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脫成名的“中國第一裸模”湯加麗,如今年過四十依舊分外美麗

一脫成名的“中國第一裸模”湯加麗,如今年過四十依舊分外美麗。

2002年舞蹈演員湯加麗推出的人體藝術寫真集,一下子點燃了輿論爆點。網上引起軒然大波,各家網站媒體爭相轉載刊登照片,有理解支持的認為是美的藝術,但是更多的是謾罵,冷嘲熱諷和人身攻擊。如何對待有爭議的事情,就看你站在什麼角度了?湯加麗在接受採訪時如是說:

同樣一部《紅樓夢》,“道家看見淫,革命家看見排滿,才子佳人看見宮闈密幕。”——湯加麗

湯加麗的演藝之路

1976年湯加麗生於黃梅戲之鄉的安徽,人傑地靈賦予了她藝術上的天分,尤其在舞蹈上,她極具天賦,家長和老師都覺得她就是學舞蹈的苗子,當然她也不負眾望,一直和舞蹈親密接觸,還學過體操,獲得過省級體操金牌,舞蹈和體操雖然是兩個專業,但藝術都是相通的。就是為舞蹈而生的她一直從事舞蹈老師的工作,還插空學了影視表演,多才多藝,因此還在熒屏上為大家奉獻過不少角色。

初涉熒幕《龍鳳智斗蟠龍坊》,搭檔劉愷威,飾演淪落丐幫的豪門之後小鳳。

主演電影《天下太忙》,飾演一個溫柔、賢惠的妻子形象

主演王永利執導的電影《起舞的胡蝶》,零片酬出演。

這些作品從當初的配角到後來的主角,都展現了她演戲的天分,敬業的態度,不過都沒能讓她大紅大紫,真正讓她揚名的是2002年的《湯加麗人體藝術寫真》。有數據显示每天湯加麗的名字被網友搜索達10多萬次,搜索總流量已過2億次大關!被譽為:一脫成名,並冠以“中國第一裸模”的名號。人們在關注的同時,對她的爭議從未消失,反對的聲音遠超支持者。她說:

這本書,從一開始,就沒定位在大眾層面,它只是小眾的欣賞品,是專業人士的專業書籍,絕對不可能擔負起普及藝術、提高鑒賞力、凈化心靈的任務。就象沒人強迫誰一定要欣賞某一種藝術形式一樣,如果他帶着八百多度的有色眼鏡,完全可以選擇不看。

她掙扎,憤怒的吶喊無濟於事,雖然已經進入了新世紀,不過對於人體藝術攝影還是很避諱,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從來都是要遭到反對,出版之前她預想到了後果,不過沒想到暴風雨更為猛烈。那些謾罵讓她貼上了“不知廉恥”的標籤。為此她痛苦,絕望,難過彷徨,不過最後還是勇敢面對,遵循內心最真的自己。隨後她用最堅決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就是連續兩年繼續出版人體寫真。

湯加麗不是沒有後悔過,曾經把自己封閉起來半年之久,為什麼接着去拍,是因為一開始有點退縮,曾經也認為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但是隨着深入地了解越來越不這麼認為。熱愛生活從熱愛自己的身體開始,了解自己的身體則是前提。有個小故事可以說明如何看待湯加麗的一脫成名?

蘇東坡遇到佛印說:“你長得一身橫肉,我看你就像一坨屎。”他以為會惹惱佛印,讓他大發脾氣。沒想到佛印微微一笑:“我看你像一尊佛。”蘇東坡甚是不解,佛印告訴他:“我心中有佛,所以我看見的都是佛,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尊佛;而你心中有屎,所以你看見什麼都是屎,所以你會說我像一坨屎。”

寫在最後:

經過多年的歲月沉澱,湯加麗更加成熟,對於自己從事着或者從事過的工作,一直是尊重和熱愛的。現在還在做製片人,拍攝微電影。相比較她雖然年過40,依然很有魅力。其實,在每個人所走的道路上,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選擇,只要遵循內心,一輩子不長,開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