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一個德州撲克高手眼中的交易風險(下)



上篇內容回顧:
【深度好文】一個德州撲克高手眼中的交易風險(上)


二、為什麼要對風險進行分層

在這裏我要說一些我自己不同的理解與認識。

首先我為什麼要去把風險分層?因為我認為面對不同層次的風險,我所需要去作的事情並不相同。


面對第一種系統性風險,我認為最好的作法就是包容,而不是逃避,因為系統性風險就如果大海一樣,而你我就如果行駛在海上的船。試問海上的船如何能逃避海的風險?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出海,放在交易里就是徹底離開這個市場。

但我們來海上並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們或許來是為了捕魚的,或許是為了運輸的,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我們一定是來追求利潤的!離開海就離開了被海吞噬的風險(並且這個風險始終存在)但也離開了我們想要的利潤。贏虧同源絕對不是簡單的一句話,而是即使放在現實生活中也完全有效的理念。既然註定無法逃避,也不需要逃避,那我們除了在系統中去用合理的規則包容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而第二種風險——人為主觀性風險對應的卻是客觀事物必須的發展過程。我們沒有人是生而知之的,我們都需要一個學習並了解一個事物的客觀過程,在學習與實踐的過程中我們會犯錯,我們會愚蠢,我們更會天真!但最終我們會獲得一個對市場或其他任何事物的比較客觀的認識,也就是我們成熟了。而從開始學習到走向成熟的那個過程,在金融市場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支付一筆極其貴的學費。很多人都不想付,或少付。

但為難的地方在於,除非你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不然該付出的始終要付,不如此我們就不足以真正走向成熟。而真正決定我們為這筆學費到底要付出多少的最關鍵因素不在於我們態度有多端正,或我們有多努力,而在於我們是否掌握了駕御心靈的能力。如果你能熟練地駕御你的心靈,那這就象是一筆一次性的學費,不在於他的絕對值有多大,而在於以後你是否還會因為同樣的事情反覆交學費。

所以寫到這裏,我對於第二種風險的應對也出來了,當我還不成熟的時候我自然必須向市場交一筆象樣的學費,但當我已經客觀認識市場后,我會通過駕御心靈的能力來對對沖人為主觀性風險所帶來的損失。


對於第二類風險我的態度是,我認可我必須交一筆合理的學費,然後通過我的成長與熟練駕御心靈的能力而達到盡可能避免這類風險的結果。是的,我簡單來說我對第二類風險的態度就是成長時付出,成熟后盡量規避。這與對第一種風險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吧!

而第三種風險就更複雜了,因為那是博弈型的風險。博弈型的風險是你的對手盤,針對你或大眾的交易模式或行為模式,而專門設計出來,使大眾的系統無效化,從而產生虧損並破壞大眾的心態,從而達到利己性目的行為。

我在金融帝國的走一書中看到這樣一段話:“2000年的牛市運行的非常複雜,其間出現了很多次有驚無險的快速大幅回落。我在每一次大幅回落時都採用了止損策略來保護自己,但市場總是一次次的嘲笑我。身邊的人都因不知死的逢低吸納而一次次的佔到便宜,這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三次無效止損后,我終於放棄了止損策略,結果就是那唯一一次沒有止損的交易,讓我虧損了6位數的資金。”

不知道各位德友圈的朋友們從這段話中都讀出來了什麼,我運用我博弈型的思維模式從中讀出了不少東西。首先,金融帝國的這段經歷,絕對是被主力或者說市場主導者運用策略給針對了。這樣的針對產生的結果,不僅僅是被強加了博弈型風險(多次無效止損),而導致執行系統的成本上升了很多,大大壓縮了理論上的利潤空間。更可怕的是還破壞了金融自身的心態從而又引發了第二風險的產生,造成了更大的虧損。

在這裏,其實也佐證了我的風險層次理論中一個很重要的論點,那就是不同的風險類型如果你處理不好,還會互相牽引,產生新的風險。因為自己被人強加了第三類風險而不自知,導致了不但要承擔這類風險帶來的虧損,更引發了第二類風險的產生,從而導致了更大的虧損。

德友圈的朋友們,這樣的經歷我們是否感同身受?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這就是自己犯了錯誤而導致的虧損,但沒有主力通過策略的針對,結果會是這樣的嗎?同時我們還在這段話里讀到:有一部分人,不但沒有虧損反而通過閉着眼睛的抄底行為獲得了利益,而金融他卻收穫的卻是無效的止損。這段話剛剛好又證明了博弈型的風險贏虧同源,使得金融虧損的原因正是其他人獲得利潤的原因。

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我相信上面那部分內容,我讀得出來大家也讀得出來。現在我要講一些可能大家忽略了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沒有成熟的博弈型思維模式是很難一眼看穿的。

首先,金融的經歷告訴了我,他的交易系統是趨勢跟隨或類趨勢跟隨型的交易系統,而同時我們也知道那些獲利的人,使用的是逆市型的交易系統(不關他是否意識到他的行為模式也算是系統),那麼市場上千千萬萬的交易者,市場主導者為什麼單單要針對金融或者說金融型的系統交易者,從而產生讓其他類型的市場交易者獲得利潤的機會那?(市場主導者不針對金融類的系統交易者,就不會讓金融類的交易者產生虧損,同時也不會產生讓逆市類交易者獲得利潤的機會)。


答案非常簡單,因為在一輪大牛市的市場環境下,趨勢跟隨系統類的交易者是獲利最豐厚的交易類型。我承認有些萬中無一的短線高手或波段高手可以在牛市取得比趨勢跟隨更好的成績,但問題是這樣的交易者有一個顯著的特點,那就是不可複製。哪怕他告訴你他是怎麼乾的你都幹不了!

而正是因為不可複製,所以在整個市場上他們的樣本實在太小,主力根本沒有辦法去針對他們。也沒有足夠的利益,讓主力去主動選擇針對他們。但趨勢跟隨就不同了,趨勢跟隨系統是對於普通人範疇來說,在牛市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績的一種途徑,主力如果不選擇針對你,那麼他必然會要多支付很多其他的交易成本,失去利潤。

而人性決定了人都是利己的,主力寧可讓那些有着錯誤理念的逆市交易者得到獲利的機會,也必須要打擊到趨勢跟隨交易者,因為在他們看來逆市交易者賺到的錢,不算是真的賺到錢,他們本身的水準層次,決定了他們總會犯這樣或那樣的錯誤,把那些曾經賺到手的錢再次還回市場主導者那裡,而且連本帶利!而趨勢跟隨系統的交易者就不一樣了,如果讓他順順利利在高位拋出了他的籌碼(或叫股票)這樣的交易者可是真的會把利潤給帶走了的。所以兩害相權取其輕,針對趨勢跟隨交易者,讓有錯誤理念的人獲得利益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同樣,我們如果回顧中國股票史,我們可以發現一個簡單的現象,那就是每輪大牛市進行中,市場總會產生三到四次大幅度的震蕩盤整區間來做為中續平台,在這些平台區間市場也無一例外地,放出了遠比趨勢走得順暢時更大的成交量或叫換手率。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這些震蕩行情有效的清洗了底部區間的獲利籌碼,主力的針對策略取得了相當好的效果,而那些猛烈放大的成交量就是最好的證明。

當市場上的交易者,出於對可能到頂的恐懼感或對未知不確定性的擔憂,而拋出了手中那些在底部買入的廉價籌碼后,他們往往會換入一些價格看起來仍舊便宜的股票,而對自己曾經拋出,而現在又已經另創新高的股票是絕對不會去追回來了,因為這樣他們會有一種吃虧了的錯覺。結果是新買的低價股,漲時不漲,跌時一馬當先,原來拋出的創新高的股票,一漲再漲一去不回頭。試問:如果沒有這樣的大震蕩行情,這些股民會拋出他們手中的股票嗎?雖然這些股民可能都不知道什麼叫趨勢跟隨系統,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行為上符合了趨勢跟隨系統的要求,從而從市場上獲得相當可觀的收益。

博弈最美妙的地方在於,我可以通過你的行為在邏輯上追述出你的原由!因為人的行為是有邏輯的!

所以,我今天就可以在這大膽的預測,下一輪牛市市場,必定還有會這樣的震蕩行情,在牛市的進行中不斷產生,因為發不發生,這不是由人的主觀願望來決定的,而是由市場客觀的利益來決定的。只要趨勢跟隨系統,還是普通人在牛市獲得利潤的最佳途徑。那麼,這種破壞趨勢跟隨系統的走勢就一定會不斷的產生。被人針對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證明了這種系統的絕對有效性。

雖然趨勢跟隨系統的有效性,已經不需要討論了,但被主力強行增加風險或轉嫁成本,還是很讓人不愉快的事情,要不,你就象金融兄那樣把這部分損失當作是系統性風險一樣對待,這樣雖然你的總體獲利幅度會被壓縮小很多,但你不會犯大錯誤,你不會因為心態被破壞了,而產生第二類風險,從而導致你想象不到的大額虧損。

在金融的書中,我可以看到金融很有高手風範地坦承,自己在一輪牛市中不過60%的收益這一很普通的成績。我想:這與被人強加了博弈型風險而大大壓縮了利潤空間,絕對是有關係的。我在這裏舉這個例子絕對沒有要談論金融兄水平與做法合理性的意思,金融帝國的水平從他的書中就可以完美的體現出是遠高於一般交易者水準的,我在論壇上看到了他的書,實體版本一發行立刻就在網上買了一本。我只是覺得這是一個相當好的例子證明博弈型風險的存在。

當然正是因為博弈型風險可以被交易者歸入第一類風險去當作成本來處理,所以有的德撲遊戲玩家才會發表他的觀點,認為這兩類風險可以歸到一類中去。但我要說,第一類風險與第三類風險有一個本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第一類風險不以我們的策略改變而改變,而第三類風險卻可以因為我們的策略改變而改變。通過策略強加於我們的風險,也可以被我們通過策略給對沖、轉移,甚至轉化成利潤。

但我必須說,可能對於大多數股票交易者,選擇金融兄默認為成本的方式或許更好,因為想要做到對沖轉化這類風險,是需要極高的技術水準與駕御心靈能力的。如果你沒處理好,甚至可能會引發第二類風險的產生,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但是我又卻認為,正是因為第三類風險的變化性,所以它與第一類風險的恆定性是有本質不同的。


如果你想取得超越普通人範疇的成績,那麼如何去把握第三類風險就成為了關鍵中關鍵。但是請聽我說,要獲得超越一般人的成績那意味着你必須要承擔超越一般人的風險,擁有超越一般人的心靈駕御能力,掌握超越一般人範疇的技術能力,這些你真的做得到或者說願意去承擔嗎?也許追求簡單些少一些的利潤才更象是正途。不過,因為在這裏,我是在講述我自己的理論,而不是在談論到底該不該這樣去做,所以我還是要把我的理論給講清楚。

還是拿海來舉個例子,假設你是一個公司的老闆,你手下有不少的船幫你運輸貨物,但你每年的利潤卻因為海上天氣的原因,導致了你有一個恆定的系統性風險在那裡,這樣你公司生存下去的關鍵就在於,你每年因為大海系統性風險,帶給你的損失要小於你運輸貨物以及減去人力成本后得到的那個數值。這樣你的公司才可能運作下去是吧?

假設你確實利潤大於人力成本與海的系統性風險帶給你的損失。但突然新問題來了,你的主要運輸航道突然有了海盜出沒。他們時不時地打劫你的船所運輸的貨物,讓你成本直線上升,你無比痛恨但又無可奈何。這個時候你就會開始算一筆帳,如果打劫帶給你的損失,加上之前的成本你依然有餘地,而且還挺大,那麼你可能就會把這樣損失也計入你的運營成本中去。你雖然痛恨海盜強加與你的成本卻拿海盜無可奈何,你選擇了默默的承擔。

但如果你的利潤在海盜的劫掠下所剩無幾,甚至開始虧本了你還能那麼淡定的把這樣的損失計入你的成本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人的忍耐是有底線的,如果你只是降低我的利潤水準或許我就忍了,但你一旦威脅到了我的生存,那我必定拼盡全力的反抗到底了。

所以你開始出招反擊了,你計算了下:如果你被這樣打擊10年要損失多少錢然後拿出相當於其中3年的錢來懸賞捉拿這些海盜,雖然你一次付出的絕對數值可能比海盜打劫你一年你損失的還要多,但從長期看,你其實是對沖了這個風險強加於你的損失。或者你改變了海上的航線來與海盜玩捉謎藏,以此來降低被海盜打劫的總次數從而降低你自己的總體損失水平。總之,你通過使用策略來達到與海盜互相博弈的目的。你發現隨着你策略的不同,你的損失水平不是恆定的,而是變化的。你可以通過你自己本身的行為,而改變你的命運。

但海卻不同,雖然每年發生風暴的次數也不相同,但與你做什麼的關係卻不大,甚至是沒關係,可能今年被海多損失點錢,明年被海少弄沉幾條。但在一個比較長的周期里,來觀察你的風險水平基本恆定。你不可能可以提前預知今年的天氣到底會搞沉沒幾條船,所以你只要通過放大時間周期,來平復這樣的風險。

如果你假設今年會有大風浪,所以我就減少出船的次數,想以此來達到降低風險的水平,這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你可能對也可能錯,如果你對了那麼可能你真的就降低了成本。但你完全可能錯了,從而因為減少出船次數,而降低公司的整體利潤水平。這就是贏虧同源!並且你也不可能通過改變航行的線路,而達到降低風險的水平,因為海上的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可能發生風暴,你改變了線路,可能本來的航行線路沒有發生風暴,而你新換的航行線路卻發生了風暴,依然贏虧同源。你還是在做無意義的事情。

因為我選擇的應對方法的不同,所以,我才把風險劃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類風險,我選擇包容;

第二類風險,我選擇規避;

第三類風險,我選擇在我水平足夠,並想追求更大利潤的前提下,我去轉化它,在我對利潤沒有過高要求的情況下,我就把它當作成本默認承受了。


三、風險和人性

論友的問題我看到了,但我先要作一個說明,不是每一種系統都能享受到被市場主導者用策略針對的待遇的。能被針對的都是之前效果好,使用者數量巨大的系統。所以就真實情況來說,我不敢確定到底是否有主力來刻意針對你的10,20金叉系統,也不敢確定這樣的系統是不是有一個長期正收益的預期。但如果撇開客觀事實,單就這樣一個系統來舉個例子簡單說明一下,這樣的系統是怎麼樣與三類不同風險發生相互作用的,這我還是可以辦到的。

首先,10,20金叉系統就是當10日均線從下上穿20日均線后,就產生了金叉的情況,同時也發出了系統買入的信號,我們就買入操作。然後當10日均線再次下穿20日均線產生死叉時,就發出了賣出信號,我們就退出市場,不知道我的理解對不對,有沒有偏差。

那麼對於這樣的系統,第一類風險,也就是系統性風險,是怎麼產生作用的那?這主要由系統產生的買入信號,會有相當的失敗率從而造成相當的虧損,這樣的形式來表現。

我們首先在這裏假設,這個10,20金叉系統確實是一個能產生長期正收益預期的系統,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我們能長期堅持使用這樣的系統,是一定能取得不錯的利潤的。但問題在於,這樣的系統我們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去研判出到底那次是真信號,那次是假信號。我們只能通過試錯的方式,去堅持嘗試每一次系統發出的信號,而這必然會產生相當的虧損,或者說是成本。

並且,我們也無法在沒有絕對準確的研判方法,來判斷行情真偽的前提下,去嘗試放棄某一次或某幾次信號。因為我們放棄的那一次或幾次系統買入信號中,沒有什麼能保證,你這一次或幾次信號,不會發生能為你帶來收益的市場大波動機會。這就是贏虧同源!

你在嘗試規避風險的同時,也放棄了捕捉利潤的機會。對於這樣的風險類型我就稱之為系統性風險,並且我在操作規則的制訂上,選擇了完全地包容它的存在,並把它從交易虧損的概念,轉化為了交易成本的概念(這樣作是因為成本比虧損本身在思想上我更能主動的去接受它)。

現在,我們再進一步地去談論這一個問題,我先拿投硬幣這件事情,來舉個例子,我們都知道硬幣有兩面,每次投擲出現任何一面的概率都是50%,並且你連續投擲的次數越多,比如一千次,一萬次,出現正面反面的次數在總數上就會越接近。


但是我們同時也需要知道,雖然從概率上來論證從長期看,時間越久,正與反出現的總數就會越接近這樣的觀點是絕對正確的。但在樣本分佈上產生連續5次甚至10次正面而沒有1次反面的情況是完全可以時常發生的。並且經過國外的數學家研究證明,這樣的樣本分佈情況是比原來理論上認為的那個數值更大更頻繁地會出現。

所以如果你是一個成熟的交易者,你面對5到10次的連續失敗信號,你或許能有好的心態抗過去,因為你知道只要不死,等到將來必定會有一個區間,會發生你的信號連續正確的情況,從而在概率上對衝掉了當前相當巨大並且難以忍受的成本。換而言之,你因為你的成熟、你的理念、以及你駕御心靈的能力,是可以面對並包容掉這樣的極限情況的。

但如果你是一個並不那麼成熟的交易者呢?當連續出現5次失敗的信號時候,你用什麼去保持淡定呢?你不會發自內心的對這樣的系統的有效性產生懷疑嗎?

要知道我們任何一個交易者,在這個市場上交易的並不是市場給我們的品種,而是我們本身對市場的觀點。一個讓你產生懷疑了的交易系統,你是很難再客觀地執行下去的。所以你開始自作聰明地判斷信號的真偽性,或許一開始那一兩次,你放棄了的信號果然失敗了,你在心裏暗自高興,然後第三次你放棄了的那個信號,突然並沒有如你所料地走出失敗的走勢,相反它越走越強。

最終,你一算帳發現:如果你做了這一筆交易所產生的利潤,足以抵消10次無效信號所帶給你的虧損。如果你一開始就堅持用下去你的系統,你可能需要連續虧損7次,但最終那第8次信號帶給你的利潤,卻足以抵消之前的所有虧損還有贏餘。

你痛苦,你迷茫,最終你的心靈失去控制!你開始亂作一氣,不再堅持任何系統完全憑感覺隨意操作。然後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因為你的不成熟所以不能堅持你的系統最終導致了你心靈崩潰,而你的心靈崩潰又引發了更可怕也是真正會毀滅你的第二類風險——人為主觀性風險!

要知道系統性風險,不管它在一段時間內帶給你多少虧損,也不管它會讓你有多痛苦,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它絕對不會毀滅你。如果你在自己本身根本沒有犯錯誤的前提下,被你的系統給毀滅了,那隻能證明一點,那就是你從一開始就錯了,你所堅持的系統根本不是一個能給你帶來長期正預期收益的系統。

會毀滅你的系統,它的長期預期收益100%肯定是負的。事實上大多數交易者根本不是被他們自己的系統所毀滅的,而是因為自己的不成熟,或沒有足夠的經驗,沒有正確的觀念等等,自身的原因,在他們的系統,出現樣本分佈嚴重不平均或其它任何他們所不能接受,也不能處理的原因后,讓自己的心靈失去了控制,從而引發了最善於毀滅交易者的第二類風險。從本質上來說,99% 的交易者都是被自己毀滅的,難道不是嗎?

所以只要是系統,只要是由人來操縱的系統,都會有由於人自身的原因,而引發的第二類風險產生(並且就算你是機械系統也沒用,就象這個世界上從沒有完美的人,既然沒有完美的人那那裡來完美的執行呢?)並且第二類風險不但作用力巨大,更常常因為我們自身沒有處理好第一類風險或第三類風險而引發,並導致我們同時要去承擔多種風險同時的作用力。


我相信沒有多少人的帳戶是能夠在這樣的情況,還不嚴重受傷甚至直接爆掉的。所以這一段話,其實就是在回答論友,關於他提出的那個簡單系統是怎麼被第一類風險與第二類風險作用的。

第一類風險你只要是系統就不可規避,也不需要規避。而這與你的系統是多簡單,還是多複雜根本沒有任何關係;而第二類風險只要是一個人來操作的系統同樣始終會要面對,你只能通過自身的努力,來獲得正確的交易理念與心靈駕御能力,從而達到盡量減小或對衝掉或避免掉此類風險的發生。

不知道我的答覆能否讓您滿意呢?至於,第三類風險他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假設你的系統很好用,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那麼如果你的系統還很簡單,就必然會被人複製,而複製的人越多,引來主力針對你的系統,專門設計策略的概率就越大。

所以如果10,20系統被主力針對就會發生以下幾種情況:

第一種:主力反複製造死叉讓你不斷無效止損,這樣做會大大增加你的交易成本。或者明明想減倉卻在之前製造金叉的情況,讓你以為會啟動行情了進行無效的買入,而實際上你一買入,行情立刻掉頭向下第二天又死叉了,結果你就會反覆出現,今天高買、明天低賣的搞笑局面。同樣,這樣的策略一樣會大大增加你系統的成本。但這依然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主力,完全可以在要啟動行情前,反複製造這樣的假象讓你的系統連續無效化,極限的情況下,你可能要承擔超過10次的無效買入成本。你真的還堅持的下去嗎?

就算你能堅持的下去也沒有關係,主力還可以用更絕妙的方法讓你的系統無效化。那就是如果明天再漲就會讓你的系統發出買入的金叉了,是吧?沒關係,我明天直接無量漲停。從開盤開始,就不給你買入的機會,然後連拉5個板都是無量漲停,再作一個高位放量大陰線的標準頂部形態出來,試問你是介入還是不介入呢?

主力這樣的作法是,比前幾種對你的打擊與傷害更大的作法。因為一個系統好不好,不在於它付出的成本有多大,而在於它是否能幫你捕捉到市場大的波動行情,讓你有利潤來對沖你恆定與波動的這三種風險類別造成的虧損。現在,主力通過對你的針對,完全無效化了你的系統,讓你根本無利可圖,你也就徹底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當然,我前面說的那些是有先決條件的,那就是真的在之前表現的夠好,現在使用者確實眾多。如果這樣,我說的上面那些事情主力絕對是乾的出來的,他來市場是來追求利潤的,他根本不會在意,他這樣做,你的結果或大眾的結果會如何。金融市場就是這樣冷酷的領域。而且,上文還有一種情況沒有談到,那就是如果你反覆被市場耍你的心態,是否會失去控制,從而導致第二類風險的發生呢?如果發生,那就是一個標準的,因為第三類風險而導致了第二類風險發生的情況。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