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利用數學縱橫賭場,通過數據玩21點贏千萬,被列入賭場黑名單

常言道,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可此言的寓意是,數理化這些學科是來自於日常生活的科學知識,能夠指導一個人如何面對生活中的日常難題。但一位麻省理工的學生卻利用數學之時參与賭博,贏得千萬獎金之後被賭場列入黑名單,禁止進入。

醫學生“變身”賭博天才

風頭正盛的馬愷文是人們眼中的“賭神”,可在這之前他只是一個在麻省理工的醫學學生,而且家境一般。有人曾說勸人學醫不好,可選擇醫學的人必定的熱血的人,他們是最直接面對生命的一個群體,有着世界上最偉大的責任感。而醫學一直被大多數避諱,不過是因為這個專業需要從業者一生都在不斷的學習中,況且書籍中文字的記憶也很有難度。正因為醫學需要詳記得點多,所以這個專業也有一點文科的趨勢。

對於馬愷文來說,學醫帶給他的好處恐怕是高超的記憶力,再加上他對於數學的天賦,最後改變一個本來按部就班的人。這一切的改變要從他加入麻省理工的一個團隊開始。這個團隊是一個用數學知識來贏得賭資的團隊,可數學的運用不會如此簡單,所以他們剛開始是處於摸索階段。直到馬愷文的加入,這個團隊彷彿煥發了生機。

賭場中的佼佼者卻被人趕出賭場

馬愷文參与的團隊主攻方向是21點。通常,21點的玩法就是每個人手裡會先有一張明牌和一張暗牌。然後玩家會計算自己手中的牌點數,如果正好是21點的話,毋庸置疑是贏得。可牌的點數21之下,可以再要牌,但要提防再一次要到的牌有超過21點的風險。或許正是因為21點的玩法,讓它有不同於其他賭博遊戲概率論規則。

21點的概率論規則恐怕熟知數學的人才能夠得知,但毋庸置疑的是馬愷文最先將數學知識運用到這上面。其實,這種賭博遊戲的概率論規則並不會讓馬愷文百分百的贏,但他手裡的賭資再加上自己的推算,就使他能比別人多百分之幾的概率。就這樣,每場比賽下來,他總是贏得百萬大獎,而贏得最多的一次有千萬之上。

之後,馬愷文的團隊也紛紛運用概率論的理論在賭場上大殺四方。但賭場中自有賭場的規矩,他們次次贏得話總會影響到正常運行。因此,馬愷文以及團隊中的其他人都被賭場設為禁止入內的名單。可就算如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馬愷文依舊可以出入賭場。

因為當時的設備並不能看破他的偽裝,也給了他很大的便利。但一旦設備更新換代之後,攝像頭就能很快識別馬愷文的偽裝,他也就再也不能進出賭場了。最重要讓他放棄賭博的還是賭場更換了發牌的手法,他們買了一台根據打破概率論算法發牌的機器,使得馬愷文的算法不再優越。種種原因之下,馬愷文選擇退出這樣的生活。

放棄賭博成為老師

馬愷文放棄賭博可以說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但他又轉換了另一種思路謀生,那就是成為教授賭博技巧的老師。一開始,馬愷文教授人們網上賭博,之後開始在現實生活中上公開課。因為名聲在外,他的每一節課是遠遠比一般的課程要貴的。

即使如此,還是有大批的人報名學習課程。之後,馬愷文的事迹還被拍成一部大製作的電影。想必,如此聲勢浩大的推廣,有些本不知道他的人也了解他的威名,漸漸地他當老師能夠獲得的錢不比賭博遜色多少。

對於賭博的看法

馬愷文這樣的事迹有時被評為誤入歧途,但看他的生活並沒有因為賭博變得潦倒,這又怎麼能說誤入歧途。再者,還有聲音說,如果用他的聰明才智做一些正路上的事情,必然能做出一番作為,但最後所說的一番作為想必也只是猜想罷了。人生本就是充滿曲曲折折的,或許不是這條路,馬愷文也不會如此優秀,很可能會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但他的一生絕不會如此跌宕起伏。而對他的人生有着反對的人想必對賭博有着很深的偏見。

確實,賭博對於某些人來說是暴利行業,並且能夠用幾分鐘的事情贏得人們一輩子都可能掙不來的錢是多麼令人嚮往的事情。但大多數人沒有馬愷文的清醒,他們深陷入賭博的泥沼中進入一個死循環中:一開始小小的成功,直到賭錢賭輸希望回本,再到又掙得一些小錢忘記自己曾經想過的回本就不再賭,繼而變成賭錢的奴隸。

有這樣多的人都處於一種這樣的心態,最後導致家破人亡,然後賭博給人的印象就變得烏煙瘴氣。可凡事存在必有其存在的道理,如同人們曾經說的物極必反一樣,如果一直在一個平衡的範圍內,它也不至於有着如今令人痛惡的名聲,甚至有些人提賭色變。

所以,凡事要用兩面的看法來待,就算是人們曾經上癮的毒品它也被當作藥品有治療的功效。再者,賭博一時全在人心,如果參与者足夠強大不被它誘惑,反而能夠主導它就會變成另一番境地。這也看得出,陷入死循環的那些人中有些極深的貪慾。

曾經的七宗罪被認定為“傲慢、嫉妒、憤怒、懶惰、貪婪、淫慾和暴食”,而這一樁樁一件件都可能將人拉入深淵。因此,一切全在人心,人心不定就容易誤入歧途。

總之千人千面,馬愷文的事情雖不是人們讚揚的积極向上的事情,但總歸是他自己所想的。能夠將自己所想變成現實,也是人們嚮往的生活。曾經八九十年代人們喜愛看周潤發出演的《賭神》系列電影,而馬愷文不正是他們眼中的賭神嗎?從一個平平無奇的學生,變為縱橫賭場的賭神,再到最後變為教授賭計的老師,這樣的人生恐怕是一般人想都想不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