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村迷案(3)】   幾個贏錢的人聽趙廷玉這麼說,也不好再張羅散場了,只好坐在麻將桌旁,邊吸煙邊等趙廷玉回家拿錢。   趙廷玉走的時候,鄭福和他一起出去的。到外面撒泡尿,鄭福回到屋子里,和其他兩個人合計說:“等一會兒趙廷玉拿錢回來,咱們想辦法把他帶來的錢全拿下來。反正他掙錢容易,不像咱們得起五更

【漁村迷案(3)】  幾個贏錢的人聽趙廷玉這麼說,也不好再張羅散場了,只好坐在麻將桌旁,邊吸煙邊等趙廷玉回家拿錢。  趙廷玉走的時候,鄭福和他一起出去的。到外面撒泡尿,鄭福回到屋子里,和其他兩個人合計說:“等一會兒趙廷玉拿錢回來,咱們想辦法把他帶來的錢全拿下來。反正他掙錢容易,不像咱們得起五更

我懂你的一切
1593621218

【漁村迷案(3)】  幾個贏錢的人聽趙廷玉這麼說,也不好再張羅散場了,只好坐在麻將桌旁,邊吸煙邊等趙廷玉回家拿錢。  趙廷玉走的時候,鄭福和他一起出去的。到外面撒泡尿,鄭福回到屋子里,和其他兩個人合計說:“等一會兒趙廷玉拿錢回來,咱們想辦法把他帶來的錢全拿下來。反正他掙錢容易,不像咱們得起五更爬半夜的,風裡來雨里去地掙那麼兩個辛苦錢。”  另外兩個人聽鄭福這麼說。自然點頭同意。  村子不大,從他們打牌的這家到趙廷玉家也不過十來分鐘的路程。半個小時怎麼也回來了。可是他們等了一個多小時。也不見趙廷玉回來,才知道受騙了。一個個呵欠連天地說:“趙廷玉這小子肯定是回家摟老婆睡覺去了,咱們也別在這兒傻等了,趕緊回家睡覺吧!”  說完,另外兩個人哈欠連天地回家了。  第二天,鄭福因頭天晚上玩了多半夜麻將,還躺在被窩裡呼呼大睡,他老婆風風火火地從外面回來,揪着耳朵把他從被窩裡拉起來問:“你們昨天晚上是不是和趙大夫一起玩的麻將?”  鄭福從老婆手裡掙出來。揉着被揪得通紅的耳朵說:“你發什麼神經啊?是在一起玩的,怎麼了?”  他老婆說:“趙大夫上弔死了!”  鄭福不相信地瞪着老婆說:“你胡說什麼!昨天晚上我們還在一起打麻將呢,他怎麼能上弔呢?”  他老婆說:“不信,你出門去看看!”  鄭福覺得老婆不像是在開玩笑。急忙穿上衣服跑出去,來到趙廷玉家門前,見真的圍了不少人。  趙廷玉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