們圍繞營造讓企業家感到舒服的營商環境,推進實施了在17個經濟部門設置市場配置促進處、公共政策制定公開答辯、政府購買法律服務督促惠企政策落實等一系列創新舉措,着力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專業化、開放型、服務型、效率型“三化三型”政府。

我們認為,新官不理舊賬,是法盲的表現,是違法的行徑,決不只是一個政策問題,而是一個法律問題。推進與上海的產業合作,我們將秉承市場的邏輯,依託資本的力量,不斷深化市場化、法治化改革,加大流程再造力度,堅持頂格傾聽、頂格協調、頂格推進,充分發揮商協會在經濟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推進成立青滬企業家聯誼會,籌建上海市青島商會,搭建起兩地政府和企業家交流合作的紐帶、橋樑,為大家在青島投資興業創造最佳的營商環境。

與上海對接,首先是人的對接。我們已經派出了51名幹部到上海的現代服務業企業、中介組織等開展現代服務業專業實訓。我們是想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建立起青島與上海現代服務業企業的內在聯繫。我在為他們送行時說,要學習上海的現代服務業專業精神和知識技能,更要以現代服務業為窗口,學習上海開放、創新、包容的品格。我還要求實訓的同志,當實訓結束的時候,真誠地對接受他們實訓的企業和企業家說:你們就是上海企業在青島的代理人。

黃海東海同潮,“申”“青”深情互動。青島是一座青春之島,是一個正在創業的城市,是城市中的“獨角獸”。我們由衷希望更多的上海企業走進青島,更多的年輕創業者走進青島,與青島一起,為打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新平台,為塑造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龍頭,為建設我國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新的重要戰略支點,攜手努力!

謝謝大家。

來源:青島時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