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凡貴2006年評郭德綱:郭德綱會的大家都會,只是不說而已】現在很多白領、大學生紛紛成為“綱絲”,因為郭讓他們突然發現了傳統相聲的妙處。對此,孟凡貴說:“侯寶林先生上世紀50年代曾經搞過凈化相聲運動,所以說傳統相聲里也不一定都是好東西,郭德綱說的這些傳統段子不單是他會說,很多相聲演員都會說,但為什

【孟凡貴2006年評郭德綱:郭德綱會的大家都會,只是不說而已】現在很多白領、大學生紛紛成為“綱絲”,因為郭讓他們突然發現了傳統相聲的妙處。對此,孟凡貴說:“侯寶林先生上世紀50年代曾經搞過凈化相聲運動,所以說傳統相聲里也不一定都是好東西,郭德綱說的這些傳統段子不單是他會說,很多相聲演員都會說,但為什麼人家不說?”孟凡貴舉例說:“比如舊社會一個王爺讓一個相聲演員不說一句話就把觀眾逗樂,就賞他一幢房子,結果這個演員在台上一下就把褲子脫了,台下笑了一片。現在這種東西不足取,要是那樣,相聲就和二人轉沒啥區別了。現在你再說一些擦邊球的黃色包袱,可能會讓平時過緊張生活的白領覺得過癮,但這不是很好地繼承傳統相聲,少了去粗取精的工序。”